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60章 760 途中截堵

正文_第760章 760 途中截堵

  天人之谜?

  杨宁暗暗念叨这四个字,尽管不清楚这天人之谜到底代表着什么,但坦白说,若是解开这个天人之谜,不会伤及贝贝的话,他或许真会去尝试一番。

  想了想,杨宁点头道:“如果不会伤及我妹妹,我可以去试一试,也可以答应你们,给龙魂一个名额。”

  “谢谢!”

  要的就是这句话!

  白小川跟洪日升互视一眼,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激动。

  上头一再叮嘱过,即便最后得不到目标,也一定要争取一个指标。

  眼下,他们也算是完成了这个任务,不由长出一口气。

  既然目的达到,白小川、洪日升等人,也没有必要继续在藏北逗留,当务之急,就是跟紧杨宁的步伐,助他离开藏北。

  坦白说,他们很看好杨宁,并不认为,那些在藏北走动的成名人物,会对杨宁造成太多的损害。

  要知道,以杨宁的年纪,哪怕从娘胎算起,若是没有一位超绝人物的指导,岂能年纪轻轻,就拥有吓退司徒二老的彪悍实力?

  想通了这一点,白小川跟洪日升更是不敢起坏心思,一个实力强得一塌糊涂的杨宁,就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了,更何况,这人背后还有着一位难以估算的超绝人物,在对待杨宁的问题上,两人意见惊人的一致。

  那就是,只能结交,断然不能得罪,而且,还要多花心思交好,要引得对方的认同!

  车队缓缓行驶在这条曲长的坑洼路段,不知不觉,一行人开着车,走了快两个小时了,杨宁乘坐的这辆吉普车,被夹在车队中间,处于一种受保护的位置。

  车内,杨宁一直在思考着该怎么处理贝贝,把她孤零零扔在清泉中心,或许短期内,不会被那些所谓的五大家族,以及某些成名人物寻到,可纸终究包不住火,一旦让那些人获悉,那么戒备森严的清泉中心,怕也不安全。

  俗话说,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,这人一旦起坏心眼,绝对能让旁人防不胜防。

  至于陈洛,这一路则是很兴奋,他已经打定主意,等回到京城,一定要好好找杨宁讨教,学习所谓的内家功。

  反观帕巴拉,早已被今天的所见所闻弄得麻木不仁了,他觉得,就算再发生什么奇闻异事,他也很难再升起好奇。

  要说这车子里,最淡定的反而是白獒,这货吃饱后,就再次化身卡成狗,缩在后备箱空间里,不时拍着爪子,偶尔也会发出低吼,表达它被卡着的不满。

  吱…

  忽然,急促的刹车声响起,杨宁反倒没什么,但陈洛却差点一头撞向前窗玻璃,忍不住抱怨道:“你搞什么呀?没看见我没系安全带吗?”

  “你看看前面。”帕巴拉艰难的咽了口唾液。

  陈洛顺着帕巴拉的目光望去,脸色立刻就不好看了,只见前方不远处,正立着十几个奇装异服的男人。

  其中两人他见过,正是一脸怨毒,少了条胳膊的司徒翻云,以及搀扶他的司徒覆雨。

  至于余下的十多人,陈洛倒是一个都没见过,但看着这些人凶煞的目光,以及脸上的不怀好意,就知道这些人一肚子坏水,九成九是冲着他们来的。

  “等你们很久了。”司徒翻云厉喝道:“小辈,下来,你断我一只手,此仇不共戴天!”

  “司徒先生勿怒,那小子若是肯自断双手双腿,咱们不妨饶他一次,让其苟且即可。”一个脸上有红色胎记的男人笑道。

  “太便宜他了!”司徒翻云眼中全是怨恨,指着杨宁的车子,喊道:“今儿你走不了的!”

  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”白小川跟洪日升陆续下车,沉着脸道:“竟然敢拦我们的去路,你们这群人,是打算对龙魂宣战吗?”

  听到龙魂两个字,即便是司徒二老,脸色有闪过些许忌惮。

  司徒翻云沉声道:“两个小辈,这里没你们说话的地方!如果是江君来了,兴许我们两兄弟还卖他个面子,至于你们,还没这资格。”

  “龙魂是吧?”有人似笑非笑道:“我们倒是没想过跟龙魂开战,不过嘛,若是龙魂打算吃独食,那我相信,宣战这种事,也并非不可能发生。到时候,即便是江君,怕也很难一次应对我们这么多人吧?”

  白小川跟洪日升皱眉,他俩很清楚,这人没有胡编乱造,说的确实是实话。

  一时间,场面有些冷清,司徒翻云自从断了一臂后,脾气就变得很暴躁,吼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上,先把那小女孩给抓了!”

  众人眼睛一亮,当下也纷纷放下心头的顾忌,与收回的东西相比,冒着得罪龙魂的风险也物超所值,再说了,一旦得到那东西,那么对龙魂,也就不存在任何顾忌了。

  “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域无门你偏要闯。”杨宁冷着脸下了车,似笑非笑道:“既然你一心求死,我就成全你!”

  “好大的口气!”说这话的是司徒覆雨,他怨恨杨宁断他弟弟一条胳膊,就算日后他弟弟痊愈,可这伤势,也会对他弟弟的整体实力,造成一个不可挽回的损失。

  而只有跟司徒翻云合击对敌,才能彻底发挥出无相功的真正威力,一旦司徒翻云实力受损,那么势必就会让他们苦练多年的合击之法被大大削弱,这显然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  很可能,还会连累司徒家族,让其渐渐泯于众人!

  到时候,他们兄弟俩,可就真成为司徒家的罪人了!

  “覆雨先生稍安勿躁,一个小毛孩子,我去擒来。”一个地中海发式的头陀大笑一声,提着一根禅杖,冲向下车的杨宁。

  “停下!”

  并不需要杨宁出手,洪日升就将这头陀拦了下来,两人瞬间交手十几招,斗得是风生水起,一时间难分高下,看上去,两人实力都在伯仲之间。

  “我也来凑凑热闹!”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加入战团,洪日升立刻手忙脚乱,与头陀分庭抗礼的局势,因为这男人的介入,而渐渐出现颓势。

  “你们龙魂是要保那小子?”头陀与洪日升互击一掌,两人均是暴退数米,站定后,头陀立刻出声质问。

  “跟你没什么关系吧?”洪日升漠然道:“反倒是你们,公然与国家针锋相对,这是要叛国吗?”

  “好大一顶帽子!”头陀脸色微变,但接着就是冷笑连连:“别以为打着国家的幌子就能肆意妄为,只要把你们通通留下,这件事就不会有人知道。”

  “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何来没人知道?”洪日升皮笑肉不笑道:“少说这些不知所谓的场面话,有本事就来。”

  “既然你们非要找不痛快,那就休怪我辣手无情。”头陀冷哼,回头望向那些坐山观虎斗的同伙“你们也别只顾着在旁看戏,这事要传出去,对咱们都不好。”

  顿了顿,头陀阴沉道:“要不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让他们全交代在这。”

  “正有此意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

  这些人各个面相狰狞,此刻,都望向杨宁乘坐的那辆吉普车,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他们都很清楚,这场争端的根源,就在车上。

  像是联想到什么,眼下这群人,目光都隐隐流露出兴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