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54章 754 归程

正文_第754章 754 归程

  啪…

  一座辉煌的佛殿,四周围坐着许多藏僧,每一个都仿若得道高僧,浑身透着一种圣洁。看·

  就在这时,居首僧人身边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僧,手中的佛珠忽然断开了,很快,地面就散落着一片珠子。

  居首的僧人年纪很大,花白的胡子,干皱的皮肤上,布满着死斑,此时此刻,他微微睁开眸子,没有腐朽老态的浑浊,看上去,给人一种智者的深邃。

  他望了眼身边的小僧,然后又缓缓闭上眼,没有开口。

  只不过,在场其他僧人,一个个却脸色微变。

  “师傅,冥冥中有一种感觉,我像是遗失了什么东西,让我心绪不宁。”盘坐着的小僧轻声道。

  “是你的,又或者,不是你的?”老僧依旧闭着眼。

  小僧脸上露出一瞬间的茫然,然后闭上眼:“是我的,也不是我的,尘归尘,土归土,上一世的因果,就让它随风而逝吧。”

  此刻,小僧脸上的茫然不再,取而代之的,是一片圣洁。

  咋看之下,在一群得道高僧面前,他压根没有资格坐在这里,更没有资格在这畅所欲谈。

  可是,在场这些僧侣中,除了老僧,就数他的辈分最高!

  尽管看上去,他顶多是个七八岁的孩子,可无论是说话的口吻,还是身上那股充满灵性的气质,都很难让人将他与小孩联系在·

  他,便是布拉阁寻访多年找到的灵童,这一代布拉阁钦定的活佛!

  传闻,这是他的第四世,一旦哪天开悟,融合前三世浓缩的记忆精华,那么,他就将成为布拉阁,乃至整个藏北的第一人!

  “你们心不静,出去吧。”老僧睁开眼,先是满意的看了看身旁的小僧,然后才扫向下方的一众高僧。

  这群高僧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各自告罪一声,陆续起身,离开了这座佛殿。

  “该不会三代封印的东西被解开了吧?”

  几个高僧一脸凝重的聚在一起,满是忧色。

  “只可惜,三代坐化地,我们都不知晓。”有高僧摇头。

  “听说,最近有不少人在藏北蠢蠢欲动。”另一个高僧拨着手上的珠子,缓缓道:“不管怎么说,咱们也算是地主人,他们招呼都不打一声,就在咱们的地界走动,这样不太好。”

  “我也这么认为。”立刻有几个高僧点头。

  “既然这样,就派人跟着吧。”

  这个提议,引起几人的一致认可。

  贝贝再一次陷入到沉睡中,这让杨宁挺无奈的,事情进行到这,终究还是没能弄清贝贝的身份。·

  杨宁抱着贝贝,与白獒一前一后往山下走,此刻,天微微亮,但在这风雪中,依旧显得阴暗。

  下山的路,远比上山时好走,就算不通过的扫描,光是跟在白獒后面,就不会迷路。

  步行了两个多小时,杨宁跟白獒才出现在了山脚。

  “杨少,你可总算回来了。”

  看得出来,陈洛八成一晚上没合眼,就守在这了,眼下,他眼球透着血丝,还有疲惫。

  看到贝贝在杨宁怀里睡着,陈洛露出微笑:“她没事吧?”

  “我也不知该怎么说。”杨宁有些为难。

  “怎么了?”陈洛一惊,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勇气,指着白獒就是一阵呵斥:“都怪你,没事发什么疯,带贝贝上山,她要是有个好歹,我非剐了你炖了!”

  吼…吼…吼…

  白獒立刻发出低吼,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,一副准备扑翻陈洛,然后狠狠咬上一口的架势。

  陈洛脸色猛地一变,这才想起,自己是跟一头成年的壮硕獒犬谈话,关键是,这货体型大不说,还很通晓人性!

  暗暗叫苦的同时,陈洛也打起十二分注意力,防备着这头白獒随时可能发动的攻击。

  “好了,陈哥只是随口说说,并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杨宁拍了拍白獒的脊背。

  在陈洛不可思议的目光下,这头白獒,竟然真的被安抚住了,尽管没了先前的凶煞,但眼睛却死死盯着陈洛,让陈洛头皮发麻。

  俗话说,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,就冲着这货如今的眼神,陈洛还真担心被这白獒惦记上,万一哪天不小心,就着道了。

  好在,很快就离开这鬼地方了,这死狗,惦记就惦记吧,反正这拍拍屁股一走,这辈子估计都见不着了,所以这惦记,见鬼去吧!

  只可惜,陈洛很快就不这么想了。

  “杨少,你真打算带着它?”

  原本嘛,车子都开了好几里路了,毕竟贝贝的情况有些特别,杨宁想带着她,找龙师帮忙看看,再者,出来也好一阵子了,宁国钰那边也好几次,要让他跟贝贝回去。

  可白獒,却忽然窜了出来,并且挡在了这辆吉普车的前方。

  像是读懂了白獒的心思,杨宁就打开门,让白獒上了车,可这举动,直接就将坐在前排的帕巴拉跟陈洛吓个半死。

  吼…吼…吼…

  原本正趴着的白獒猛地爬了起来,这也挺难为它,体型太大,加之车子的空间不算宽敞,这让杨宁猛地想起网络上的四个字,卡成狗了。

  听到白獒的吼叫,配合那凶煞的眼神,陈洛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,这不犯贱,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?

  帕巴拉近乎哀求的看着陈洛:“我说兄弟,你能不能少说两句?”

  “我闭嘴!”迫于白獒的凶劲,陈洛只能无奈举白旗。

  “陈哥人很好的,你别太在意。”杨宁朝白獒笑了笑。

  白獒似乎听懂了,就不再搭理陈洛,它转而望向杨宁怀里的贝贝,目中的凶煞不再,变得很柔和,想要用爪子去摸贝贝,可能是空间太狭窄,伸了好几次,愣是够不着,只能发出几声不甘的吼叫,然后重新趴躺着。

  车子大概行走了一个多小时,帕巴拉忽然道:“奇怪了,这条路平时连人都很少,今儿是怎么了,竟然有好几辆车。”

  当然,他也仅仅是犯嘀咕,透过前窗玻璃,杨宁看到,迎面驶来了三辆黑色suv。

  这三辆车忽然停下,同时,最前方那辆suv的司机打开车门,从上面走下来一个穿着羽绒服的男人。

  这男人朝着杨宁这辆车挥手,帕巴拉缓缓停车,然后打开车窗。

  “师傅,跟你打听个事。”这羽绒服的男人一边说着,一边从兜里掏出烟盒,分别给了帕巴拉跟陈洛一根烟。

  “是问路的吧?”帕巴拉笑道。

  “对,请问这前面有哪个可以歇脚的村子?”这羽绒服男人一脸尴尬。

  帕巴拉正要给这羽绒服男人讲解,忽然,第一辆车的车窗探出一个头来,还喊道:“文健,过来一下!”

  “那师傅,你等我会,我马上过来。”这羽绒服男人尴尬一笑,然后跑了回去。

  “你说什么?有反应了?”

  这羽绒服男人刚重新上车,就发出一声尖叫,这声音,也传到了杨宁等人耳朵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