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47章 747 搭弓射箭

正文_第747章 747 搭弓射箭

  不得不说,帕巴拉烤羊的手艺倒是极好,就连杨宁也忍不住十指大动。

  在藏北,一个男人就得大口吃肉,大碗喝酒,这酒也烈,平日里杨宁烟酒不沾,可经不住豪爽的帕巴拉一个劲劝酒,也只能喝上一碗。

  甭说,这一碗酒下肚,倒也暖身。

  期间,帕巴拉跟陈洛聊了不少在藏北的趣事,也有一些他们昔日的回忆,当然,帕巴拉也询问陈洛这次来藏北的原由,听说是给杨宁怀里的贝贝找家人,帕巴拉立刻信誓旦旦拍胸口,说他认识的人多,这件事他包下了。

  只可惜,贝贝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,杨宁自然不会寄希望帕巴拉真能问出些信息来,不过人家一番好意,自然也要受着。

  大概凌晨一点多,三人才在醉意中睡下。

 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迷迷糊糊间,杨宁听到一阵急促的拍门声,屋外还有一片火光。

  陈洛最机警,作为京警卫,即便是睡觉,常年也只是保持着浅睡眠的状态,稍稍有异动,就会立刻起身。

  “是村里的朋友。”帕巴拉知道陈洛的职业,一边穿着大绒衣,一边起身。

  吱…

  打开门,披着绒衣的帕巴拉有些疑惑,因为院外,站着十几号村上的人,每个人脸上都透着急色。

  “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帕巴拉疑惑道。

  “乌赞刚刚回来说,似乎后山上,出现了一点反常。”领头的大汉手抓火把,沉声道:“很可能有盗猎者上山了。·”

  “什么?这帮混蛋!”帕巴拉当场就怒了:“等等我,我去拿家伙,绝不能让那群混蛋肆意妄为。”

  “我已经派人去联系附近的边警,不过一时半会也甭指望,咱们这些人手上都有枪杆子,倒是能跟这些盗猎者好好较量一下。”领头大汉点头道:“帕巴拉,你也快快准备,我再去唤几家,然后一块上山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帕巴拉立刻把门关上,进屋后,直接就将他养的两条獒犬给牵了出来,同时,还将悬在门背的猎枪取了下来,负在肩膀上。

  “我也去帮忙吧。”陈洛笑道。

  “行。”帕巴拉没有丝毫犹豫,毕竟陈洛在藏北待过,以前也曾跟他一块参与过围剿盗猎者的事,两人并不是第一次合作了,对于陈洛的能力,帕巴拉连怀疑都没有。

  可当杨宁提出一块去的时候,帕巴拉就摇头了:“不行,太危险了。”

  杨宁望向陈洛,笑道:“那陈哥为什么就能去?”

  “他不一样,他…”

  帕巴拉还没说完,就被陈洛打断道:“行了,让杨少一块去吧。”

  顿了顿,陈洛望向面露为难的帕巴拉,悄悄道:“我家这位少爷可不是普通人,兴许他一个,就顶得过咱们一群人。”

  帕巴拉一脸怀疑,兴许杨宁在南方,绝对是鹤立鸡群,但在藏北,这身子骨,只能算是凑合。·

  再者,他觉得杨宁就是个小白脸,一看就是那种娇生惯养,没吃过苦头的大少爷,这种人不当累赘拖后腿就不错了,压根就不指望他能干出些战绩,更遑论抵得过他们一群人。

  “什么,你还要抱着这小女孩一块去?”原本就有些犹豫的帕巴拉,脸色再次变了,开玩笑,这可是去跟违法分子火拼呀,又不是去看热闹,还拖家带口的?

  “把她放在这,我不放心。”杨宁缓缓道。

  “算了,你别墨迹了,走。”看到帕巴拉张嘴想说什么,陈洛立刻推搡着,让这货闭嘴。

  唉!

  帕巴拉暗暗叹了叹,他已经做好准备,到时候上了山,一定要守在杨宁身边。

  同时,心里也有股郁气,要不是看在陈洛的面上,他绝不会搭理杨宁这种任性的家族子弟。

  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

  此刻,一群村民都点着火把聚在村外,同时,四周还游荡着不少影子,全是獒犬!

  看到这一幕,陈洛都有些发毛,尤其这些獒犬咧着嘴,疯狂吼叫,要不是被村民制止安抚,兴许早就扑过来了。

  可即便如此,这些獒犬依旧死死盯着杨宁跟陈洛,尤其为首的一头体型较大的金獒,更是隐隐有着要跃起的架势。

  这头金獒一看就是这个村子的獒王,陈洛暗暗戒备着,唯恐这头金獒暴起发难。

  “他们是我朋友,愿意跟我们上山。”帕巴拉硬着头皮解释。

  “不行!”领头的人有些恼怒:“帕巴拉,山上很危险,不能带这些不熟悉山路的人上去。”

  “多达大哥放心,这个是我的老伙伴,我跟他在塞加拉村不止一次合作过,他对于如何追捕盗猎者,比我还熟练。”帕巴拉忙解释。

  这个领头男人闻言一愣,审视着看了会陈洛后,点了点头,然后指着杨宁道:“他呢?”顿了顿,又道:“还抱着一个小娃娃,别告诉我,这小娃娃也能参战。”

  “这个…”帕巴拉吱吱唔唔道。

  “哎呀!你呀你,让我说你什么好!”多达朝杨宁摇头道:“你不能去,回村子休息吧,这是我们村的事。”

  原本嘛,杨宁无非就是凑凑热闹,顺便上山查查地势,不过看到有一些村民露出轻视之色,他笑了笑,指着一个村民道:“你肩膀那张弓,借我用下如何?”

  说完,杨宁将贝贝交给一旁的陈洛。

  那村民迟疑片刻,就将弓取了下来,递给杨宁:“给,我可先说好,这是牛角弓,没点力气,可别想拉动。万一伤到…”

  话还没说完,他就猛地一愣,不仅是他,就连在场其他村民,都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

  因为,眼下杨宁竟然很轻松的拉开弓弦,释放后,还传出一阵清脆的颤音。

  “好弓。”杨宁笑着点头:“再来两支箭矢。”

  “给。”这个村民望向杨宁的眼神都变了,当下毫不犹豫,就从箭袋里取出两支箭矢。

  杨宁接过箭矢,当下,搭箭、直腰、拉弓、放弦,可谓是一气呵成。

  嗖…

  众人只觉冷风拂过,然后,就听到一阵清脆的插击声。

  “好!”

  有几个村民捧着火把,跑到几十米远的地方,很快,就瞧见一支箭矢插在了树杆上。

  而就在这时,杨宁再次搭弓射箭,箭矢如同一道流星,划过众人眼眸,然后几十米远的地方,就传来一阵碎裂声响。

  众人张了张嘴,露出震惊之色,尤其是还站在那边,举着火把的几个村民,更是匪夷所思到了极点。

  多达沉着脸,走到那处树干,看到地上碎成两半的箭矢,又看了看另一支还插在树干处的箭矢,下意识就伸手,试图拔出这支箭。

  只不过,他很快脸色就变了,甚至脖子都泛起一抹红色,同时心惊:不可能!竟然拔不出来!

  等多达终于将箭矢拔出,然后走回来,将这支箭交给杨宁后,他没有一句废话,喊道:“上山!”

  在场没有村民露出迟疑之色,相反,一个个都异常兴奋,他们不瞎,更不傻,也没有那种排挤嫉妒的心思,对于强者,他们欢迎、尊重!

  杨宁先前露的这一手,彻底赢得了他们的信任,这就是藏北人的豪爽,也是他们的真性情!

  “我嗅到了一股血腥味。”才上山走了小段路,忽然,杨宁开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