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45章 745 沉睡的贝贝

正文_第745章 745 沉睡的贝贝

  杨宁并没有搀和进这次家族会议,但他能够想象,凭借这一次,杨家的嫡系、旁系,绝对能借助这次机会,博得·

  就连华家也参与进来,只不过华惜芸没来,让杨宁小小的遗憾了一点。

  这妞年还没过完,就跑去北方那三个省,分管军工类的工作了,但两人始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,毕竟这是信息化时代,手机上一些简单的聊天软件,足以让他们互诉衷肠。

  “不可思议。”

  看着依旧沉睡着的贝贝,宁国钰露出怜爱之色,同时,也震惊于小丫头的恢复情况。

  对于这么一个充满灵性的瓷娃娃,她异常疼爱,随着儿女长大后,渐渐收敛的母爱,也轰然爆发,灌注在了贝贝身上。

  另外四个小孩也没有走,他们对于贝贝的转变,并没有想得太多,毕竟年纪还小,估摸着对于贝贝这种神奇甚至逆天的变化,很粗浅的理解为洗了个澡,把身上泥垢洗干净那么粗暴简单。

  “阿宁,她到底是怎么恢复得这么好的?”尽管杨老爷子一再声称不要打听,可眼下,宁国钰还是忍不住问道。

  毕竟,这已经不是养颜丸能取得的效果了,这简直就超出科学能够理解的范畴。

  杨宁也头疼,但嘴上却道:“爷爷认识一个世外高人,不过…”

  “行了。·”宁国钰眼睛何其毒,岂会看不出杨宁这强行甩锅的言行,笑道:“不管怎么说,贝贝能恢复,这是天大的好事。只是,她这么睡着,什么时候才会醒呀?”

  这个问题甭说宁国钰,就连杨宁也挺纳闷,他通过,能清清楚楚知道,如今贝贝身体健康,并没有任何病恙,可为何迟迟不醒,这显然很难去解释得清。

  一晃又过了三天,这三天,清泉中心倒是一片祥和,当然,私底下还是有不少人,议论着当天的事,只不过也仅仅只是茶余饭后的闲谈。

  至于外面,却是一番腥风血雨。

  以杨天赐为首的杨家第二代,在有条不紊的分工合作后,愣是让嫡系,以及旁系子弟,获得了多个富饶省市的匹配名额。

  一直以来,都暗中作祟的孔家跟宋家,这一次都出奇的沉默,甚至孔家有两次研究会议的代表人,还宣称抱恙在家休息,工作让其他三家商讨便可。

  眼下,谁都看得出来,杨家跟华家绑在一起,宋家独木难支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杨家的子弟在政坛上大有斩获。

  至于军部,更是被杨家与华家死死把持着,当然,这一切都没有做得太过份,毕竟捞到手的好处才是真的好处,为避免夜长梦多,在一些容易产生分歧、争议的问题上,杨家跟华家都很‘大度’,没有对被驳回的问题有任何异议。·

  这种态度,倒是让这一届的常委暗暗松了口气,毕竟这么大范围的人事调动,是需要通过数次会议商讨的,如今杨家跟华家不贪大,只取小的,他们也乐得卖个顺水人情。

  贝贝依旧未醒,甭说杨宁,就连杨清照,也有些焦急了,可不管医护队伍如此诊断,愣是搞不清个所以然来。

  “你带她去一趟龙家吧,或许,他能看出些什么来。”杨老爷子平静道。

  杨宁暗暗皱眉,他清楚,杨老爷子口中的那个人,自然就是被誉为华夏第一风水师的龙师了。

  “好。”眼下,杨宁也琢磨不出好法子,毕竟至尊系统再一次沉默,他也弄不清贝贝是什么状态。

  带着贝贝来到龙家,凭借着九龙令,一路畅通无阻的出现在了观星楼,依旧是那个面具女,崭露在外的眼睛依旧平静,不含一丝杂念,只不过,在看到贝贝的那一刹那,杨宁清楚听到,她的嘴巴,张了张,似乎有些吃惊。

  “家师正在会见重要的客人,暂时不便相见。”面具女缓缓道。

  “那我就在此处等一等吧。”杨宁抱着贝贝,坐在了阶梯上。

  “随便…”

  面具女还没说完,就猛地转身,不仅是她,就连杨宁,也忍不住打了个激灵,同时扭过头去。

  只见,身后站着一个穿着麻衣,套着布鞋的中年男人,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戾气,相反,还透着让人心安的柔和。

  只不过,他的目光,却始终盯着杨宁怀里的贝贝,眸间的光彩,越发明亮。

  “是你!”

  杨宁猛地站了起来,他有些不可思议,因为这个男人他认识,尽管只见过一面,但他给杨宁的印象,却无比深刻!

 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当初在斗技楼第七层的守关人!

  他怎么会在这里?

  “年轻人,咱们又见面了。”这男人朝杨宁笑了笑,然后继续低着头,看着杨宁怀里的贝贝。

  尽管这男人没有表露出丝毫的敌意,但杨宁还是忍不住往后退了退,暗中戒备起来。

  在半年前,他本以为,这个男人只是一个擅于盘问、懂得揣摩人心的审讯者,可眼下,他才意识到,这个男人,是一个高手!

  这种感觉很微妙,杨宁忍不住打开,暗中查看这男人的属性。

  这不看还好,一看整个人就不淡定了,这家伙,竟然跟他一样,全属性满值!

  开什么玩笑!

  深吸一口气,杨宁再次后退半步,与这个男人拉开了一些距离。

  “不用紧张。”这男人好笑的看着杨宁:“我对你并没有丝毫恶意,还是那句话,有没有兴趣跟我学艺?”

  对于这男人的话,杨宁倒是没太大感觉,可那个面具女,却忍不住掩着嘴,露出吃惊、动容之色。

  别人或许不清楚这个男人的身份,可她却是清楚的,因为就连她的师傅龙师,在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,也是持着晚辈礼!

  这说明,抛开年纪,按照辈分来说,这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男人,比她师傅来头还大!

  可就是这种神秘的人物,竟然扬言要当杨宁的师傅,听口气,之前人家还被拒绝了?

 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!

  面具女忍不住腹诽。

  “孩子,你来了呀。”龙师缓步走了出来,只不过,当他看到贝贝的时候,眼中明显闪过一抹迟疑。

  “是她吗?”半晌,龙师忍不住问了句。

  那个男人抽回目光,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望向警惕着的杨宁,笑道:“我知你来意,放心好了,她没事,一切安好,你与她有缘,注定了一场因果,于你旦夕祸福,看不透,越说不得。”

  “不明白。”杨宁暗暗皱眉,怎么听上去,这男人比龙师更神棍呀?

  “你不需要明白,也无需弄个透彻,该来的,总归会来,不该来的,也可能会来,一切,冥冥中早有注定。”

  这男人溺爱的摸了摸贝贝的脑袋,轻声道:“有时间,带着她去一趟藏北,兴许,那里会有你追寻的答案。”

  “藏北?”杨宁喃喃自语,等回过神来,打算说一声谢谢时,却发现,眼前哪还有那个男人的身影。

  “孩子,进来坐吧,有些事,我需要好好叮嘱一番。”龙师微笑着朝杨宁招了招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