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43章 743 惊人的隐情

正文_第743章 743 惊人的隐情

  不理会旁人若有所思之色,孔老头缓缓道:“他让我想起了死去的阿京。·”

  这种解释倒也合乎人情,不少人渐渐释然,毕竟跟死去的儿子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换位思考,站在孔老头的角度,难免会动恻隐之心。

  杨天意微微皱眉,眼下孔老头替这人说话,尽管杨家占着理,就算硬带走也没什么,可私底下,却容易被人议论不近人情。

  孔京嘴角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诡笑,不经意朝杨家人的区域望了眼,本意是想瞅瞅这些人眼下的神色,可忽然,他捕捉到一双特别的目光。

  “其实,也不需要带到军七处。”

  这话一出口,立刻引起在场人的侧目。

  只见杨宁笑眯眯站了出来,手中把玩着一块怀表。

  “哦?”杨清照微微一笑:“阿宁,你有什么想法?没事,说出来,在场都是你的长辈,可以让他们给你指点指点。”

  “我以前研究过心理学,也跟一些心理治疗师学习过一种从西方引进的催眠术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原本嘛,不少人都等着杨宁高见,毕竟这杨家小子的种种神奇,倒是有过不少耳闻。

  本以为,这杨家小子能说出一番高见来,谁成想,竟然是这种混帐话,顿时引起不少人的不快。

  当然,因为杨清照在场,这些内心不快的人,也没有过多表露情绪,只不过,脸上的不以为然,或多或少还是流露出来了。·

  “可以试一试。”出乎在场人的意料,杨清照竟然微笑着点头。

  “去试试吧。”第二个说话的,是华老爷子。

  一定程度上,这句话代表了华家的态度,让不少人暗暗皱眉,就连孔老头脸色也有些凝重起来。

  杨家跟华家真达成一致了?

  这不是什么好兆头!

  “催眠术?”孔京一脸嘲讽道:“这玩意如果真有用,那些个催眠师,都能当警察审案子了。”

  “那要不咱俩试一试?”杨宁缓缓道。

  “凭什么?”孔京两眼一闭,嘴角扬起一抹不屑:“成王败寇,今天栽在你这小子手里,我认栽,有本事,一刀结果了我。”

  杨宁浑然不在意,将攥在掌心的怀表松开,然后就开始在孔京眼前晃悠。

  这种表现,再次引来不少老人的摇头,在他们看来,杨宁这种行为,真是蠢得无可救药。

  不过嘛,谁也不会发出不满之声,所以现场倒是很安静。

  大概过了三分钟,正当人群渐渐出现议论声时,忽然,孔京的眼睛微微睁开,眼神深处,出现了一抹迷茫。

  他直愣愣的看着面前晃动着的怀表,眼珠子随着怀表的晃动,而不断左右挪移。·仿佛,眼下的孔京,已经彻底进入被催眠的节奏中,仿佛一具沉睡的躯壳,只能凭借本能做出动作。

  原本面露不满的老人们,悄悄止声了,这种反常的现象,让他们忍不住眉毛拧在一起。

  “你是谁?”杨宁似笑非笑道。

  “孔京。”

  孔京嘴唇动了动,尽管声音不大,但却清晰的传到了在场人耳朵里。

  “哪个孔京?”杨宁笑着问道:“这全世界叫孔京的那么多。”

  “我是孔鹏新的二儿子。”孔京说到这,脸上隐隐透着傲色。

  哗…

  现场出现了一阵哗然,杨清照微微皱眉,拐杖轻轻敲打着地面,沉声道:“都给我安静点。”

  无疑,只要杨清照没死,那么杨家的影响力,以及威慑力,在京城,乃至华夏,都是庞大甚至恐怖的。

  现场哗然声立刻消弭,许多人都下意识的望向孔老头,发现对方脸色有些难看,而孔成昊,以及那个女孩,则是一脸的不信愤怒。

  “我很好奇,传闻孔京早就十几年前就死了,你既然称自己是孔鹏新的二儿子,有什么证据?”杨宁若有所思道。

  “死?”孔京缓缓道:“这不过是演的一场戏罢了。”

  这一刻,在场人都望向孔老头,发现对方的脸色一变再变,他们都是经历过岁月沉淀的老人精,当下各自有了想法。

  “为何要演这么一出戏?”

  “因为…”

  “住口!”

  眼下,孔老头脸色猛地大变,还发出沉有力的呵斥。

  在场人无不皱眉,从孔老头的脸色来看,难不成,眼下这个被催眠的孔京,真是他死去的二儿子?

  “为什么?这…”孔老头眼珠子都瞪得大大的。

  不仅是他,就连在场人,也有不少露出诧异之色。

  因为,面对孔老头的呵斥,孔京非但没有惊醒过来,反而,眼中还出现了些许愧疚。

  “我与一个不该相爱的女人在一起,甚至还珠胎暗结。”

  孔京的话,让孔老头浑身剧震,同时,他捂着胸口,呼吸变得异常急促,喊道:“给我堵住他的嘴!”

  “爷爷,您别激动。”孔成昊跟另外那个女孩,都焦急的上前搀扶。

  与他们一块来的几个京警卫,却没敢乱动,眼下这场合,他们就算有心,也没胆量。

  一旦真动起手来,他们可以肯定,倒霉的肯定是他们!毕竟,在场这些老头子,有哪个是省油的灯?

  “杨先生…”孔老头也是堪堪回过神来,当下,他近乎哀求的看着杨清照。

  杨清照眼睛微不可查的闪了闪,张嘴正要说什么,就在这时,杨宁问了句:“谁?”

  “漪芳,我的弟妹。”

  “爷爷!”

  女孩发出一声尖叫,因为孔老头捂着胸口,几乎是气背过气了,而孔成昊则是瞪大了眼,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

  作为孔家寄予厚望的孔七少,他能从爷爷孔老头脸上,看出面前被催眠的男人,真的是他死去十几年的二伯!但这并不是他惊愕当场的原因,真正致使他愣在原地的,是孔京说出的两个字。

  漪芳!

  “不可能!”孔成昊喃喃自语道:“这不可能,胡说,这都是胡说…”

  也难怪他这么失态,因为孔京嘴里的弟妹漪芳,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母亲!

  亲妈跟二伯好上了?还有了孩子?

  孔成昊露出悲愤之色,他近乎本能的要打电话去跟自己的母亲认证,这件事到底是真的,还是假的!

  可他刚掏出手机,就听到孔京另一句话:“我跟漪芳的孩子,就是阿昊。阿昊小的时候,每次喊我二伯,我的心就很痛,我多么想听他喊一句爸爸,只可惜,身在孔家,很多事,身不由己…”

  啪…

  手机从掌心滑落,孔成昊彷遭雷击似的,眼中出现了难以置信,半晌,他有些神经质的笑了起来:“骗局,这是一个预谋好的骗局。姓杨的,你好歹毒!”

  杨宁并不理会孔成昊的喝骂,眼下的他,也有些错愣,因为连他自己都没想到,这么问着问着,竟然问出这么一段家族内幕来。

  不对,这尼玛简直就是家丑呀,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被爆料,很难想像,以后旁人会怎么看待孔家。

  “咳…咳…”杨清照掩嘴清了清嗓子,朝杨宁道:“挑重点,别打听别人家的家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