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27章 727 带我走

正文_第727章 727 带我走

  “这是族老的意思,其实,崔家那个…”

  “不用说了!”

  杨宁冷着脸道:“我要见林曼萱,立刻!”

  “这…”欧阳少陵脸上闪过犹豫:“你别担心,她现在很好,其实这事,我爸妈,还有我妹妹都不同意,为了这事,已经不止一次跟族老协商了。”

  “别跟我说这些,她姓林,跟你们家族只是带着点血缘关系。”杨宁沉声道:“先带我去见她。”

  坦白说,欧阳少陵对杨宁的印象极为深刻,他很清楚面前这个年轻人,有着怎样的背景,更有着多惊人的实力。

  换做是其他人,他绝不会在意这种强硬态度,可对象是杨宁,就由不得他不深思熟虑。

  半晌,欧阳少陵点头道:“好,你跟我来吧。”

  在欧阳少陵的引领下,杨宁一路穿行了好几个院子,这阳家大本营倒是不小,里面也有不少门道,不过眼下,杨宁一点都没兴趣去探索这些,一门心思就寻思着将林曼萱带走。

  像这种自私自利的家族,杨宁一点好感都没有,连带着对欧阳少陵,以及欧阳妙曼的印象,也直线下滑。

  某个别致的庭院里,两个模样相仿的女人,正坐在小亭中,两人情绪都有那么点低落,尤其是坐着的那个,更是透着担忧。

  “是你!”似乎听到脚步声,其中一个女人回头,立刻就看到杨宁。·

  她就是欧阳妙曼,此刻的她,有些惊讶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问完,她有些不解的望向欧阳少陵。

  “别看我,他是自己来的。”欧阳少陵耸了耸肩。

  一旁的林曼萱也转过身,起初不是很在意,可看到杨宁后,她原本略显黯淡的眼睛忽然一亮,可紧接着,就露出忧色,同时朝四周望去:“爷爷是不是也来了?”

  “没有。”杨宁摇了摇头:“我一个人来的。”

  林曼萱明显松了口气,她望着杨宁,这一刻,显得有些复杂:“你来这干什么?”

  “带你回家。”杨宁平静道。

  林曼萱还没说话,一旁的欧阳妙曼就喊道:“你不要乱来!我们正在想办法!”

  杨宁冷冷瞥了眼这个跟林曼萱相似的女人,要不是她,林曼萱也不会出这档子事。

  “别怪她,是我想见一见小姨。”林曼萱猜到杨宁想什么,忙解释道:“小姨一家对我很好。”

  “我现在就问你一句,你愿不愿意留下来?”杨宁平静的看着林曼萱。

  本能的张了张嘴,可很快,林曼萱眼中就闪过一抹苦色,往日里沉着冷静的她,这一刻,显得很犹豫。

  “我不知道这里的人跟你说过什么,又是不是偷偷·”杨宁一字一顿道:“但是,只要你不愿意,我可以保证,没有任何人能够强迫你。”

  “我相信你。”林曼萱望着杨宁,这一刻的她,眼中出现了罕有的委屈。

  她想起,每次遇到危险,都是面前这个小男人挡在她面前,每一次,都让她转危为安。如果她连面前这个小男人都不相信,她还能相信谁?

  “你内心有郁结。”杨宁直视着林曼萱,平静道:“我猜,你是觉得伯母亏欠了家族,所以你想通过自己的方式,去恕罪!”

  林曼萱张了张嘴,她望着杨宁,眼角已经浮起雾气。

  事实上,她确实产生过这种想法,她很小的时候,曾问过自己的外婆在哪,外公是谁,可每次,她都看到母亲脸上的忧郁、失落,这种场面,一直烙印在她的脑海中。

  “但你可能忘了,伯母并没有错,她深爱着伯父,只是追求一份执子之手、与子偕老的爱情,仅此而已。”杨宁缓缓道:“两个人相爱,并没有错,如果你固执的认为,伯父跟伯母的相爱,是不可饶恕的罪孽,那么,你不仅亵渎了爱这个字,更是在否认伯父伯母那份相濡以沫的执着!”

  林曼萱如遭雷击,她的眼睛,不争气的垂下泪痕。

  一旁的欧阳妙曼,以及欧阳少陵,也都沉默。杨宁说的没错,这并不是林曼萱父母的错,真正错的,是家族的长辈,是这该死的家族族规!

  凭什么,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?要残忍的试图去拆散,去摧毁这份爱情?

  “曼萱姐,你走吧。”欧阳妙曼握着林曼萱的手,“放心,我会说服族老的。”

  “要走就尽快,咱们从后面出去,这样他们发现不了。”欧阳少陵也开始劝说。

  确实,没必要为了家族的某些利益,去让本就不相干的人,因此失去幸福。那样,不管是欧阳妙曼,还是欧阳少陵,都会一辈子良心难安。

  “你想好了吗?”杨宁望着林曼萱。

  眼中满是泪痕的林曼萱,轻轻抬起头,她望着杨宁,这一刻,没有迟疑,抽噎中点头道:“带我走!”

  有着欧阳姐妹俩的掩护,杨宁与林曼萱很轻松就从后门走出了阳家大本营,正当欧阳少陵琢磨着该怎么安排杨宁与林曼萱离开时,忽然,耳边响起了一道冷哼。

  “少陵,你让我很失望。”

  “火叔!”

  欧阳少陵脸色一变,猛地回头,只见后方出现了四个人。

  这一看,欧阳少陵脸色再次一变,因为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,这位印象中既刻板,又忠心的火叔,会跟着这三个人一块出现!

  同样的,欧阳妙曼脸色同样难看,忧心忡忡道:“你们先走,我跟我哥拖住他们。”

  “想走?”火叔依旧是那种刻板的脸色,缓缓道:“今天,谁也走不了。”

  随着他这话一出口,原本身边的三个人,以极快的速度,挡住了杨宁等人的退路。

  这三个人,脸上都戴着面具,头发还保留着皇庭时期的辫子,身上穿着单薄的粗布麻衣,对于眼下的低温气候,一点都不在乎。

  “年轻人,我本想给你一条生路,只可惜,你很不珍惜这个机会。”火叔漠然道:“既然这样,那就留下来吧,我也不杀你,只关你三年。”

  “笑话。”杨宁冷笑连连。

  “天叔、地叔、人叔,连你们也要阻拦我们吗?”欧阳妙曼望向这三个戴着面具的男人。

  这三人并未吱声,只是那站在墙角上的火叔开口道:“你们两个,竟然帮助外人,做一些危害家族的事。不过念在你们初犯,有可能受到蛊惑,只要你们两个擒下这小子,我可以装作不知道,不然,这事了清,我就跟族老汇报。”

  欧阳少陵脸色微变,但还是强撑着笑道:“家族的规矩,对我们不管用。”

  “倒是忽略了你们是欧阳姓。”火叔点了点头,又道:“既然这样,那就交给你们长辈来处理了。”

  说完,火叔望向杨宁跟林曼萱,沉声道:“先把他们抓起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