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24章 724 未婚夫?

正文_第724章 724 未婚夫?

  “林老爷子,这事我有点鲁莽了,就是气不过。·”

  看到撑着拐杖的林源书始终闭着眼,杨宁尴尬的走了过去。

  “没事,有些人,就是欠收拾。”林源书睁着眼眸,欣赏的看着杨宁。

  那些没有昏过去的壮汉,听了林源书这话,是又慌又气。

  这里是阳家,偌大的烟城,有几个敢这么嚣张跑到这闹事?

  可今天,偏偏就出现了,还把阳家的阳老四给整得七荤八素,看这惨样,可绝不仅仅只是掉两颗牙那么简单,估摸着那条右臂,很可能今儿就得交代下来!

  谁也不会忘记,先前听到的那一声骨头碎裂响!

  “好胆!”

  很快,就有一群人冲出门外,为首的男人气宇轩昂,约莫三十岁左右,穿着一身西装,相当有气质。他身边,站着一个有些秃顶的男人,眼下,他打量四周,尤其看到昏死过去的阳易通后,更是发出饱含愤怒的声音。

  “原来真是你这个老东西,好,很好,当初要不是三叔公出面,我们阳家绝不会放任你们!现在翅膀硬了是吧?竟敢跑到阳家来闹事!”

  这男人挥了挥手,只见十几个穿着黑西装的大汉冲了出来,将杨宁等人团团围住,每一个都呼吸平稳,显然都经过训练,远不是之前那几个打手能相提并论的。

  “你就是阳易光吧?”林源书敲了敲手中的拐杖,沉声道:“曼萱是不是在这?把她放出来,我立刻就走。·”

  “哼,今天你还想走?”阳易光冷冷的哼了哼:“伤了人,闹了事,就打算拍拍屁股当没这事?嘿嘿,老东西,你什么时候这么拽了?”

  顿了顿,阳易光又嗤笑道:“我想起来了,听说你们林氏最近搞得有声有色,所以资本雄了,翅膀硬了,就有胆儿来找我们阳家清算?”

  林源书漠然的看着叫嚣着的阳易光,平静道:“当初说过井水不犯河水,彼此也断了联系二十几年,这次,是你们先跨界了。”

  “跨界?”阳易光冷笑道:“嘿嘿,不怕实话跟你说,怀欣生出来的孽畜,确实是被我们带走了,你敢怎么着?”

  林源书眼睛闪过一缕寒芒,即便已经到了半只脚踩在棺材的年纪,可这并不代表,他就不会动怒。

  “当年,我不能保护自己的儿子,眼睁睁看着儿子跟儿媳妇受苦,这么多年,我一直耿耿于怀。”

  林源书望着阳家府邸的那扇大门,沉声道:“可若是我再让孙女跟着受苦,那么,下了阴曹地府,我也没脸再见仲昊跟怀欣了。”

  “你早该下去了。”阳易光嗤笑道:“放心,那孽畜现在好着呢,她对我们有大帮助,自然不会让她遭罪。”

  听到这话,林仲杰跟林紫晴都暗暗松了口气,可反观林源书,脸色却猛地大变:“你们要干什么!”

  “干什么?”阳易光一脸揶揄:“这不关你的事,老东西,念在怀欣生出来的孽畜对我们阳家还有点用,这次的事我既往不咎,带着你的人,有多远滚多远!再有下次,嘿嘿,非砸断你的腿!”

  “把姐姐还给我!”小萝莉尖叫道,喊着喊着,又哭了起来。·

  “咦?长得有些像怀欣,该不会,也是她生出来的孽种吧?”阳易光捏着下巴,若有所思打量起小萝莉。

  他的这个举动,让林源书又惊又怒,喊道:“紫晴,把彤彤带到车上!”

  “看来,我猜得没错。”阳易光忽然大笑着搓了搓手,脸上透着兴奋:“好,真好,抓了一个,又送来一个,比超市买一送一还实惠。老东西,你倒是挺识趣,看来,我得对你刮目相看了。”

  说完,阳易光挥手道:“把这小的抓起来,带进去,好好养着,谁如果敢动她,小心我废了他!”

  “不要!”

  看到有黑衣人上前,小萝莉直接吓得躲到杨宁身后。

  “让开!”这黑衣人很不客气的想要把杨宁拨开。

  “恩?”想法是好的,只不过,当他试图要扒开杨宁时,却发现,自己竟然根本扒不动,就仿佛,眼前这比自己还高点的小子不是人,而是一座小山!

  “一边凉快去!”杨宁见过很多欠收拾的,但今儿他有种白活十八年的感慨,这家人,还真是一个比一个蛮横!

  大手一挥,这一米八几的黑衣人,直接被杨宁甩到一边,愣是滚了好几圈才止住身子。

  看到这一幕,甭说那些围堵着的黑衣人,就连阳易光,以及他身边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,也都露出吃惊之色。

  好一会,阳易光才沉着脸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  “我是谁,与你无关。”杨宁平静道:“想动手,直接来,我接着。如果你再孽畜长孽畜短的说个没完,小心那玩意就是你待会的榜样!”

  顺着杨宁指着的方向望去,只见两颗被血水浸泡着的牙齿,正安静的立于地上。

  看到这两颗牙齿,阳易光心头微微一惊,脚底也冒出一股寒意。

  “你到底是谁!”阳易光升起警惕心,缓缓道:“我可以肯定,你绝不是林家的人。你应该是保镖吧,说,他们请你多少钱,我出双倍,你也不用做什么,就在旁边看着就行。”

  “当面挖墙脚?”杨宁忽然笑了起来。

  “你不是保镖?”阳易光皱了皱眉:“不管你是谁,这是我们阳家跟林家的私事,你一个不相干的外人最好别插手,告诉你,我治不了你,不代表就其他人不可以,你还年轻,奉劝你少搀和进来,免得误己。”

  “他可不是不相干的人。”林源书一脸平静:“他是曼萱的未婚夫。”

  未婚夫?

  林紫晴跟林仲杰都生出一抹异色,不过却很微妙的被掩盖过去了,当下表现得很平静。

  至于陆国勋,倒也正常,眼下,反而不正常的,是杨宁。

  他有些错愣的看了眼林源书,正要张嘴说些什么,忽然,他感觉衣角被拉了拉。

  “姐夫,快把姐姐救出来吧,我挺你。”小萝莉睁着无辜的大眼睛。

  靠,这尼玛什么情况?

  三言两语的,就给哥定下婚约了?

  拜托,这进展未免也太快了吧?话说,就算演戏,也别演这么出格好不好?

  得给人家一个接受的过程嘛!

  相比较杨宁一肚子的哭笑不得,眼下,阳易光却是气得浑身直哆嗦,他不可思议的瞪着杨宁,问道:“你跟那孽畜有婚约?”

  “其实…其实…”杨宁吱吱唔唔的,他还真不好意思接这话。

  “不用解释,解释就是掩饰!”阳易光脸上的肉不是抽搐着,一脸说了三声好,然后摆手道:“我不想再看到这个小子。”

  仅仅一句话,杨宁就感受到,四周围堵着的这群大汉,一个个望向自己的目光,都透着一股冷意。

  与此同时,那个始终不说话的男人,此刻,也将脖子的领带扯下,同时脱掉身上的西服,然后冷冷的盯着杨宁,眼中出现了一股让杨宁莫名其妙的无名火。

  如果这货是贪图林曼萱的美色还好理解,但杨宁看到这男人的眼神,却不是羡慕嫉妒恨,而是一种心爱的东西被无情剥夺的郁闷,以及恼火!

  这什么情况?

  这家人一个个都是火药桶,一点就炸?

  尼玛,都有病吧!

  “我会让你干干净净的消失。”这个男人沉声道,同时,朝在场那些黑衣人微微晃了晃脖子:“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