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708章 708 信仰之力!

正文_第708章 708 信仰之力!

  对于这股无形的束缚,杨宁表现得相当反感,内心的抵触也达到了极致。要·

  可惜,奈何这股无形的束缚实在逆天,杨宁愣是连气力都使不上,这让他相当郁闷。

  不过,更郁闷的是,至尊系统仿佛隐匿了一般,竟然对他眼下的遭遇不闻不问,无论他怎么呼喊,都一点作用都没有。

  “果然求人不如求己!”

  杨宁暗暗咬牙,低声道:“攻杀术!”

  眼下,杨宁并不打算藏拙,相比较暴露出他异于常人的能力,杨宁觉得,自己如今手无缚鸡之力的处境,要更危险!

  随着攻杀术启动,杨宁眼神立刻变了,这种冷冽的目光,就仿佛一头渐渐苏醒的凶兽,对生命,更是有着近乎天性的薄凉!

  “这小子,到底杀了多少人?”厉鸿途忍不住嘀咕一句。

  眼下,杨宁表现出来的杀气,实在太恐怖了!

 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如今杨宁连气力都快使不上了,哪还有余力去控制这股杀气不外泄?

  所以,轰然爆发的杨宁,此刻落在余见愁等人眼里,就彻头彻尾的成了一个陌生人!

  “他想干嘛?要杀人吗?”申屠英一脸哭笑不得:“咱们是不是应该之前提醒他一下?我很担心会弄巧成拙。·”

  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你要知道,除了潜力外,军魂还会考虑这个人的毅力。没有毅力,就当不了好兵,再者,一个没有毅力的人,也没有资格得到军魂垂青。”余见愁微微摇头:“顺其自然吧,不过,我对他有信心。”

  “可别忘了,当初你可是最抵触他进军九处的。”申屠英似笑非笑道。

  余见愁脸色微红,摆手道:“此一时彼一时,谁让我看这小子顺眼?”

  “顺眼?”一旁的厉鸿途耸了耸肩,“不得不说,你比我女儿还善变。”

  就在余见愁等人谈笑自若时,杨宁也终于迎来最大的一次考验。

  原本还在可承受范围内的束缚力,突然加重,让原本就很难动弹的杨宁,险些忍不住爆粗骂娘了。

  这股巨力疯狂撞击着他的肚腹,就仿佛被十几根巨型原木来回冲撞,甚至于,杨宁都有着吐血的冲动了!

  剧烈的煎熬,让杨宁荒唐的忽略掉他满值的身体属性点,已经很久没有品尝到巨痛的他,眼下就如同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,这种无力感让他郁闷憋屈,却不恐慌。

  因为,他姓杨,在京城,乃至整个华夏,谁要想动杨家人,首先要考虑清楚这么做,会招致什么样的后果!

  再者,杨宁也不认为,余见愁会处心积虑对付他,尤其还是在军九处这种敏感的地方!

  正当杨宁寻找办法时,忽然,他猛地发现,一瞬间,身体传来的巨痛骤然减轻了一大半,而且这种疼痛的减缓,还在不断进行中!

  同时,他发现,体内的细胞高速运转,产生了一种令他陌生的力量!

  这是什么?

  杨宁不笨,经过短暂愣神,他迅速闭眼,放弃了对束缚的挣扎,同时全身心投入进去!

  机缘!

  这绝对是机缘!

  “看来,这小子开窍了。·”

  “慢是慢了点,不过他的承受能力也着实惊人,想想咱们当初,早就眼皮一翻昏过去了。”

  “没错,他如今还能保持清醒,然后引导着军魂力量进入体内,远比咱们当年强多了。毕竟,咱们当初是依靠着身体的本能,以及尚存不多的潜意识引导,跟他比起来,差的不是一点两点。”

  余见愁、申屠英跟厉鸿途都在低声交谈着,眼中透着赞赏与羡慕。

  他们很清楚,杨宁今天的收获会极大,远超他们想象!

 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,杨宁的天灵盖,也浮起一层淡淡的白雾,与武侠书里的真气无关,而是那股涌入体内的力量,在与细胞融合后,蒸腾发酵的浊气。

  优胜劣汰,浓缩,就是精华!

  杨宁此刻,正是在不断的将这股力量升华浓缩,同时将废弃污浊的残留气化!

  大概半小时后,杨宁缓缓睁开双眼,此时此刻的他,不可思议的垂下头,看着早已摆脱束缚的双手。

  力量!

  这个词在杨宁脑海中不断闪动着!

  一直以来,杨宁都认为,除非能够修炼梦境小屋的功法,否则,他的力量很难再有提升,甚至已经达到人力有时穷的窘境。

  可现在,他惊讶的发现,他的力量再次增加,变得跟平时完全不一样了!

  一直沉默着的至尊系统,忽然发来提醒,杨宁仅仅是阅读了一会信息,脸上就呈现出狂喜之色!

  信仰之力!

  杨宁正要好好研究信仰之力的妙用,而就在这时,耳边传来一阵掌声。

  暂且将研究放到一边,杨宁抬起头,望向迎面走来的三个男人,其中一个他认识,正是余见愁。

  好奇的将目光挪走,转而望向另外两个男人,这两人大概在四十岁左右,身材孔武有力,浑身肌肉感十足。

  “能不能告诉我,我刚才经历了什么?”杨宁忍不住问了句,从这三人的神态来看,明显知道他刚才发生过什么。

  “这是军魂的祝福,每一个被军魂认可的人,在进入这里的一刹那,就会得到一种**与灵魂的洗礼。”

  厉鸿途深深的看了眼杨宁,笑道:“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,这绝对是一场一步登天的盛宴!”

  杨宁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,一旁的申屠英笑道:“我叫申屠英,他叫厉鸿途,算上余见愁,之前曾得到军魂祝福的人,除了我们三个外,你是第五个。”

  “还有一个?”杨宁好奇道。

  “对,他是我的老师,也是第一个发现军魂存在的人。”厉鸿途笑道。

  “那他呢?”

  “走了。”

  谈起恩师,厉鸿途眼中闪过一丝茫然:“可能到某个不知名的地方深居简出,也可能正用不同的身份游戏人间。尽管他年纪很大了,但我始终有一种感觉,他还健在,活得很好。”

  尽管不知道厉鸿途嘴里这位老师姓谁名谁,也不知道他的恩师,到底有多强悍,可杨宁却认同厉鸿途的观点。能发现军魂的人,必有大气运,像这种人,阎罗王都不敢轻言带走,他的命,比谁都要硬!

  “军魂在哪?它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?”杨宁狐疑的看了眼四周,并没有看到疑似军魂的东西存在。

  “关于军魂的事,等之后再跟你详细解释。”

  申屠英忽然换上严肃之色:“这次让你过来,是有一件迫在眉睫的事需要解决,尽管我们三个在之前已经商讨过,也得出了一些结论,但我们还是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