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99章 699 华家来串门

正文_第699章 699 华家来串门

  “每一年这个时候,我都会来京里拜会你爷爷。”

  进入清泉中心,站在杨家这栋小洋楼外,于鸿感慨了一声。

  “这不是于书记吗?”

  都还没来得及按门铃,身后就停下一辆商务车,车上走下来一个男人。

  “天赐,你也回来了?”于鸿笑着转身。

  杨天赐深深的看了眼杨宁,对于这个儿子,他以往夹在惭愧与失望间,可如今,这个儿子,让他骄傲!

  “安阳的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了,这不,被钱书记给赶回来了,说是让我多抽点时间陪老爷子。”杨天赐笑道。

  “于书记好,杨少。”陈洛下车后,立刻打开后备箱,然后将杨天赐的行李拖了出来。

  “爸这会应该还没午休,于书记,走,进去聊吧,想必爸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顿了顿,杨天赐板着脸望着杨宁:“这阵子有没有惹爷爷生气呀?”

  杨宁翻了翻白眼,耸了耸肩道:“没有。”

  杨天赐眉头一拧,扬起手,就朝杨宁拍来,不过,对于杨天赐这种动作,杨宁却表现得相当淡定。

  这巴掌最终没有煽向杨宁的脸,而是停留在了肩膀上,轻轻拍了拍,杨天赐低声道:“儿子,干的不错,爸很高兴。”

  杨宁脸上浮起一缕笑容,自从解开心结后,他心里的芥蒂早已消失无影,当下笑呵呵道:“陈哥,你这一路也累了,来,行李给我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陈洛笑着将行李箱交给杨宁,看着杨宁、杨天赐与于鸿随行走进杨宁后,他低声道:“家里好像好久没这么热闹了,这种感觉真好。”

  顿了顿,陈洛抬起头,眼中闪过一缕迷茫:“可是,我的家,又在哪?”

  “陈哥,快点进屋呀,看这天色,待会说不准又要下雪了。”

  正当陈洛感慨时,耳边响起杨宁的呼喊。

  这一刻,陈洛脸上闪过一缕温馨,然后喊道:“好的,我先把车放好,这就来。”

  “不管以前的家在哪,生我的父母是否还健在,我都会去寻找,哪怕穷其一生。”陈洛低声笑着:“不过,这里也是我的家,我一定要好好珍惜。”

  一个下午,老爷子都处于笑声中,与于鸿一块畅谈昔日的峥嵘岁月稠,杨天赐也不时插话,与于鸿分析着目前的国内形势,以及即将要面对的种种民生大计,偶尔遇到棘手的,老爷子都会适时的给予一些意见,让两人茅塞顿开。

  杨宁静静的坐在沙发上聆听,小妮子则是乖巧的在旁煮茶,不时朝杨宁扮鬼脸。

  至于宁国钰,尽管也放假了,不过这种场合,她是不会搀和进来的,眼下的她,正跟张妈、刘妈在厨房里包水饺,或者做一些可口的点心。

  眼瞅着快晚饭了,就在这时,张妈急急忙忙跑进屋子:“老爷,华老爷来了。·”

  “庆年来了呀,走,出去接一下。”杨清照拍拍大腿起身,杨天赐立刻上前搀扶,于鸿也紧随其后。

  当杨宁出门时,立刻看到一个白发苍苍,穿着军绿大衣的老人,正在一道倩影的搀扶下,微笑着走进杨家。

  杨宁脸上闪过一缕柔情,这倩影,自然是华惜芸。

  华惜芸这阵子确实挺忙,杨宁回京后就没跟她见过面,好在刚刚接到她的短信,说该忙的都忙完了。

  没想到,这短信刚发不久,人家就扶着爷爷华庆年来串门了。

  华庆年进门后,眼睛就全往杨宁身上招呼,似乎想要看看,杨清照的这个孙子,到底有什么三头六臂,竟然能让他的孙女痴情十几年!

  杨清照脸色也变得若有所思起来,杨宁跟华惜芸的眉来眼去,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,尽管两个年轻人都隐藏得很好,可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,杨清照自然看得明白透彻。

  于鸿也闪过好奇之色,他本以为,那个叫东方菲儿的女孩,跟杨宁有着亲昵关系,可让他没想到的是,最近风头正盛的杨宁,竟然跟华家这位奇女子的关系也是不清不楚,暗道年轻人的世界真好,于鸿淡淡的笑了笑,并没有表露太多。

  “惜芸,有阵子没见你了,最近很忙吧?”坐下后,杨清照就笑道。

  华惜芸还没开口,一旁的华老爷子就笑道:“这闺女确实快忙坏了,就是之前那个军工项目,这边催的急,连我这个当爷爷的看着都心疼。”

  欣慰的笑了笑,华老爷子又道:“说起来,你这宝贝孙子,最近闹出的动静也不小呀。”

  杨清照的眼睛始终波澜不惊,缓缓道:“都是些小打小闹罢了,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世界,人老了,插不上话,也干涉不了,让他们顺其自然发展就行。”

  “顺其自然吗?”华老爷子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杨宁,然后不经意又瞥了眼身旁低着头的华惜芸,笑道:“也对,凡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,谁也说不准未来会发生什么。”

  这一刻,在场这些人里,除了始终懵懵的小妮子外,几乎都听懂了两个老爷子的话里有话。

  而作为当事人的杨宁跟华惜芸,早就把脑袋给垂下了,一个是被杨天赐给瞪出来的,另一个,则是基于女儿家脸皮薄羞的。

  “听说华伯伯来了,我立刻让张妈多准备了几个好菜,今晚一块吃顿饭吧。”宁国钰笑着走了出来,大有深意的在华惜芸身上打量了一会,让原本就脸红的华惜芸,变得如坐针毡。

  这简直就是婆婆看儿媳妇呀!

  杨宁翻了翻白眼,暗道妈,亲妈,你还能做的更明显点吗?

  “咱们这宝贝儿子不错,比他老子强多了。”宁国钰微笑着坐在杨天赐身旁,然后用只有他们才听得到的语气说道。

  “就知道沾花惹草。”杨天赐再次瞪了眼杨宁,没好气的嘀咕一句。

  “怎么?儿子有女人缘,你还不乐意了?”宁国钰柳眉皱了皱,似笑非笑道:“你这是成心盼着儿子打光棍?还是你嫉妒儿子了?”

  听出宁国钰话里有话的潜台词,杨天赐怂了,没办法,在外面,媳妇听他的,可在家里,他得听媳妇的,不然,晚上甭想往床上躺。

  在安阳经常当厅长,当然,是客厅的厅,他可不想回家了,还干一些在安阳的家常便饭。

  “吃饭吧。”杨清照拍了拍大腿,笑道:“家里好久没这么热闹了,开心呀,我说庆年,以后也别老窝在家里,经常来串串门嘛。”

  “老杨,只要你舍得存着的那几坛好酒,我天天来蹭饭都没问题。”华庆年笑呵呵的。

  “就知道惦记我那几坛子酒,阿宁,到地下室,帮我搬一坛上来。”

  “还不快去。”

  见杨宁傻乎乎的坐在沙发上,杨天赐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“啊?好!”杨宁立刻站了起来,然后急匆匆往地下室跑。

  “我挺好奇杨爷爷家的地窖,想去看看。”这时候,华惜芸也站了起来:“杨爷爷,可以吗?”

  “当然可以。”杨清照笑呵呵点头:“去吧,孩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