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98章 698 我得吃药了

正文_第698章 698 我得吃药了

  “这里的菜式倒还不错嘛。·”

  卓涵笑了笑,酒饱饭足,自然到了买单这种收尾工作,像结账这种事,自然有着阿昌去办。

  下了楼,一行人正要出酒店,然后在门口道别,可还没走到大门,迎面就走来几个人。

  这群人一个个派头十足,浑身上下都透着久居高位的气息,但似乎都以中间那个戴眼镜的男人为首,巧的是,这个人杨宁还认识。

  相比较杨宁的淡定,东方菲儿跟卓涵纯粹是觉得这些人官架子足,可她们身旁的郑文豪,还有阿昌,却变得拘束起来,愣是抬着脚走也不是,放也不是。

  “你们怎么了?”卓涵有些疑惑。

  “涵涵,咱们先到旁边站会吧。”郑文豪难得露出严肃,像是下定决心似的,率先朝着一旁走,一副要让道的架势。

  阿昌是第一个跟上去的,尽管不清楚郑文豪吃了什么药,但东方菲儿跟卓涵还是跟在后面。

  等站定后,郑文豪深吸一口气,低声道:“这最右边的,是信访办的钟主任,那个穿着棉大衣的,是国务部的孙部长,另一边那个戴皮手套的,好像是长宁市号称华夏第一军工厂星河航业的陈总,至于中间那个戴眼镜的,我如果没记错的话,他就是…”

  “华海市委书记,于鸿。”说话的是东方菲儿。·

  “没错!菲儿,你是怎么认出…”郑文豪忽然摸了摸额头,笑道:“瞧我这记性,差点把你是华海人给忘了。”

  “咦,菲儿,你家的小男友是怎么回事?”听到这些人一个个都身份极重,又看到杨宁依旧杵在原地没走,卓涵忍不住问了句。

  郑文豪跟阿昌互视一眼,均看到彼此眼中的幸灾乐祸,毕竟这些人当中,可不全是有身份背景的人,谁身边不带着秘书之类帮忙跑腿的?

  他可是知道,星河航业的陈总派头很大,养的人,脾气也不好,他甚至已经预见到,杨宁这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个性,说不准待会就要跟面前这些人正面杠上!

  当然,想归想,郑文豪还是在旁劝说:“菲儿,快把他喊回来吧,不然,很可能会惹恼那些人。”

  “这旁边不是有路吗?他站在那又不是成心挡道。”东方菲儿倒是表现得很淡定。

  看到东方菲儿这压根不当回事的姿态,郑文豪暗暗摇头,他原本有过追求东方菲儿的想法,可现在却打消这个念头,对他来说,像这种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,玩玩就好,没必要玩真的,免得触霉头。

  “咦?这不是小杨吗?”正当郑文豪跟阿昌幸灾乐祸,卓涵担忧时,一幕出乎他们预料的场面出现了。

  只见于鸿发现杨宁后,竟然率先打了招呼,不理会旁边那些人的惊讶,一个箭步就走了过来。·

  “于伯伯好,您也来这吃饭呀?”杨宁微笑道。

  “眼瞅着要过年了,就到京里走走,顺带着四下串串门。”于鸿深深的看了眼杨宁,笑道:“来的途中,听说你不少事,年轻人了不得呀。”

  轻轻拍了拍杨宁肩膀,于鸿忽然转过身,朝身后那些站在原地的人道:“各位,忽然想起点事,要不改天咱们再聚吧。”

  众人都是久居官场的大人物,清楚于鸿忽然变卦,无非是因为这忽然出现的年轻小伙,尽管好奇杨宁的身份,但他们没有问,相反都笑着附和。

  可这一幕,却带给郑文豪、阿昌以及卓涵强烈的视觉冲击,他们压根没想到,跟他们吃了顿饭,一直表现得中规中矩的杨宁,竟然能跟这样的人物谈笑风生,更是让一个政治部委员亲切问候!

  他们下意识的望向东方菲儿,却瞧见对方脸上没有一丁点波动,仿佛早就见识过杨宁的非比寻常,这让他们心头再次一凛!

  郑文豪脸色阴晴不定起来,他觉得自己可能犯了一个错误,那就是压根没弄清楚杨宁的背景!

  试问,能掳获东方菲儿这种级别的女人,真的是寻常的小角色?

  阿昌已经有些慌乱了,之前他接到郑文豪的电话指示,要他不时去挑衅杨宁,给对方难堪,谁成想,竟然惹出这种背景的人?

  “原本打算晚点再去你家里拜会的,不过择日不如撞日,就今天吧。”于鸿跟杨宁缓步走出酒店,笑道:“杨老一切安好吧?”

  “爷爷吃得好睡得好,干什么都精神。”杨宁笑着点头。

  “那挺好呀。”于鸿抬起头,略有点感慨:“我这辈子最庆幸的,就是遇到你爷爷。”

  这时,东方菲儿等人也从酒店走出,杨宁瞄了眼东方菲儿,然后道:“菲儿姐,我跟于伯伯要回趟家,先走了。”顿了顿,杨宁不经意扫了眼脸色难看的郑文豪跟阿昌,然后朝东方菲儿道:“你最近身体好像不太好,我不是很建议你晚上出去玩,毕竟北方冷,你应该多休息。”

  看着杨宁跟于鸿坐进一辆国牌商务车,然后远去,卓涵忍不住开口道:“菲儿,你太不仗义了,你这男朋友到底叫什么呀?对了,他家里是干嘛的?”

  “对呀,菲儿,你有这么厉害的男朋友,为什么不多介绍一下?”郑文豪也忍不住插口。

  东方菲儿一脸无辜道:“你们都没问我呀?还有,他刚才也跟你们吃饭,你们当时也没问他呀。”

  这个问题让郑文豪话语一窘,倒是卓涵笑道:“就知道偷偷藏着,是不是担心姐把你这小男友撬走?”

  东方菲儿白了眼卓涵,似笑非笑道:“你如果有自信能撬走,我完全没意见。”

  “算了。”卓涵一副败给你的样子,然后道:“那他到底是谁呀?”

  这个问题,不仅卓涵想知道,就连郑文豪跟阿昌,都竖起耳朵,唯恐听漏。

  “他就是这一届的全国高考状元,你们口中那个通科满分的高考生。”

  看着阿昌张大嘴,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,东方菲儿抿嘴道:“之前你不是想知道他为什么选择华复,不是京华或者清池,相信他刚才应该是解释过了,只不过你没信罢了。”

  顿了顿,东方菲儿望向卓涵:“你也甭惦记孙资那事了,昨晚上他叫了点人,已经整治过孙资了。”

  咕噜…

  整治?

  难道孙资得罪的人,就是他?

  郑文豪忍不住咽了口唾液,如果说他之前还心存那么点侥幸,那么眼下,就只剩下恐惧了!

  别人不清楚孙资被整得有多惨,他可是一清二楚,从他叔叔嘴里了解到,这孙资岂止是被整,简直就到了墙倒众人推的地步,就连他背后的孙家,也在一夜之间,被狠狠的打击了一顿!

  最荒唐的是,与孙家隔着层姻亲关系的宋家,竟然没有站出来横插一手,只是冷眼旁观,看着孙家倒霉!

  该死的,那小子到底是干嘛的?

  他真有这么恐怖的背景?

  “他说得挺对,我最近身体确实不太舒服,晚上的聚会就不去了。”东方菲儿笑了笑,然后朝卓涵眨眨眼:“先回去吧,我得吃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