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68章 668 卑鄙小人

正文_第668章 668 卑鄙小人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不小心给删了?”

  “手滑?”

  “道歉有什么用?你们到底是怎么做事的?”

  东方菲儿气呼呼挂断电话,一旁的桌灵有些懵,东方菲儿对着电话说的那些话,她都听见了。·

  “菲儿姐,我们刚才白录制了?”桌灵拉着东方菲儿,灵动的眼睛透着些许期待,似乎在想,这要是一场美丽的误会就好了。

  东方菲儿摸了摸桌灵的脑袋,扁着嘴道:“灵儿,咱们可能要重新录制了。”

  “怎么可以这样呀。”桌灵眼睛立马浮起水雾,显得很委屈,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,甚至觉得,在这位菲儿姐的伴奏下,她这次已经是超常发挥了,她没有信心再复制之前那段全身心投入进去的芭蕾舞,更甭说超越了。

  看着桌灵很难过的返回更衣室,东方菲儿脸色沉了下来。

  “菲儿姐,你真相信他们的话?”杨宁捏着下巴问了句。

  “当然不信。”东方菲儿沉声道:“一定是孙资搞的鬼,真没想到,他是这种小肚鸡肠的卑鄙小人。”

  “菲儿姐,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?”杨宁又问了句。

  东方菲儿脸色有些阴晴不定,她一时间也有些一筹莫展起来,依着她往日里的脾气,遇到这种闹心的事,早就拍着桌子离开了。·

  可问题是,之所以出演这一次的联欢晚会,完全是为了闺蜜的妹妹桌灵,若是自己真一怒之下走了,依着孙资的脾气,说不准真会对桌灵下绊子。

  对于这种卑鄙小人,东方菲儿还真不怀疑孙资是否会这么干。

  再者,她也清楚,自己这一走,桌灵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名额,很可能就浪费了,这场戏,可是桌灵盼了很久的,面对繁重的学业,每天还有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练习,光是脚丫子都磨出水泡。

  这些东方菲儿都看在眼里,她从这个比他小十岁的女孩身上,依稀看到了她昔日青春叛逆期的执着,所以,她不会允许,一个卑鄙小人,破坏这位花季少女对艺术的梦想!

  正当东方菲儿寻思着该怎么进行下一步时,忽然,一个工作人员抓着份文件走了进来,像是要跟谁打招呼,可很快,他的目光就落在杨宁身上,皱眉道:“你是谁?非工作人员,不允许进入这里。”

  “我待会就离开。”杨宁朝这人笑了笑。

  这工作人员点了点头,就跑到一个正化妆的女人身边,指着文件说了好一会后,才过身,见杨宁还没走,立刻不满道:“怎么你还在这里?”

  杨宁微微蹙眉,暗道这人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吧?

  “是我邀请他进来的,怎么,不行吗?”因为录制被删除,东方菲儿肚子里的火气也上头了,对于这些工作人员,可不会有好脸色。·

  “东方小姐,公司有规定,这里禁止外人进入,门口也挂着牌子。而且,这里是女性更衣室,他是男人,怎么可以…”

  “你不也是男的吗?进门前,敲过门吗?万一有人在换衣服,岂不是都被你看光了?”东方菲儿冷冷的打断道。

  这工作人员闻言一窘,尴尬道:“我这是有急事要找小慧,不是故意…”

  “哪找那么多借口,不管是不是有事,你这么明着闯进女性更衣室,就是你不对。”东方菲儿毫不客气打断道:“怎么了,对外人,你们公司的规定就有效,对于你们这些工作人员,公司规定就是摆设?什么混账逻辑?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了?”

  这工作人员愣是一个字都回不上来,张了张嘴后,只能无奈的摇头道:“抱歉,东方小姐,我这就离开,我保证,下次不会了。还有,也请这些先生跟我一块离开。”

  “行。”杨宁耸了耸肩,无所谓的跟在这人身后。

  等出了更衣室的门,杨宁正寻思着该去观众席区域,还是先找个清净点的地方待着,可恰巧有两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人站在不远处,见到杨宁后,立刻朝那工作人员道:“刘经理,这是谁呀?怎么以前没见过?”

  “东方小姐带来的人。”这工作人员瞥了眼杨宁后,缓缓道:“与公司无关的外来者。”

  “先生,后台重地,非工作人员不能入内,你还是跟我们出去吧。”

  杨宁眼睛微不可查的闪了闪,当下点了点头,就跟着这两个保安,朝着出口的方向走去。

  刚走到一半,其中一个保安电话就响了,他原本还一副懒散的样子,可接听电话后,很快,就点头道:“啊?竟然出这种事了?好,我跟阿城这就赶过去。”

  放下电话后,这保安一脸着急道:“阿城,听说彩排现场有人发生口角,眼下都快打起来了,孙导让我们赶紧过去。”

  说完,他看了眼杨宁,又看了看远处还锁着的工作人员入口,犹豫了一下,就指着不远处一张椅子道:“先生,你先在那坐会,我们处理完后,就过来给你开门。”

  杨宁点了点头,等这两保安急匆匆离开后,他才一脸纳闷的坐在椅子上。

  咚…咚…咚…

  屁股还没坐热,耳边就传来一阵拍打的脆响,杨宁下意识望去,只见一个打扮挺时尚的女人,正一脸惊喜的望着他,同时不断指着门口的方向,似乎在说什么,显得很焦急。

  朝门口处望了眼,只见那里正有一把锁,锁头倒没锁死。

  里面的时尚女人不断张嘴说着,似乎在央求他帮忙开门,只不过隔着窗户,所以杨宁也没听太清楚。

  当然,这无非只是举手之劳,杨宁自然乐意,只不过,在他朝着门口迈步的那一刹那,分明捕捉到这时尚女人脸上的一缕诡笑。

  尽管只是眨眼即逝,但杨宁立刻意识到不对劲,先前还没细想,现在回想起来,首先这屋子看上去,分明就是个杂物室,平时不应该有人进出,而且人进去后,还后知后觉的被人给锁上了?

  拜托,这么大扇透明玻璃,就算这女人没看见也没听见外面有人,可锁门的难道就瞎了眼,没看到里面站着个大活人?

  其次,这女人手里抓着手机,既然被困着,难道就不会打电话给朋友?就算朋友进不来,或者不通,拜托,这墙上贴着的应急电话难道就看不见?

  无人接听?

  电话停机、关机?

  靠,哪那么多巧合?

  眼看着伸出的手就要触碰到那锁头,这一刻,杨宁的手为之一顿,紧接着,他脸上就勾起一抹嘲讽之色,然后在那个女人喜悦的目光下,竟然原地一百八十度转身。

  屋子里的女人,脸上的喜悦彻底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恼羞成怒:“这王八蛋!你去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