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65章 665 不甘心?

正文_第665章 665 不甘心?

  嗖!

  一道寒芒闪过,快得离谱,杨宁瞳孔微缩,此时此刻,子弹时间自行开启,尽管速度被放满了无数倍,但杨宁还是感觉到,一样东西从自己耳边擦过。·

  好惊人的速度!

  暗暗捏了把冷汗,杨宁甚至有种感觉,若是这玩意稍稍往他这方向偏那么一点点,恐怕自己耳膜都得擦出血来!

  这娘们,是故意的吧?

  杨宁哼了哼,抬起手,直接将这擦着耳边的玩意抓住,紧接着,子弹时间消失,身边的一切再次恢复正常。

  眼角的余光瞥了瞥手中的玩意,是一块不足巴掌大的牌子,看材质,应该是黄金,面上刻着九条金龙,合在一起,组成了一个龙字。

 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杨宁抬起头,冷冷的望向这戴面具的女人。

  这女人没有回答,只是深深的看了眼杨宁后,转身就开门进屋了。

  “神经病!”杨宁忍不住骂了句。

  当然,以他的度量,还不至于跟这女人怄气,只不过,这牌子到底有什么用呢?

  关于这个问题,帮忙撑船的阿赫倒是替杨宁解了惑。

  原来,这令牌大有来头,被称为九龙令,凭此令牌,可以自由出入龙家府邸,更可以不经通传,直接上岛。

  像这种令牌,除了龙师的九个子嗣,细数整个龙家,还真没几个人拥有。·而且,此令牌还有另外一个用处,就是在不违背忠义、不埋没良心的前提下,龙家可以答应替持令者办三件事。

  当然,一旦三件事办完后,九龙令就会被收回。

  看着阿赫一脸羡慕的样子,杨宁暗暗咋舌,还真没想到,那娘们扔过来的牌子,竟然还有这么大用处?

  或许,这牌子对杨宁来说,真算不上什么,可对其他人,怕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吧?

  将牌子收好后,杨宁原路返回了第二场考核的地下洞穴,那个负责主持的男人看了眼杨宁后,笑道:“这么快就出来了?”

  “对。”杨宁点头,随即到:“孔成昊还没出来?”

  “还…”

  这男人刚要开口,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吱的声响,笑道:“看来你来得很是时候。”

  顺着这男人的目光望去,只见不远处,一扇同样布满锈渍的铁门正缓缓被推开,借着蜡烛的烛光,杨宁很快就看见孔成昊从门里走了出来,长时间的体力消耗,以及腹中饥饿,让孔成昊平日里的英姿飒爽消失弥尽,此时此刻的他,透着狼狈,还有些许虚弱感。

  孔成昊正要跟那主持的男人说话,却猛地看到另外一个方向站着的杨宁,他瞳孔微缩,沉声道:“你也出来了?”

  “对。·”杨宁毫不客气的点了点头:“你输了。”

  孔成昊眼中闪过一缕阴郁,第一次他尽管没输,可事实上,他也知道自己落了下乘,还怯了场。满心以为能在第二场考核中扳回一城,谁成想,这个被龙四象称为他生平大敌的家伙,再次走在了他的前面!

  骄傲的自尊心,让孔成昊很难接受这一点,沉声道:“你出来多久了?”

  杨宁没有回答,而一旁那个负责主持的男人,则笑了笑:“他上岛了,在那待了会,刚回来,你就出来了。”

  “什么!”

  孔成昊脸色微变,眼中透着震惊,他本以为,杨宁即便是快,但也不会比他快多少,所以哪怕是输了,也能衡量出在某些方面,他与杨宁的差距还不大。

  可如今,听说杨宁不仅比他快,还上了岛,如今更是回来了,他此时此刻,望向杨宁的目光,透着难以形容的阴郁!

  “难不成,真被老师说中了,这家伙,是我生平的大敌?”

  孔成昊从没有过如此的挫败感,可这种感觉很快就被他压下去了,表面上给人的感觉,倒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君子:“恭喜你。”

  “关于赌注的事?”杨宁慢条斯理问了句。

  “先等我吃点东西吧,饿了大半天了。”孔成昊随口回了句,然后就艰难的迈步前行。

  “毅力是有了,就是这心性,还需要再打磨打磨呀。”

  等杨宁跟孔成昊离开后,那负责主持的男人,才轻声呢喃着。

  在一间雅室内,孔成昊一边吃着面前的食物,一边沉着脸,如果不是腹中传来饥饿感,他真没什么胃口。

  “输了?”

  “老师。”

  这个忽然出现的男人,正是在孔成昊年幼时,就对他悉心栽培教导的龙四象。

  龙四象笑了笑,仿佛看穿了孔成昊的内心,缓缓道:“我知你心有郁结,不过嘛,回顾你这二十几年的经历,缺少波折,更缺少让你警醒的人或物,老实说,看到你这模样,为师反倒还欣慰了。”

  孔成昊微微皱了皱眉,没有吱声。

  “怎么?不服气?”龙四象笑着坐了下来。

  “学生不敢。”孔成昊摇了摇头,并顺手给龙四象倒了半杯茶。

  喝着手里的茶,龙四象缓缓道:“不要急着去宣泄内心的不甘,骄傲会使人盲目,即便是我父亲,一生中也经历了数次大起大落。人嘛,想要一生没有波折,那是不可能的,只有在困境中逆转而上,才是真的成长。”

  顿了顿,龙四象继续道:“这只是一次小波折,你只是很不凑巧的,在他擅长的区域与他对赌,输了倒也不冤。在其他方面,你不见得就比他弱。”

  “谢老师教导。”孔成昊点了点头,不可否认,他确实心有郁结,可眼下,被龙四象这么开导后,他也算是想明白了。

  想要赢杨宁的方式有很多种,像这种费体力的事情,输了便是输了,毕竟不是在智商上被碾压,想要达成自己多年前认定的目标,显然靠的是脑子,而不是**。

  只要在大局观跟谋略上,不输于杨宁就行,再者,一个刚刚进入高校的学生,孔成昊真不认为杨宁拥有多少社会阅历!

  “吃饱了?”龙四象笑了笑。

  孔成昊一边用纸巾擦嘴,一边点头。

  “上哪去?”看着孔成昊起身,龙四象依旧保持着笑意。

  “输阵不输人,既然赌输了,自然要把这赌债给还了。”孔成昊微笑着朝龙四象躬身,这一刻的他,再次回到了昔日的彬彬有礼。

  “孺子可教。”望着孔成昊离去的背影,龙四象欣慰的点了点头:“杨清照果然不愧被称为睿狐,而且做事果敢,连亲孙子都能扔到外面打磨十几年不闻不问,不仅在半年前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让圈子里里外外刮目相看,更是让孔、宋两家严肃对待,就冲着这两点,这杨宁就比他老子杨天赐强。”

  顿了顿,龙四象脸上的笑意不再,而且渐渐沉了下来:“就是不知道,遇到我的亲传弟子,这杨宁,还能不能继续高歌迈进?嘿嘿,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,孔老弟,你说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