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62章 662 胜

正文_第662章 662 胜

  静!

  静得吓人!

  这是杨宁进入洞穴后最直观的印象,他之前也预料到,想要通过这第二关,肯定不会简单,但任凭他怎么去想,也没想过,这第二关的考核,会这么另类。·

  如果说,第一关的阻碍体现在**上,那么主角儿第二关,就是红果果的精神上!

  试问,在一片漆黑,且无声的洞穴里,一个正常人,总会无端的升起某种心悸,以及对未知的恐惧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多数人会产生是否继续向前,前方又存在什么的担忧感。

  当然,对杨宁来说,这算不上什么,在融合中,他就曾经历过类似的磨砺。

  既然拥有着心眼,以及扫描,杨宁自然不会傻乎乎,干一些黑灯瞎火乱转悠的事,别的人或许会对黑暗产生恐惧,可他自然是例外了。

  只不过,眼下的杨宁,却皱起了眉梢,停住脚步没有继续往前走:“奇怪了,怎么又绕回来了?”

  仔细回忆先前走过的路线,杨宁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,尽管四周并没有可供穿梭的小通道,可看上去如同一条路走到黑的路线,事实上却并不简单,因为这并不是一条没有尽头的循环路,而是一个迷宫!

  “难道,这路还会动不成?”杨宁捏着下巴,皱眉道:“也不知道其他人是否也一样,既然睁着眼行不通,那索性就闭着眼摸黑吧。·”

  事实上,除了杨宁外,包括孔成昊自内的其他四个人,压根就不清楚自己是否陷入到死循环了,他们只是觉得,这条路太长了,仿佛一直走不到头似的。

  “贫僧三戒,见过龙前辈。”

  面对这位建国前就已经闻名遐迩的风水师,三戒和尚姿态放得很低。

  “我知阁下来此之意,只可惜,有些事,不是测不了,而是不能测,以免泄漏天机,会使得本该顺其自然的事,出现不必要的波折。”龙师喝了口茶,缓缓说了句。

  三戒和尚并不意外,轻轻摇了摇头:“来之前,贫僧确实想过让龙前辈帮忙测算一番,不过当时也没抱希望,贫僧也深明天机不可泄露之理,好在,听了龙前辈这话,贫僧茅塞顿开,最起码,他如今还活着。”

  “我这一生,泄漏天机太多,上天早已有千万种理由将我带走,只不过,我凡心未了,经历数次的趋吉避凶,才得以继续苟延残喘。”龙师笑了笑,不过这笑容,却透着些许自嘲。

  “今日得见龙师,我已满足。”三戒和尚露出严肃之色,“龙师既不能妄断那位吉凶,不知可否替我算算,还有多少余岁可尽?”

  龙师深深的看了眼三戒和尚,叹道:“阁下这又是何苦呢?”

  “此结一日不解,此生依旧难安。·”三戒和尚摇头道:“细数我这一生,尽管做事疯疯癫癫,但终究对得起良心,若非十年前犯下的错误,我也不会远走大林寺,而是终日游手好闲,只求无忧无虑昏庸度日。”

  顿了顿,三戒和尚继续道:“贫僧自知时日不多,只愿了却尘世这一因果,以求来生常伴我佛青灯。”

  龙师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闭上眼,似在沉吟,更似在思索。三戒和尚并没有出声打扰,只是安静的坐在椅子上。

  如今,这栋观星楼出奇的安静。

  半晌,龙师睁开眼,缓缓道:“那我就替阁下卜算一卦。”

  “多谢龙前辈。”三戒和尚露出欣喜之色。

  在三戒和尚的注视下,只见龙师仿佛变戏法似的,手中出现了一块干裂着的龟壳,以及数枚透着沧桑感的铜板。

  没有人知道整个卜卦的过程,只不过当龙师一脸疑惑将卦象告之三戒和尚时,这位大林寺的戒律堂首座,脸上呈现出难以形容的吃惊。

 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,龙家府邸内,对于杨宁、孔成昊等人讨论的热度也有所下降,他们基本都清楚,自己与踏足观星楼彻底绝缘,抱着退而求其次的想法,索性就将注意力,全部转移到了龙师的九个子嗣上。

  龙家会依旧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历届龙家会,举办的时间,短则三天,长则持续一个礼拜,为了应对每一届盛会,龙家当然不止捣鼓一些吃喝欢乐供族人享受,比如文武斗、夜灯题诗、星相运势等,都会日夜进行。

  相比较外界的热闹,如今的杨宁,面对的依旧是寂静无声,配合着黑暗的环境,还甭说,心里真有那么点毛毛的。

  “咦?”正当杨宁琢磨着,还要走多久时,忽然,他的视野中,出现了一丁点零星的光线,这个发现,让他忍不住加快脚步,没过一会,就看到一扇半掩着的铁门,铁门的边沿,透出些许昏暗的灯光。

  哐…

  这扇铁门应该存在很久了,通体的锈渍,看得出,至少有着十几年的历史。

  “恭喜你。”当杨宁刚走出铁门,立刻就看到白天负责主持的那个男人,此刻正一脸微笑的望着自己。

  他的身旁,蹲着三个男人,正是与他同期的那三个。

  此刻这三人,看到杨宁推开铁门出现后,脸上泛起茫然,但更多的是颓废。

  “他们怎么了?”杨宁忍不住问了句。

  那男人看都不看这三人,淡笑道:“他们的心性,还有待提高。”

  这句话,立刻让杨宁露出恍然之色,想必,这三人也经历了他的苦恼,长时间待在一个无光、无声的时间,永远无法确定等一下会遭遇到什么,这种对未知的恐惧,心性稍稍差那么一点点,很可能就会精神奔溃。

  杨宁自问,若非融合过,他也很有可能在中途产生迷茫,继而畏缩,然后停下脚步,不敢退后,更不敢继续向前。

  所以,杨宁望向这三个男人的目光,没有鄙夷,也没有同情,有的,只是理解。

  “孔成昊呢?”杨宁四下看了眼,并没有看到孔成昊的身影。

  “还没出来,也没有放弃,若是他放弃的话,我们会第一时间知道的。”

  这男人深深的看了眼杨宁,笑道:“我真没想到,你能第一个出来,而且只用了六个小时的时间。”

  顿了顿,这男人忍不住赞道:“不得不承认,现在的年轻人,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呀。”

  “接下来还有考核吗?”既然孔成昊还没出来,杨宁可没打算继续等,如今赌局已经是他赢了,他开始思考着要不要继续下去。

  “没有了。”

  这男人的回答,让原本面露颓废之色的那三个人,全部露出意外之色,但意外过后,就是悔恨了!

  再次深深的看了眼杨宁,这男人摆了摆手:“你从右边出去吧,有人已经在那等你了,他会带你前去见龙前辈。至于龙前辈是否愿意给你卜算吉凶,我不能保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