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47章 647 识破

正文_第647章 647 识破

  一直以来,杨宁都忽略了发牌的这个清秀女孩,因为她自始自终,给人的感觉,都是一种手足无措的表现。·

  或许,在旁人看来,这也情有可原,毕竟在场对峙中的两个人,一个是名满京城的宝爷,另一个,则是能跟华宝山分庭抗礼的孔四少。

  甭说这么一个年纪顶多二十来岁的女孩,就算是经验丰富的荷官,也很难表现镇定。

  可仔细想想,这么一处新落成的赌场,参考的标准又是米国的维格斯皇家赌场,想必这私人会所的主人,也不会只在装修格局上动手脚,就算不请驰名圈内的顶级荷官,也不至于找个怯弱胆小的女孩子来凑数吧?

  再者,杨宁还观察到,其他桌台的荷官,似乎都轻松写意,脸上没有丝毫的紧张,反而双手环胸,一副看戏的姿态,这更让杨宁疑惑了。

  就算华宝山跟孔四少的赌局,算不上世纪豪赌,可杨宁也不认为,场官就这么不会做人,换做是他,早就让一个经验老道的荷官,顶替这女孩了。

  可偏偏问题就是,场官非但没有这么做,就连其他荷官,也没有主动站出来!

  这无非只有两种解释,第一种,就是场官,还有荷官,等着看这女孩笑话。至于另一种,就是他们对这个女孩相当放心!

  第一种说不过去,如果这清秀女孩没有装模作样,那么以她这种心性,断然不会得罪人,还将一屋子的同行全给得罪!

  再说了,能冷眼旁观到这份上,一般都需要十天半月的矛盾积累,话说这私人会所不是才开吗?

  所以,杨宁很快就否定了第·

  而当联想到第二种解释后,杨宁眼睛微微眯起,如果这清秀女孩脸上的惊慌失措全是伪装出来的,那么这妞未免也太能演了吧?简直可以摘获世界级的最佳女主角奖项!

  事有反常必有妖,杨宁第一时间开启透视功能,同时,在清秀女孩取牌,并要洗牌之际,使用了子弹时间!

  整个洗牌的过程,缓慢得就仿佛过了一个世纪,但杨宁很有耐心,他始终盯着清秀女孩手头上的每一个动作,试图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。

  可遗憾的是,杨宁一直没能找到蹊跷之处,这清秀女孩洗牌时,也并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,正当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时,忽然,他捕捉到,始终低着头的女孩,嘴角忽然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诡笑!

  随着这诡笑出现,只见她的十根手指,竟然指间同时夹住了六张牌,然后在洗牌的这个过程中,直接穿插在了同·

  这还不算,在过牌时,杨宁注意到,她的指甲一直抠着缝隙处牌面的一脚,然后很轻松的把牌过掉,让那事先就安插好的六张牌,好死不死的就出现在了牌面上。

  果然有诈!

  杨宁结束子弹时间,抢在清秀女孩发牌前,说了句:“宝山,休息会,你现在这种状态,不适合玩牌。”

  “不行!今儿宝爷非得…”

  “宝山,听我的。”

  杨宁就料到华宝山已经整个人陷进去了,完全就是赌徒的心理,总以为自己能赢,实则十赌九输。所以,他与华宝山四目相对时,暗中动用了瞳术。

  这瞳术就跟当初新生篮球赛一样,能够清除掉对方大量的负面情绪,华宝山先是有些懵,可渐渐的,他脑子就清醒了些,连带着一肚子的不服气也缓了缓。

  看了看杨宁后,华宝山才望向孔四少:“好吧,宝爷先喝口水,然后再跟你这家伙好好斗一斗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孔四少倒是表现得很大度,他瞄了眼杨宁,主观认为杨宁只是想让华宝山冷静一下,可他压根就没料到,杨宁已经看出了这里面的猫腻。

  华宝山随便找了个服务生要了杯果汁,然后海饮似的一口而尽,杨宁也没打算要提醒华宝山,只是笑着走向那清秀女孩:“美女,看你挺累的嘛。”

  “不累…”清秀女孩没想到杨宁会找上她,但还是低着头笑了笑。

  “别累着,不行就换个人来吧。”都不等清秀女孩开口婉拒,杨宁就笑着朝不远处的一个服务生挥手道:“过来下。”

  “先生,什么事?”这服务生有些忐忑不安的走了过来。

  “待会麻烦你帮发发牌。”

  “啊?我不会呀。”

  “没事,就是轮流发牌就行。”

  杨宁注意到,这一刻,孔四少脸上闪过一缕阴霾,至于清秀女孩,则露出慌乱之色。

  “这不合规矩吧?”孔四少不冷不热的望向杨宁。

  “怎么就不合规矩了?”杨宁反问了一句。

  “他一个端茶递水的服务生,懂什么叫切牌发牌?”孔四少撇嘴道:“要我说,还得找…”

  “嘿,我还就看中他什么都不会。”杨宁笑眯眯道:“不就洗个牌发个牌吗?至于那么麻烦,搞那么专业?”

  孔四少瞳孔缩了缩,沉声道:“你什么意思?这里有你说话的份?”

  “马勒个屯的,他是宝爷兄弟,他说的话,就代表宝爷的想法!”华宝山可不傻,一点都不傻,尽管杨宁没有明说,但这不妨碍他浮想联翩,很快,他的眼中就出现了一抹愤怒,但没有发作:“怎么?宝爷觉得这妞是个扫把星,想赶走不行?”

  “那也不一定非得找个服务生吧?”孔四少同样阴冷的瞪向华宝山。

  “你想要专业的?”华宝山笑呵呵道:“行,我这就打电话,将阿耀他们场子的荷官给调过来。”

  “你找来的人,我可信不过。”孔四少嘴皮子抽了抽。

  “那这么说吧,这场子的荷官,宝爷也同样信不过!”华宝山沉声道:“要么让这家伙上,要么宝爷就不玩了!”

  孔四少眼珠子转了转,原本脸上的阴沉瞬间消失,却而代之的,是一种成竹在胸的得意:“行,不管换什么人来,我都能赢你,对吧,明灯?”

  等到明灯这两个字眼,华宝山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,就连拳头也狠狠攥在一起,但最后还是没有发作。

  “宝山,要不换我玩玩?”正当华宝山抡袖子要跟孔四少大赌一局时,杨宁忽然开口了。

  “你要玩?”华宝山认真的看了眼杨宁,也不知道这货是怎么想的,片刻后,点了点头:“行,你想玩就玩吧。”

  说着,这货就站了起来,将位子腾给杨宁。

  “你应该不是京里的人吧?”看着在面前坐下的杨宁,孔四少皮笑肉不笑道:“不过嘛,你是谁,我孔四少也没兴趣知道,只不过我跟不认识的人,一般玩的都挺大。”

  顿了顿,孔四少立刻换上阴冷的目光:“陪你玩玩没什么,就怕你输不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