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44章 644 风尖大厦

正文_第644章 644 风尖大厦

  小妮子并非铁石心肠的性子,刚上计程车,她就泪汪汪的扑在杨宁怀里,一个劲的耸鼻子。看·

  看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妮子,杨宁挺后悔冒然带着她来关市,如果当初事先调查清楚这白家的底子,杨宁断然不会同意小妮子来这。

  直至回到京城杨家,小妮子的情绪一直很低沉,兴致也不高。

  对于小妮子这种举动,屋子里的宁国钰却一点不奇怪,等小妮子回房后,她才笑着望向杨宁:“儿子,关市挺好玩的吧?”

  “妈,你又何必明知故问?”杨宁对自己老妈可是相当了解,他甚至认为,从他带着小妮子去关市开始,自己这位女中诸葛的老妈,怕就猜到了结果。

  “当初你爷爷不想薇薇跟白家人接触,就是清楚他们心性不行,做事太追求功利,亲情反倒成了其次。”

  宁国钰一边织着毛衣,一边道:“这次你爷爷没有反对,想必也是知道薇薇长大了,有了辨析是非黑白的能力,他也相信薇薇的选择。”

  说完,宁国钰放下手头上的活,望向杨宁:“你也长大了,以前我跟你爸一直担心,因为我们缺少对你的管教,而使你误入歧途,不过现在你让我们很放心,也很骄傲。·儿子,从今往后,无论你做什么,爸跟妈都支持你。”

  “谢谢妈。”

  “母子谈什么谢谢,真是的。”

  宁国钰笑着挥了挥手,让杨宁坐在她身边,轻笑道:“再过阵子,你爸就回来过年了,咱们一家人,终于能团团圆圆的吃一顿年夜饭,想想就开心。”

  望着宁国钰脸上的微笑,杨宁心里不禁升起一抹愧疚,他意识到,原来宁国钰真正想要的,并不是自己做出让她骄傲的成绩,而是一顿看似微不足道的年夜饭,一家人的团圆罢了。

  这一刻,深埋在内心十二年的那一丁点对父母的埋怨,彻底烟消云散。

  “以后每年,咱们都会聚在一块,包饺子,吃年夜饭。”杨宁笑道。

  连着两天,小妮子情绪都算不上好,除了吃喝拉撒外,整天就待在房间里,都快成了标准的宅女了。

  当然,无论是宁国钰,杨宁,还是杨清照,对于小妮子的表现,都听之任之,他们都清楚,小妮子需要一个时间去缓冲在关市的不快。

  第三天一大早,杨宁就被华宝山给叫出去了,这货闷在家里,估计也快闷出鸟来了,所以一放出来,整个清泉中心,绝对见不到一个打雪仗堆雪人的熊孩子。·

  毕竟宝爷这两个字,都快成了清泉中心家长们用来吓唬熊孩子的代言词了,比母夜叉还好使,可想而知华宝山平日里的所作所为有多不靠谱。

  “不出门,宝爷浑身就不自在,今儿咱们哥俩好好去开心开心,走。”

  不由分说就拉着杨宁上了车,握着方向盘的华宝山,嗷嗷叫道:“爽,宝爷终于解放了!”

  坦白说,华宝山就算想要大闹京城,杨宁觉得自己顶多也就算个陪衬,对于胡作非为,他还真没太大兴致。

  同车的还有一个男人,长得挺爱国,标准的东北人身段,逼近两米的身高,在华宝山这辆改装过的suv中,倒也坐得相当舒坦。当下,他笑呵呵道:“宝爷,杨少,今儿我就带你们去新场子玩玩,绝对够味。”

  “新场子?”华宝山立刻露出感兴趣之色。

  “宝爷,这可是一家非盈利性的私人会所,而且是在咱们京城新落成的风尖大厦顶楼。”

  一听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私人会所,甭说杨宁,就连原本兴致挺高的华宝山,也露出乏味之色。

  这爱国男人唯恐华宝山失去兴趣,赶紧道:“这栋楼号称风尖,据说是咱们京城目前最高的一栋大厦,他们推出了一个极限蹦极项目,就是从楼顶往下跳,若是宝爷胆子够大,可以试一试。”

  顿了顿,爱国男人继续道:“当然,事先也要签署意外责免状,不过宝爷放心,他们在楼台处,铺着三百公分高的充气垫,而且还将整个楼台扑全,绝对安全。”

  “这也能算安全?还绝对?”杨宁忍不住嘀咕:“听你的口气,这楼起码也得**十层吧?”

  “一共九十四层,差不多三百六十米。”爱国男人忙道,他可是知晓杨宁身份的,显得异常恭敬。

  “你觉得从那么高的地方往下跳,就算铺着三百公分高的充气垫,要说没危险,我不信。”杨宁摇头。

  这爱国男人悻悻然笑了笑,尴尬道:“杨少说得在理,危险肯定是有的,毕竟这是你情我愿的行为。当然,除了这种项目,据说会所的主人,还特地从米国邀请了一个杂技团队,表演的绝活那叫一个赞。”

  “这个有点意思。”华宝山稍稍来了点兴致,打了个哈哈道:“行了,反正一时间没想好去哪,就先去这场子走一遭,要是不好玩,宝爷再换地方。”

  在这爱国男人的指引下,华宝山开了足足快一个小时的车,才左拐右拐的绕到一座雄伟的大楼前,走下车往上一瞅,乖乖,还真够高的。

  杨宁注意到,出入这栋大楼的车辆,就没一辆低于六十万这个水准的,不过从车上走下来的人,不少都透着一股子俗气。

  当然,像这种纸醉金迷的场合,自然少不了美女助阵,瞧瞧那些搔首弄姿,要风度不要温度,穿得一个比一个少的交际花们,杨宁暗暗摇了摇头,他觉得白蔷蔷已经够水性杨花了,可跟这些女人比,就跟出水芙蓉一样清纯怡人!

  不对,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!

  当然,整栋大厦也不可能全作为私人会所,下面的几十层,听这爱国男人说,似乎要打造全京城最奢侈的酒店,专供上流人士日常起居。

  杨宁觉得这老板挺有脑子的,想法也挺好,他竟然荒唐的认为,这出入京城的名流就非得跑来他这地方住,还搞出几十层来,拜托,就不怕闹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,往下几十层,彻底黑灯瞎火成了鬼楼?

  不管这老板是不是思维特立独行,或者智商堪忧,反正杨宁觉得,这货应该挺有钱的,不然,可经不起他这种无异于拿钱烤火取暖的败家行为。

  “快看,他就是宝爷!”

  “宝爷来了!”

  “宝爷好!”

  “哇,偶像宝爷来了!”

  这才刚进会所门,华宝山就迎来了如同明星出现的待遇,这让杨宁不禁好笑,看来,华宝山还真跟他自己说的一样,享誉京城,到哪都有熟人。

  只不过,杨宁并没有捕捉到,暗处,有一双充满惊讶跟怨毒的眼睛,正死死的盯着他。

  “这王八蛋,他怎么也来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