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40章 640 小丫头的决定

正文_第640章 640 小丫头的决定

  杨宁从未见过小妮子如此执着,显然,这个问题对她来说,很重要,异常的重要!

  他甚至觉得,如果今天不将这个问题给解释清楚,恐怕小妮子一定会耿耿于怀,非逼着他问清楚不可。·

  也不是没想过搪塞过去,可杨宁转念一想,压根就不觉得有隐瞒的必要,坦坦白白的把这事解释清楚,至于小妮子如何选择,那就由她自己决定好了。

  杨宁叹了叹,从兜里掏出录音笔,然后递给小妮子。

  小妮子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,半晌没敢接,但最后还是咬着牙接了过去,她看着手上这支录音笔,眼中出现了明显的纠结之色,最后,还是按响了录音笔,安静听着传出来的录音对白。

  显然,陈洛跟华宝山也没想到,杨宁竟然这么快就搜集到了这种程度的证据,听着白蔷蔷那种透着傲气的声音,华宝山只是撇嘴,一脸不屑,至于陈洛,略显得吃惊,但很快就露出恍然,似终于明白,为何老爷子对白家人的疏远态度了。

  小妮子眼睛红红的,如果这支录音笔不是杨宁亲自交到她手上的,她一定会觉得,这是捏造!是诬陷!

  她真的很难接受,自己才结识不久的这些亲戚,私底下竟然长着如此丑陋的脸,这让她震惊的同时,也透着悲哀!

  之后,陈洛跟华宝山,也将打听到的那些,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小妮子。·

  似乎一时间很难消化这么多信息,小妮子听完后,就有些魂不守舍的离开房间了。

  “你们忙活一晚上了,先回去休息下吧。”

  “行。”

  “就住这一晚,明儿你们不走,宝爷走,住在这种地方,宝爷担心做噩梦!”

  华宝山气呼呼起身就走,不管他平日里多么的胡作非为,但在大是大非面前,他依然有着从华老爷子那继承下来的侠义心肠,要不是考虑到别墅里住着的都是小妮子的亲戚,说不准这货早就一言不合大闹一通了!

  这一夜,杨宁很清楚,小妮子八成睡不着,即便是抗拒不了睡意,估摸着也睡不踏实。

  当然,像这种事,杨宁是不好参与的,说到底始终是小妮子的亲戚,一切还是得她自己做决定。无论小妮子做出任何的决定,杨宁都会默默的支持她,因为他相信,小妮子同样会懂得什么是黑,什么是白。

  “咦?这丫头昨晚上很晚才睡吧?怎么这个点还不起床呀?”白景名坐在沙发上,笑了笑。

  “爸,这你就不懂了,学生嘛,难得放假,自然就赖床了。·”白蔷蔷在旁说了句,不过说完后,她下意识的瞄了眼杨宁,脸上透着点疑惑不解。

  印象中,昨晚上应该敲了这家伙的房门,怎么醒来后又躺在自己床上?细细回忆,可怎么都回忆不起这个过程,就仿佛这段记忆离奇的从她脑子里消失了一般!

  该不会,昨晚上真喝高了吧?

  正琢磨着找个时间从杨宁嘴里打听打听,而就在这时,木质地板的楼梯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。

  白蔷蔷笑道:“听,应该是堂妹起床了。”

  “都快十点了,真是的。”白景逸笑着将报纸放下,随意的望了眼陈洛:“这位小哥,小薇平时在家里,也是睡到这个点的?”

  “平时起床很早的。”陈洛不冷不热的回了句。

  白景逸微微皱眉,似不满陈洛这种态度,但也没将心底的不满表露出来,而是望向出现在楼梯口的小妮子:“小薇,起床了?咦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  不仅是他,就连白景名跟白蔷蔷,也都露出不解之色。

  因为,他们看到,小妮子一条胳膊,正拖着行李箱!

  “我想回家了。”小妮子语气很平静,没有了昨天的热情。

  “回家?”白景逸暗暗皱眉,嘴上却笑道:“这不就是你家吗?哦,你说的是京城吧,这才刚来,不着急走嘛,再住个几天。”

  “不用了,我有事,想现在回去。”小妮子执拗的摇了摇头。

  白景逸跟白景名互视一眼,很快,两人似乎就有了决定,白景逸笑道:“那好吧,反正快过年了,确实有些事要忙活,这样,我让人给你带点土特产,到时候一块带走,还有,等过完年再来四叔这住一阵子,咱们这么多年没见面了,应该多处处,你可千万别跟四叔生分。”

  “不麻烦了。”小妮子拖着行李走到杨宁身边,陈洛顺势就将行李给接过去,然后他与华宝山互视一眼,两人一点头,动作利索的就回到房间,将他们的行李箱也给拖了出来。

  这一刻,白景逸有些尴尬,正要说什么,小妮子继续道:“还有,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来关市,以后不会再来了。”

  “丫头,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”甭说白景名、白蔷蔷,就连白景逸脸色也不好看了,当下他强笑道:“是不是谁惹咱们家小公主不开心了?”

  白景名朝白蔷蔷瞪了眼:“蔷蔷,是不是你惹小薇生气了?”

  “没有呀。”白蔷蔷一脸发懵。

  “那是谁?”白景逸冷声道:“该不会是家里那些个小崽子吧?让我知道是谁,非扒了他的皮!”

  “没有谁惹我不开心。”小妮子摇了摇头,平静道:“大伯、四叔,希望你们以后别来找我。”

  “为什么呀,小薇?”白景逸脸色异常难看,不解道:“是不是四叔招待不周,惹得小薇你生气了?今儿这事必须得说清楚,不然四叔可不能让你这么走。”

  小妮子还没张口,一旁的华宝山就忍不住了,冷笑道:“哟,芷薇想走,莫非你这四叔还想强留不成?”

  强留?

  这种事,白景逸自然不敢,不管怎么说,白家今时今日能闯下这么一番基业,除了他的能力外,也与眼前这丫头有直接关系。从心里讲,白景逸不但不敢得罪小妮子,更是要将白家,与小妮子绑得严严实实的!

  只不过,他也算是久居高位了,甭说明逸地产的那些下属,就算是关市,乃至洛省,一大堆有身份有地位的官员,对他都得客客气气的,何曾被人当着面冷嘲热讽,甚至当场质问?

  即便这个人来自京城,甚至是给杨家做事,但说到底,无非就是个保镖,身份卑微,算个毛线?

  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?”白景逸沉着脸,冷冷的盯着华宝山:“要不是看在小薇的面上,今天就冲着你跟我说话的态度,我现在就可以把你赶出这里!”

  “马勒个屯的,你以为宝爷喜欢待这破地方?”华宝山怒笑道:“如果不是看在芷薇面上,宝爷昨晚就一把火把这给烧了!”

  “你…你…”白景名拍案而起,指着华宝山,呵斥道:“放肆!滚出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