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08章 608 一夫当关,众人皆寒!

正文_第608章 608 一夫当关,众人皆寒!

  秋水…无影…

  不多的四个字,听在众人耳朵里,就仿佛要爆炸似的!

  因为,他们清晰的感觉到,随着这四个字出现,他们原本就紧张压抑的身体,已经出现了明显抑制不住的颤抖!

  这就仿佛是下位者,天生对于上位者的敬畏!惶恐!

  这四个字,透着一种桀骜不驯的傲意,渐渐的,就演变为杀伐果断的锐意,在他们的脑海中,不断的蒸腾发酵!

  活了这么久,他们还真没试过,别人仅仅只是说了四个字,就让他们升起一种渺小感,这种渺小的对立面,却是一片他们无论怎么努力,都攀越,甚至连触及都无能为力的崇山峻峦!

  难不成,说出这四个字的,是一座高山,一座注定要仰望,甚至要跪拜的高山?

  正当施蛊男人思绪纷乱时,忽然,他的视野中,出现了一片血雾!

  不可能!

  这施蛊男人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要被颠覆了,他做梦都没想到,历来以硬度驰名的金钢蛊,竟然在半空中彻底爆成血雾,连点皮屑都没有!

  他下意识的望向杨宁,眼中透着浓浓的惧意,金钢蛊到底有多硬,或许别人不清楚,可他一清二楚!

  看着杨宁轻描淡写的擦拭着手中一柄匕首,一时间,他头皮发麻。·

  他知道,不仅是自己,甚至包括整个组织,都招惹到了一个天大的麻烦,甚至于,这个麻烦,会让他们的组织陷入到奔溃,直至灭亡,成为历史长河中不起眼的沧海一粟!

  这是一种近乎天性的直觉,尽管很荒唐,但他还是坚定不移的认为,这种直觉,是真的,比真金白银,还要真!

  不仅是他,就连他身边的那些同伴,一个个望向杨宁的目光,都跟见了鬼似的。

  因为从头到尾,他们都没看见,杨宁是怎么发动攻击的,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,还直接攻向了三个不同的区域!

  该死的,就算是转个身,扭个头,怕也要耽搁那么零点几秒吧,还是说,之前发出攻击的,并不是他?

  越是想不通,杨宁在他们心目中就越神秘,这种神秘感一旦蔓延开来,就形成了对未知的恐惧!

  甚至于,不少人内心,都升起了一种强烈的惶恐,在他们看来,杨宁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的范畴,一度上升到了鬼神之说的高度!

  与这些邪教成员的恐慌相比,杨宁身后的糟老头,脸色可就精彩了。

  他知道杨宁很强,可他压根就没料到,杨宁会这么强,直接到了某种过份甚至离谱的程度!

  “该死的,老头我是不是真老眼昏花了,他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快的出招速度,这直接上升到了那个…那个…恩…没影子…对,是无影的程度!开玩笑吧,一个练武的人,能达到这种速度吗?”

  糟老头目瞪口呆的同时,也失声低语:“不可思议,真是太不可思议了,余见愁还真给军九处,找了一个了不得的接班人呀!”

  “他…他…他…”童姗一样目瞪口呆,此刻的她,再也保持不住往日里的淡然若定,尽管对杨宁的实力有了某种猜测,可她压根没想到,杨宁会强到这份上!

  这不但把她心目中最强的师傅给彻底比下去了,甚至于,还强到一种直接颠覆她世界观,还有逻辑的高度!

 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

  联想到自己自幼习武,被她的师傅誉为资质奇佳,而她也很满意自己今时今日靠努力换来的成绩,甚至她觉得,在同龄人当中,她应该能排到第一线,甚至顶尖之流。·

  可如今,她内心那不算多的傲然,在杨宁展露出来的恐怖实力后,被无情的撕成粉碎,惨不忍睹!

  这一刻的她,对杨宁的好奇,已经达到了连她自己都想象不到的程度,甚至于,她偷偷做出决定,一定要好好探索这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男人,这也是她,第一次对一个异性,产生这种复杂的感觉。

  车上的童晓晓早就看呆眼了,不过华惜芸却露出轻笑,瞥了眼身旁早已震撼到说不出话的孙姐,她的脸上,透着某种得意,某种骄傲,以及化不开的柔情。

  “这就是我的男人!值得我付出、厮守的男人!”华惜芸轻声低语着:“你们不屑去看他的上半生,就注定看不到他的下半生,你们,连看他背影的资格都没有!”

  “你想干什么!”

  看到杨宁缓缓走来,施蛊男人,以及他的同伴,立刻发出尖叫,同时,脚步也本能的不断后退,似乎迎面而来的杨宁,是洪水猛兽,面对这个人,他们只有退,只有逃,根本没有其他选择!

  “我时间有限,你们一起上吧,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!”

  杨宁不再前进,而是停下脚步,同时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  换做平时,若是有人对他们说出这么一句狂妄到没边的话,他们一定会嗤笑这个人的无知、愚蠢,同时不介意的教这家伙做人。可眼下,他们谁也不敢吱声,甚至连那些本打算冲过来的邪教成员,也第一时间停下脚步。

  尼玛,这是要以一人之力,对抗一群人的节奏?

  众多邪教成员脸上连怒意都没有,不说这家伙刚才是怎么让金钢蛊碎成血雾,单说眼下这股锋芒毕露的气势,他们这些人丝毫不怀疑,若是自己一意孤行,跑去跟这小子正面叫板,那么明年今日,就是自己的祭日!

  一股浓郁的憋屈感,还有恐慌感,在这些邪教成员中不断蔓延,原本吵闹的环境,也变得滴针可闻,除了一些蛐蛐的叫声,以及不时拂过的风声,摇曳声,就再也找不到其他声音了。

  谁也没料到,即便是糟老头,都从没想过,自己一行人这么风尘仆仆赶来,本以为会进行一番血战,可如今,却成了一幕离谱到极点的叫阵!

  还是自己这方人叫阵!

  最离谱的是,对面几十号人,竟然没一个敢站出来接战!

  尼玛,拜托你们别这么怂好不好,没听到吗?人家只是孤身作战,让你们一群人上,靠,团结就是力量,一把筷子拧不断这些道理都被你们吃了吗?

  就算这些你们不懂,人多欺负人少总该懂吧?

  一群怂货!

  糟老头心下腹诽,看着冷场的四周,他原本紧绷的心彻底放了下来,眼下的他,又恢复到平日里那副死猪不怕烫的混球德性。

  杨宁冷冷的看着面前这几十号人,身上的气势愈发浓郁,形成的威严,也压得这些人更难受,甚至有好几个,都站立不稳,软到在地上,浑身上下,都冒出了汗水。

  “刚才不是都挺嚣张吗?现在怎么一个个都怂了?站出来呀,让我看看你们中有骨气的,还有谁!”

  杨宁每说一句话,都能让这些邪教成员忍不住犯哆嗦,但却没有哪怕一个人敢站出来,直面杨宁。

  看到这一幕,糟老头摸了摸不多的胡子,他的脑海也联想到了个八个字。

  一夫当关,众人皆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