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07章 607 是他!

正文_第607章 607 是他!

  第607章607是他!

  还有谁!

  这些邪教成员,一个个都阴晴不定的盯着杨宁,对于这个年轻得有些过份的小子,他们异常憋屈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

  一直以来,在邪教高层的熏陶下,他们早就养成天不怕地不怕的高傲,对于普通人,他们更觉得自己是那种能随意操纵对方生死的高人,可眼下,被一个混账小子公然挑衅,偏偏还心存忌惮,这让他们往日里的高傲,全成了一种滑稽到极点的笑话!

  “怎么办?”

  “一拳就把阿保给干趴下了,你问我,我还想问你呢!”

  “都别慌,他无非就是一个力气大一点的普通人罢了,别忘了咱们的身份。”

  “没错,用蛊术!”

  余下的邪教成员相视一眼,立刻就做出对杨宁下蛊的决定。

  只见一个人从背着的蓝色布袋取出一个小坛子,然后望向杨宁,露出阴笑:“小子,尽管不知道谁指使你来的,不过,既然来了,就甭走了。”

  说完,这人朝身边的同伴道:“我需要一点时间,你们替我争取一下。”

  “放心,在你没准备好之前,我不会出手。”杨宁一脸平静道。

  这句话,让这人,以及他的同伴都为之一愣,好一会,这人嘿嘿冷笑道:“好,既然你一心求死,那我就成全你。看在你这么合作的份上,放心,我会让你死得痛快些!”

  说是这么说,但他的同伴还是将这人挡住,暗中戒备着杨宁,似乎认为杨宁在撒谎,故意搞一些声东击西的小动作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

  糟老头也下了车,跟着他一块的还有童姗,至于童晓晓跟华惜芸,则是被留在车上。

  又出现了两个人!

  对于糟老头,这些邪教成员倒是不怎么在意,至于童姗,他们眼中闪过一缕灼热,这种眼神让童姗相当反感。

  “一个老头,还有一个女人?”一个邪教成员露出不屑:“放心好了,翻不起风浪。”

  糟老头神色如常,对于这邪教成员的轻视,他压根不在意,只是盯着那个正在施展蛊术的男人。

  只见这男人将小坛子放在地上,然后嘀嘀咕咕的念叨着,不时还会吹着挂着脖子上的竹哨。

  糟老头跟杨宁一样,都是第一次见人施蛊,他挺好奇的,但反观杨宁,却显得漫不经心。

  嘿嘿…

  大概三分钟后,这个施蛊的男人忽然露出阴寒的冷笑,紧接着,杨宁就升起一种怪异的感觉,与此同时,兜里的小不点,忽然变得焦躁不安起来,要不是杨宁将手伸进兜里对它安抚,恐怕它早就跳出来了。

  “小心!”忽然,糟老头脸色一变。

  只见那男人不知何时,已经将小坛子上封盖的红布给掀开了,而就在这时,他瞧见三道残影,正迅速接近,这诡异的速度让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!

  尽管不清楚这三道残影是什么,会不会是所谓的蛊虫,但糟老头显然没打算让这些不干不净的东西靠近。网.136zw.>

  叮!

  叮!

  叮!

  三道清脆的声音响起,随着而来的,是糟老头微变的脸色,他在发出示警时,就已经将手伸向腰间,抽出了一件明晃晃的东西!

  定睛一看,竟然是细柔的软剑!

  一直以来,杨宁总觉得,像软剑这玩意,应该是女人的专属,令他没想到的是,一个带把的大老爷们,竟然也有这嗜好,实在是太tm让人惊讶了!

  看这软剑的成色,起码也有二三十年了,一想到这老头戴着这软剑几十年,杨宁就觉得这老头不但下流奇葩,同时,还很龌蹉。

  结合对这糟老头的第一印象,杨宁还真觉得,自己的想法很明智。

  眼下,天色渐渐黑了下来,这附近也没路灯,光线相当灰暗,糟老头阴沉的扫了眼三个方向后,沉声道:“真硬。”

  “嘿嘿,没想到你这老头还挺有一套的嘛。”那个施蛊的男人冷笑道:“这叫金钢蛊,光说硬度,就达到了钻石的程度,而且它还能飞天遁地!”

  像是在验证这男人的话似的,只见三个黑乎乎的蛊虫,猛地钻入地底,然后杨宁就瞧见,有三处地表,冒出一个会游动的凸起。

  “只是三个臭虫,若是我老人家还没办法收拾了,那就白活了几十岁。”

  糟老头升起一股战意,正打算收拾这三只金钢蛊,却被杨宁伸手拦住。

  “还是让我来吧。”

  杨宁显得很平静,他望着不断游动过来的三个凸点,又看了看不远处黑压压跑来的人影,以及听觉中,那些渐渐逼近的怪声。

  糟老头显然也察觉到了四周的情况,他沉默片刻后,点头道:“千万别勉强。”

  “待会,我就将你们剁碎了喂蛊神。”施蛊的男人露出快意的笑容,他像是预见到了杨宁的下场。

  嗖…嗖…嗖…

  滋…滋…滋…

  嗡…嗡…嗡…

  越来越多的诡异声响起,即便是童姗,也升起一股不安,她下意识的望向糟老头,发现这位往日里不拘一格形象的师傅,反常的露出凝重之色,这让她暗暗升起警惕,连师傅都觉得眼下的局面棘手,看来必须要打紧十二分的注意!

  随即,她望向杨宁,这一眼,让她整个人开始发懵。

  因为她看到,杨宁竟然很平静,这种泰山崩于前面色不改的镇定,在她升起某种匪夷所思的感觉。

  天啊,难道他不知道,眼下的形势很严峻吗?

  他是瞎子,还是聋子,就算看不见那些即将跑过来的邪教成员,也该听见四周乱七八糟的怪声音吧?

  就在这时,她忽然产生一种压迫感,这种感觉异常强烈,压得她险些喘不过气,她又惊又慌,本以为是这些邪教成员施展了某种了不得的蛊术,可当她发现那些本该得意狞笑的邪教成员,跟她一样露出匪夷所思之色后,她下意识的,就望向了杨宁!

  是他吗?

  该不会,真是他吧?

  是他!

  仅仅不到两秒,童姗就从迟疑、茫然,转化到了坚信!

 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,发出这股气势的,正是被她质疑能力的杨宁,这个比她仅仅大一岁的指挥官!

  “不可能,为什么蛊虫不受控制了!”

  “我也一样!”

  “该死的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不断有邪教成员发出惊叫,他们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,给强行切断了与蛊虫的联系。

  那个一开始施展蛊术的男人,此刻露出惊惧惶恐之色,望向杨宁的目光,就仿佛在看一头怪物!

  砰…

  一道寒光闪过,原本已经停止游动的三个凸起处,眼下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下,竟然出现了爆炸!

  紧接着,这些邪教成员就看到,有三个黑漆漆的东西,被这爆炸给震了出来。

  “金钢蛊!”施蛊的男人眼尖,一眼就认出他祭拜多年的命蛊。

  看到三个金钢蛊发出虚弱的嚎叫,这施蛊男人肉疼到了极点,正要收回,他的耳朵,就响起了一个声音。

  “秋水…无影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