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603章 603 这就是你对别人的好?

正文_第603章 603 这就是你对别人的好?

  如果真依着刘雪娟所形容的那般,那么这种蛊虫,将会是颠覆这个世界的罪恶根源!

  杨宁可不认为,一旦让这种蛊虫蔓延开来,这个世界会变成那些邪教成员嘴里的美好新世界,或许在初期,在这个研究的过程中,还没有这么大的恐怖力,可它的起点,也达到了毒品的高度!

  容易产生幻觉,且让人易产生兴奋,更是会让人产生过份的依赖性,仅凭这三点,还不够吗?

  而当这个人很难再辨析现实与幻觉时,大脑就会渐渐死去,最后成为一具行尸走肉,想到这种可能,糟老头岂能坐得住,杨宁岂会不动杀意?

  这简直就是红果果的在制造罪恶,在毁灭这个世界!

  路上,杨宁沉默着,车是高齐的,而负责开车的,是童姗。·

  这一路,她不时通过后视镜观察杨宁,似乎想捕捉到先前那种复杂感。

  眼下,在她看来本该如同利剑出鞘的杨宁,却出奇的安静,可童姗很清楚,眼下的平静只是暂时的,就如同闸不开而水不欲,一旦开闸,就是一片惊涛骇浪!

  “就是这。”刘雪娟脸上满是迟疑,看着不远处一个打开半边的卷闸门,她眼中满是复杂。

  眼下的她,算是彻底明白了杨宁等人的担忧,如果真依着这样的事态发展下去,甭说谈情说爱了,恐怕连她自己,都难以幸免的沦为一个没有思想的木偶!

  “进去!”

  杨宁打开车门,一个箭步,就走出了三四米远,华惜芸并没有跟着下车,而是通过电话,跟她的影子孙姐,进行着交谈。·

  “你是谁?”

  一个正蹲在地上修电视的学徒工,有些意外的看着俯身钻进铺子的杨宁。

  见杨宁没有理自己,反而直接冲向店铺后方,他赶紧将手头上的工具扔到一旁,同时拦住杨宁:“你不能进去,你到底是谁?来这找谁的?怎么我以前没见过你!”

  砰!

  根本就懒得跟对方废话,杨宁一个刀掌,直接劈在这个学徒工的脖子上,随后,这个学徒工就两眼一番,昏了过去。

  紧随着进来的刘雪娟看到杨宁一出手,就让她认识的这个阿强昏过去了,立刻紧张道:“你答应过我,不会伤害这里的人。”

  “我心里有数。”杨宁沉声道:“不过你最好祈祷,他不是这件事的主谋者之一,而是跟你一样,只是后知后觉,被人骗了的普通成员,否则,我之前说过的话,不一定就作数。”

  “你…”刘雪娟有些气恼,似乎觉得自己被狠狠欺骗了,可话到嘴边,愣是一个字都说不下去,因为杨宁直接转过身,就往后屋去了。·

  “等等我!”刘雪娟在后面叫着,当然,脚也没停着,立刻跟了上去。

  “你…”

  好不容易追上二楼,看到杨宁只是靠着墙,站在门外,这一刻,刘雪娟松了口气,正要开口,忽然,她隐约听到了一阵女人的叫声,这叫声中,透着某种痛并快乐着的酣畅。

  刘雪娟原本担忧的脸,立刻就变得煞白,看到杨宁投来的些许嘲讽,这一刻的她,感觉头上的天彻底塌了!

  她很清楚,住在这个房间的不是别人,正是她的爱人谢聪浩!

  她可以预料到,如今待在房间里的,一定有她的爱人,以及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贱女人!

  “聪浩!”这两个字,酝酿了快一分钟的刘雪娟,近乎是吼出来的!

  原本激烈的喘息跟呻吟,在这一瞬间彻底烟消云散,与此同时,杨宁还听到屋子里传出一阵鸡飞狗跳的声音,显然,屋子里的一男一女,正慌乱的试图穿衣服!

  两分钟后,在刘雪娟啃咽流泪下,房间的门才微微打开,只见一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人,正一脸紧张与慌乱的解释道:“雪娟,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刚喝了点酒,我…”

  “不要说了!我不听!”刘雪娟依然蹲在地上抽噎。

  “对不起,雪娟,我…”就在这时,谢聪浩看到杨宁,下意识道:“雪娟,他是谁?”

  说完,他开始狐疑的打量起杨宁,显然在猜测杨宁的身份。

  毕竟刘雪娟认识的朋友,基本上他都知道,就算不熟,但也有印象,可如今,对于杨宁,他却一点摸不清头绪,直觉告诉他,眼前这个看上去学生模样的小子,他绝对是第一次见。

  “治你的人!”杨宁毫无征兆出手,也没见有多余工作,直接将谢聪浩的两条胳膊往后扯住,然后摁在墙边。

  “撒手,老子让你撒手!听见没有,槽,撒手!”

  一开始,谢聪浩也是有些发懵,稀里糊涂的就被制住,又被摁在强上,这让他很快就升起一种耻辱跟愤怒,眼下不停的挣扎着,可在力量上,他压根就无法跟杨宁相提并论,所以这种程度的挣扎,完全就是一厢情愿的做无用功!

  “你到底是谁?”见杨宁非但没撒手,反而不断增加力度,谢聪浩彻底火了。

  锵…

  回应他的,是一阵轻盈的脆响,紧接着,谢聪浩就看到一片白芒闪过,然后耳边,就响起滋滋滋的声音。

  定睛一看,谢聪浩整张脸彻底白了,因为他看到,就在自己眼角旁,正插着一旁匕首,此刻,死死的刺入了墙壁中。

  “放聪明点,不然这就是你的下场。”杨宁冷声道:“劝你最后乖乖合作,否则,我并不介意让你知道什么叫白刀子进,红刀子出,千万别觉得我是在跟你开玩笑,因为对于见血这种事,我向来没开过玩笑。”

  “不就是酒后乱了分寸,没必要搞得这么严重吧?”谢聪浩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,同时眼神闪烁,似乎打着某些算盘。

  “很抱歉,我对你的私生活,没有一丁点的兴趣。”

  杨宁在谢聪浩耳边道:“我只是对你背后的组织感兴趣。”

  组织?

  原本还陪笑着的谢聪浩,这一刻正常了彻底就变了,他不可思议瞪着杨宁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顿了顿,他像是想起什么,立刻望向蹲在地上的刘雪娟:“我明白了,是你,是你出卖我,还出卖了组织!”

  “好你个贱人,亏我对你这么好,你竟然敢出卖我!”

  谢聪浩愤怒的望着刘雪娟。连带着杨宁也给恨进去了。

  “这就是你口中对别人的好?”杨宁指了指屋子里拘束不安的女人,这一刻,他的脸上满是嘲讽。

  “这事不用你管,撒手!”谢聪浩被死死定在墙壁上,如同被钉住似的难以动弹。

  “我劝你乖乖合作,要不是来之前答应了她,我绝对不会跟你这么客气。”杨宁冷冷的说了句。

  “嘿嘿,你不需要对我客气,我倒是很想知道,若是不合作,你敢怎么样!”谢聪浩显然是打算跟杨宁杠上了。

  “杀你。”杨宁一脸平静回应,像是在说着微不足道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