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99章 599 留着下辈子还

正文_第599章 599 留着下辈子还

  糟老头惊讶的看了眼小不点,可愣是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  “生命的奇妙就在于此吧。”

  杨宁可不懂这糟老头在感慨些什么,就在这时,他的手机,响起了一阵熟悉的铃声。

  听到这个铃声后,杨宁立刻精神一振,因为这铃声,是杨宁特意对华惜芸设置的,只有这个女人打来的电话,才会奏响这段铃声。

  杨宁立刻将手中的坛子放在一旁,然后接听电话。

  “有没有想我?”

  “想。”

  杨宁根本不需要去纠结该怎么回答,恋爱中的女人,多数会处于一种幻想的真空期,若是在这个时期得到某种不被肯定甚至是否定的回答,就算只是情人间的玩笑,也可能会弄巧成拙,让事情朝着不可预料的方向发展。

  “那你想不想见到我?”华惜芸忽然笑了笑。

  “想,当然想。”

  依旧怀着之前的心思,杨宁没有丝毫的犹豫。

  “那好,我在中心广场等你。”

  “我不在华海,我…”

  杨宁懵了,也着急了,还有,华海什么时候有中心广场了?

  “我在雷市。”

  华惜芸的这句话,让前一刻还着急的杨宁,立刻露出意外之色,紧接着就是惊喜:“好,等我,我马上就到。”

  顺手挂断电话,杨宁也懒得搭理还在研究坛子的糟老头,直接走出房间,朝高齐道:“高大哥,带我去中心广场。”

  …

  被杨宁催着赶着,愣是闯了好几个红灯的高齐,在停车的那一刹男,终于是松了口气。

  顺着杨宁的目光,当捕捉到广场中一道靓丽的身影后,高齐立刻看直了眼,好一会,才不可思议道:“老弟,她是谁呀?”

  “女朋友。”

  “靠,老哥很少服人,不过对老弟你,是一百个一千个的服!”

  高齐立刻翘起大拇指,笑道:“不是老哥说你,见女朋友,不管怎么说也得带束花吧?要不老哥先带你去买一束?我知道附近就有一家花店,不远,也就耽搁五分钟。”

  “不用了,高大哥,你找地方停车吧,或者直接回去就行。”杨宁直接推开车门,跑下车去。

  “真是猴急,话说,当年我也年轻过呀。”高齐笑了笑,然后掏出一根烟点上,在一阵吞云吐雾中,陷入到了对往昔的追忆。

  其实,杨宁也将高齐之前说的话记下了,尽管他清楚华惜芸不会在乎什么礼物、惊喜,但作为男朋友,杨宁却不能不在乎,情人间偶尔出现一些惊喜、浪漫,绝对能增进彼此间的感情,让感情迅速升温。

  只不过,该送什么礼物?

  也不是没考虑过从中兑换鲜花之类的小礼物,可这些玩意在杨宁看来,终究是缺乏一点心意,但很快,他就有想法了,脸上的迟疑为难也渐渐消失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在雷市?”

  刚说完,杨宁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。

  华惜芸是什么人?

  假如真要知道他在哪,相信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,更何况,郑卓权跟何陆也都知道自己来了雷市,华惜芸完全可以询问这两人。

  华惜芸看出杨宁脸上的尴尬,笑道:“是你的舍友告诉我的,你不会怪我吧?”说完,华惜芸幽幽道:“我想你,吃不好,睡不着,所以来了。”

  “不会。”杨宁赶紧上前,然后在兜里摸了好一会,才摸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盒子:“送你的。”

  华惜芸露出感兴趣之色,笑盈盈接过盒子,打开后,伸出手,拎起一根串着红线的玉佛。

  “男戴观音女戴佛,希望你喜欢。”这玉佛自然是用帝皇绿雕琢的,自从林氏获得了一大批翡翠后,林紫晴就将雕琢好的那套帝皇绿还给了杨宁,除了要送给宁国钰跟小妮子的两件,如今杨宁手头上,还有最后一块玉佛,送给自己的恋人,他觉得很合适。

  “这…应该是帝皇绿吧?”

  华惜芸自然有着属于她的眼力劲,很快就瞧出这玉佛的材质,然后将玉佛放回盒子里,就想塞还给杨宁:“太贵重了,我不能要。”

  “我爷爷说过,送出去的东西,不能收回,他还说,你愿意送,就代表着是上辈子欠的,日后要还,不然到了下辈子,还得继续还。”杨宁认真的看着华惜芸。

  “真的?那你收回去,下辈子一定要再还给我,然后我拒绝。这样,到了下下辈子,你还会还给我,不过到时候,我依然会拒绝,因为我要你每一辈子都欠我的,这样我才能在茫茫人海中…等到你。”

  对于杨宁这种无异于封建思想的谬论,华惜芸并不反驳,恋爱中的女人,即便才思敏捷,偶尔也会呈现出盲目。

  当然,前提是这个女人对她男人的感情发自内心,而不仅仅只是逢场作戏。

  华惜芸眼下暴露出来的盲目,让她的言行渐渐贴近恋爱中那些小女生的童话思想,她自私的想依靠这种经不起推敲的缘分之说,来保持她与杨宁的无数次邂逅,看似贪心,但在杨宁看来,却是华惜芸让自己感动的眷恋。

  杨宁微微摇头,他伸手,揽了揽华惜芸垂下的发丝,轻声道:“这玉佛既然送给你,就不能收回了,因为一个老人家跟我说过,长大后喜欢上一个女孩子,如果送她玉佛,她若是不拒绝,就有机会娶回家做媳妇。”

  听到杨宁吐露的媳妇二字,华惜芸内心升起一种小女人的甜蜜,这种甜蜜,让她更在乎这份得之不易的感情,但她似乎并不满足这一份礼物,略撒娇道:“好,这份礼物我收了,不过你依然欠我一份礼物,下辈子要记得还我。”

  “有吗?”

  杨宁故作惊疑的表情在华惜芸看来,确实有那么点滑稽,这种明显装傻充愣扮无辜的姿态,又岂能骗得过她?

  两人四目相对,望着华惜芸脸上泛起的一抹酡红,杨宁悄悄俯下头,贴向华惜芸的红唇。

  似乎意识到将要生什么,华惜芸并没有任何的躲闪,更别提过激的反抗,而是选择悄悄闭上眸子,静等着幸福的来临。

  缓过气的华惜芸坏笑道:“这么熟练,该不会跟其他女人也这么亲过吧?”

  “天地良心,我真就芸姐这么一个女朋友,你要相信我。”杨宁尴尬的笑了笑。

  “我信。”华惜芸深深的凝视着面前的情郎,本该喜悦的她,忽然露出些许惆怅:“若是有一天你对我厌倦了,能不能给我一些时间,让我提出分手?”

  杨宁很清楚,如果自己真有那么一天厌倦了华惜芸,相信以她的聪慧,必然会轻易感觉到自己与她的隔阂。

  华惜芸之所以想主动提出分手,无非是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,以及保留那早已千疮百孔的自尊!

  华惜芸的善良,让杨宁不由心生怜爱,他很清楚什么样的女人值得自己珍惜付出。

  小时候,在爷爷的熏陶下,他认为长大后,一定要娶一个漂亮媳妇,就跟电视里的明星一样。

  到了南湖市,他觉得娶媳妇不光得有脸蛋,还得有身材。

  上了高中,杨宁的观念有所改变,在他看来,一个是否值得自己付出的女人,相貌反倒是其次,最重要的还是品行。媳妇可以普通,但不可以糟践礼义廉耻!

  只不过,此刻的陈杨,突然回忆起很小很小的时候,爷爷说过的这么一段话。

  “孩子,娶媳妇,一定得漂亮,不能让你的子孙恨你,这是对你的后代负责。但是,注定死后会被埋下红粉骷髅骨的女人,不能沾,不能因为败坏家风而让你的祖宗恨你,这是对你的先辈负责。真沾了,祖宗不恨你,做爷爷的,也会恨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