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98章 598 坛子

正文_第598章 598 坛子

  进,还是不进,成了眼下困扰杨宁的大问题,这颇有那么点苦海无涯,回头是岸的韵味。·

  正当杨宁纠结时,忽然,一直躲在裤兜里的小不点再次探出头来,先是很人性化的露出迟疑、厌恶之色,然后轻易的爬到杨宁肩膀上,直勾勾的盯着前面这道门。

  看这架势,如果不是被门板阻隔着,说不准小不点就想要冲进去了。

  杨宁注意到,小不点第一次在他肩膀上,将爪子崭露在外,这说明,一门之隔的女性更衣室,说不准真藏着一些不易察觉的秘密。

  既然与真相仅有一步之遥,杨宁当然不可能轻易放弃,他并没有敲门,而是采取直接、粗暴的动作破门而入,这么做的目的,完全就是避免打草惊蛇。

  “你!”

  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露出惊怒之色,眼下的她,正捧着一个坛子,像是在做着祷告。

  见杨宁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手上的坛子,这女人尖叫道:“滚出去!信不信我喊人了!”

  “你是谁?”杨宁冷冷的盯着这女人。

  “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!”这女人愤怒的瞪着杨宁:“这里是女性更衣室,你竟然敢强行闯进来,你这个流氓!”

  “既然你不肯说,我就自己找答案!”

  杨宁瞬间出手,以极快的速度,从女人手里夺走了坛子。·

  唧唧…唧唧…

  肩膀上的小不点忽然发出尖锐的叫声,浑身的毛发,也出现了全部竖起的架势,显然,这个坛子,就是引起小不点反常的罪魁祸首!

  “还给我!”感觉手一空,这女人立刻怪叫起来,仿佛发羊癫疯似的,就要从杨宁手里抢回坛子。

  杨宁岂会让这女人轻易得手?

  很轻巧的,就避开了这女人的纠缠,眼看着杨宁要拿着坛子离开,这女人忽然怨毒的瞪着杨宁:“既然你找死,就别怪我!”

  只见这女人嘴唇动了动,紧接着,杨宁就感觉到手里的坛子发出剧烈的晃动,就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想要破罐而出似的。

  正当这女人露出得意的微笑时,忽然,她脸上的笑意就瞬间凝固了!

  嘎…

  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,杨宁下意识的望向肩膀上的小不点,发现这小家伙正狠狠的瞪着晃动的坛子。

  随着它这叫声响起,原本还晃动的坛子,立马就消停了,就仿佛遇到与生俱来的天敌一般,此刻静得吓人,就仿佛这只是一个不起眼的空坛子一般!

  噗…

  女人猛地喷出一口鲜血,她惊慌失措的看着杨宁肩膀上的小不点,吼道:“它做了什么!为什么,我跟蛊的联系会断掉?”

  断掉?

  甭说这女人想不通,就连杨宁,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,不过看到这女人一脸匪夷所思后,他深深的看了眼肩膀上的小不点,然后才望向这个女人:“你到底是谁?跟邪教组织是什么关系?”

  这女人先是一愣,可紧接着,她整个人就彻底慌了,远比与蛊失去联系还要慌张!

  这里的动静,也吸引到了不少人的注意,高齐也匆匆赶来了,他身后还跟着糟老头,以及童家两姐妹等人。·

  看到杨宁正冷冷的盯着一个陌生女人,童姗跟童晓晓都挺纳闷的,不过在看到杨宁手中的坛子后,她们脸色都变了变,随即,再次望向这个陌生女人的目光,已经透着毫不掩饰的戒备。

  糟老头也挺意外的,但更多的是欣慰,他仅仅只是看了眼现场,就将整件事猜了个七七八八。

  “高老板,先让大家伙散开吧。”糟老头沉声道。

  尽管吃不住这糟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但高齐闻言还是点了点头,将现场围观的人屏退。

  “这是我雇佣的员工,在这里工作已经快两个月了。”等人陆续散走,高齐才开口道。

  “都两个月了?”糟老头暗暗心惊,看来雷市的情况,远比他一开始预料的还要复杂。

  糟老头很清楚,自己一伙人才刚刚接到来自于军九处的任务,甚至对于这个所谓的邪教组织,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  尽管知道消息闭塞,但却没想到,能闭塞到这份上,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!

  两个月呀!

  这还只是从对方参与这份工作的那一天计算,更往前的,谁也说不准,可能三五个月,甚至一年!

  一想到邪教组织已经渗透雷市这么久,糟老头就心里一沉,形势,远比想象得要严峻!

  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  这女人冷冷的站了起来,眼神有点飘忽,不时朝打开的窗户望去。

  “劝你千万别有奇怪的想法,我可以在你做出任何决定前,成功让你将这些想法打消掉。”不仅是杨宁、糟老头跟高齐,就连童家两姐妹,都看出这女人有了逃跑的念头。

  这女人脸色发白,恨恨的盯着杨宁好一会,才低着头,咬牙道:“要怎么才肯放过我?”

  “很简单,把你组织的事一五一十告诉我们!”不理会旁边还有着局外人高齐,糟老头一字一顿道。

  “不可能!”这女人终于露出惶恐之色,状若疯癫:“告诉你们,我会死的,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!”

  “你没有选择的权利!”

  这女人仿佛疯了似的,就想要冲出大门,可一直把守着的童家姐妹,岂会轻易让这女人突破防线?

  或许打女人这事,杨宁不会做,即便立场处于敌对。

  但他不做,不代表童家姐妹就不会,豁然出手,直接一个肘子撞在这女人的肚腹上,然后这女人就目露不甘跟绝望的倒在地上。

  看着这个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女人,糟老头摆手道:“把她控制住,一定要想办法问出消息。”

  顿了顿,糟老头眼中露出一抹阴沉,“无论用什么方法,我只需要一个结果。”

  听到这句话,即便是高齐,也忍不住后背凉飕飕的。倒是杨宁,有些意外的瞥了眼糟老头,一直以来,这个老头都在人前展示着他的玩世不恭,甚至于杨宁都不认为,糟老头会有着这么阴暗的一面!

  果然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!

  “你是什么时候察觉到的?”糟老头有些好奇的望向杨宁,先前暴露出来的阴郁,早就一扫而空。

  “从我知道欢欢中蛊毒开始,就开始联想到施蛊人跟邪教组织的联系了。之前我一直想不明白,为什么这些邪教组织,会通过蛊术,谋害一个才三岁大的小女孩,当然,即便是现在,我也想不明白。”

  杨宁抬起手中密封着的坛子,又瞥了眼趴在肩膀上的小不点,露出一抹溺爱的笑意:“多亏了这小家伙,它似乎对蛊虫相当敏感,也是它,带着我来到这个地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