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79章 579 华惜芸的自白

正文_第579章 579 华惜芸的自白

  吻了多久?

  就想了多久?

  不是吧,这学姐的感情经历还真是丰富多彩呀,不过话说,怎么有种被当替身的别扭感?

  不爽!

  杨宁撇撇嘴,对于那个曾吻过华惜芸的家伙,他无端的产生某些酸溜溜的嫉妒。·

  透过华惜芸的发丝,杨宁望向前方那幅画,看着情定日落桥这五个字,又看了看画中的一男一女,总觉得有些奇怪的地方,但到底是哪里奇怪,他一时间又说不上来。

  眼下,这幅画算是完成了,那么,这手继续搂着华惜芸的腰,似乎就有些不太像话了。

  犹豫着是不是要将手抽开时,华惜芸像是感觉到了什么,轻声道:“别动,画还没完成。”

  原本嘛,一想到要将手抽开,杨宁确实有过些许不舍,不过相比较被人当成登徒子,就算再不舍也得憋着忍着。

  可眼下倒好,自己想当正人君子,可别人却反而来要成人之美,话说便宜占到这份上,饶是杨宁脸皮跟城墙似的,这一刻也有些尴尬起来了。

  不过,想归想,杨宁还是搂着华惜芸的腰肢,看着对方的玉手提起一支笔,开始在画上勾勒着一些字。

  “花开花叶落…今秋不逢时…明朝君若在…愿作相思人…”

  看着华惜芸在画上题字,每写完一段,杨宁就忍不住轻轻念叨着。·

  一开始,他觉得华惜芸文采不错,就是这诗不怎么合情景,可渐渐的,他眉头皱了起来,嘀咕道:“奇怪了,这诗怎么挺熟的?好像以前在哪见过,可就是想不起来。”

  “这是以前一个小屁孩跟我说的。”华惜芸放下笔,脸上透着些许幸福感:“我一直记着,可惜,他不一定能记起了。”

  “哦,这样呀,一个小屁孩…”

  杨宁一脸释然的点点头,可忽然,他猛地望向那幅画,死死盯着那几句诗,然后,他又不可思议的望向画中的一男一女。

  下意识瞥了眼华惜芸的衣服,粉色,在看了看自己的衣服,蓝色!

  这绝对不是巧合!

  猛地松开手,杨宁后退了几步,迟疑道:“我可能有些印象,这诗,好像是我小时候弄的,我爷爷还给我改了好几个字。”

  华惜芸出奇的沉默下来,安静等待着杨宁的下文。

  杨宁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整张脸彻底变了,异常的精彩,他指着华惜芸的背影,嘴唇动了动,最后,整只手垂了下来。

  有些复杂的看着华惜芸,杨宁用一种颤抖的语气道:“我还想起一件事,这首诗,除了我爷爷外,只有一个人知道,就连我爸我妈,都不清楚。要·”

  顿了顿,杨宁深深的看着华惜芸:“我记得,那时候,我才六岁,在花圃中见到一个大姐姐。”

  余下的话,杨宁没有继续往下说,他依旧盯着华惜芸的背影,最后,叹了叹:“我早该想到了,你是华姐,对吧?”

  杨宁注意到,在听到自己点出她的名字,华惜芸的身子猛地颤了颤。

  这一刻,杨宁已经不需要去猜测,更不需要去验证,因为华惜芸眼下的表现,已经给出了答案。

  场面一度陷入冷清,杨宁沉默,华惜芸同样沉默,良久,华惜芸叹了叹,轻声道:“那天过后,我不时总会在想,当时嘴唇碰到的到底是什么,后来,知道被你吻了,我很生气,想找你,可得知你不在家,说是去了外地。”

  “从那时候起,每天上学,我总会不经意的打量你家,希望你会出现,然后狠狠的教训你这个小调皮。”

  杨宁依旧沉默,不过他透过华惜芸的这番话,听出了一点连他自己都不解的幸福感。

  “知道吗?上学、放学,每天路过你家,或者偷偷让宝山去打听你是否回家,这些,都成了我的日常行为。”

  “有时候,我在想,如果真有一天,你出现在我面前,我该怎么办?是敲你的头,还是捏你的脸,笑骂一句你真调皮?”

  “每天晚上睡觉,我经常会联想着类似的场面,渐渐的,我发现,这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。”

  “直到我上了中学,尽管你的形象,在我脑海中越来越模糊,但这并不妨碍我继续想着跟你见面的那一天,后来,我才知道,这叫思念,单相思的那种。”

  华惜芸说到这,语气透着点自嘲。

  杨宁依旧在听着,看似平静,可事实上,他的内心,一点都不平静。

  “渐渐的,我发现,我似乎喜欢上了你,那个在脑海中,渐渐模糊,却又坏坏的你。当时,我跟孙姐分享了这个秘密,她笑话我,说我人小鬼大,还让我好好读书,千万别早恋。只不过,对于那个年龄段的我,正逢情窦初开时,又怎么可能听得进去?”

  “我记得,当时有好多男生写情书给我,还有一些高中的学长,我那时候挺骄傲的,差点还答应了一个看上去很帅气的学长,只不过,在约会的地点碰面,正要一块去看电影,忽然,我的脑海中,再次出现了你的影子。”

  顿了顿,华惜芸轻声道:“后来,我独自一个人走了,把那个学长晾在公园足足三个小时,第二天他冲到我班上质问我,还骂我是婊子,后来就被孙姐狠狠教训了一顿。”

  “之后,我以优异的成绩,考上高中,可你留在我脑海中的身影,非但没有淡去,相反,还渐渐的变得清晰。在我上高中的那一刻,孙姐耐不住我的请求,答应偷偷去一趟南湖市,调查你的近况。还记得那天,我很高兴,大清早就守在门口,等了八个小时,才等到孙姐回来,一把抢过她手里的资料,那一天,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一直看着你的照片。”

  “每个月,孙姐都把你的近况发给我,三年,整整三年,我最期待的日子,不是周末放假,而是月底,等来你的近况。”

  华惜芸缓缓道:“这样的日子,陪伴着我上了大学,可对于你的思念,自始自终,都没有淡化,相反,还愈发的不可收拾。”

  “或许,你的生活中,不曾有我的出现,甚至,你早已经忘了我这个人。可是,我的生活中,却充斥着你的身影,从懵懂无知的好奇,到少女怀春的思念,再到花季年华的痴迷,然后是双十年华的喜欢,再到如今的爱恋。”

  说到这,华惜芸深吸一口气,轻声道:“不知不觉,这样的日子,一晃就是十二年,这十二年里,我无数次的想着跟你重逢时的场景,但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,我想我今天将藏着十二年的话说出来,已经足够了。尤其,我还有了这幅画。”

  华惜芸抬起手,摸了摸面前的那幅画,低声道:“我念了十二年,恋了十二年,更爱了十二年,但我知道,这只是暂时的,因为我知道,或许这个时间,会更长,甚至永远没有终点。”

  华惜芸悄然转身,此刻的她,两行清泪早已在脸颊蔓延,可她的目光,却坚定,且痴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