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66章 566 系统的渴望!

正文_第566章 566 系统的渴望!

  “他叫陈辉宏,是一个神经病!”

  何陆脸上露出不忿,铁青着脸道:“我跟他之间并没有太多的矛盾,真算起来,无非就是两家存在某些竞争关系,不过那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,谁能想到,这王八蛋却死死咬着不放!”

  “两家存在竞争关系?”杨宁有些不可思议道:“该不会指的是抢尸体这种事吧?”

  何陆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,郁闷道:“当初我也是这么想的,可好像又不是这么一件事,反正我是越搞越糊涂了。·但不管他出于什么样的目的,对我来说,他都是一个没事找事的王八蛋!”

  “既然是两家人的事,干嘛他单独就咬着你不放?”杨宁皱了皱眉。

  “因为我爸是爷爷指定的继承人。”何陆瞥了眼渐渐走远的那些何家人,低声道:“按照家规来说,下一代,这院子就要传到我手上,所以我就成为陈辉宏首当其冲要打压的人。”

  “关系还真挺复杂的呀。”

  这座四合院值多少钱,杨宁不清楚,但看问题,确实不应该光看表面,何家能积累到今时今日,恐怕私底下的财富,也足以让普通人眼红。WW·

  当然,如今杨宁也能理解为何这个家族的人如此冷漠,尤其对待何陆的问题上。

  试想一下,等过个二三十年,何陆就能继承何家,成为这片四合院唯一的主人,这确实会让其他何家人眼红,所以嘛,很多人巴不得何陆犯错,甚至做出一些难以弥补的恶事,直接波及到他的爸爸。

  到时候,一旦何陆犯了事,他们就有底气,去质疑何陆的爸爸到底有没有资格继承何家,甚至代表何家!

  “算了,别提他了,被杨哥你这么一弄,恐怕陈辉宏十天半月,怕是起不来床了。”

  何陆强撑着笑了笑,转移话题道:“杨哥,你刚才使的那招,是寸劲吧?”

  “你也懂?”杨宁笑了笑。

  “以前见过,也想学,可惜身体的柔韧性不行,肌肉也缺乏爆发性。”何陆摇了摇头。

  “你这次请假半个月,就是因为那家伙?”杨宁若有所思道。

  “就那个神经病,我才懒得搭理他,要不是有人偷偷把他放进院子里,哪会出现这种事?”何陆脸色又沉了下来:“八成是我的好堂叔,他早就希望我倒霉了,估摸着先前就躲在某个角落里看热闹。·”

  “算了,甭说这些了,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,我扶你回房间。”

  杨宁扶着何陆回到后院,何陆的妈妈很快赶了过来,听了何陆的解释后,他妈妈眼睛红了不少,安慰何陆的同时,也跟杨宁表达了一些感激。

  直到出了何陆的房间,一直沉默着的华惜芸忽然道:“你刚才用的是武术吧?”

  杨宁一拍脑门,暗道险些把这妞给忘了,该死的,也不知道这妞今儿看到这一幕,世界观会不会遭到颠覆,万一因为这破事,以后疏远自己,那岂不是亏大发了?

  毕竟,在正常的世界里,武术早就绝迹,或许在公园里,能看到一些大爷大妈耍耍太极,可那玩意就是个有架子没内涵的摆姿势,然后就成了一门锻炼身体的传统文化,真跟武术比起来,简直差到没谱了!

  至于所谓的武术学院,甚至于某些寺庙的武僧,那些也确实算武术,可要跟何陆、陈辉宏玩的这种比起来,差距同样明显!

  “是武术没错。”杨宁很清楚糊弄不过去,只能点头。

  华惜芸脸上露出迷惘之色,不解道:“真有武术呀?怎么跟我以前看到的不太一样?”

  “层次不一样吧。”杨宁解释道:“真正的武术,讲究内外相合,当然,一直以来,武术都存在着,它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,只不过,普通人很难看到罢了。”

  “这样呀。”华惜芸一脸似懂非懂的样子,笑道:“那你应该很厉害吧?”

  “应该…算是挺厉害吧…”杨宁摸了摸鼻子,被一个漂亮女人问是不是很厉害,只要是个男人,就得承认呀!

  这就跟某个女人忽然问你,你那方面厉不厉害,我勒个去,就算是三秒真男人,也得打肿脸充胖子,强撑着说一句:包你满意!

  杨宁跟华惜芸有说有笑的在院子里散步着,或许是先前他的强势表现,倒是没招到何家人的敌视,当然,冷漠自然是有,但更多的是忌惮。

  杨宁跟华惜芸聊天的同时,事实上,脑子里也在思考着另外一件事。

  就在他先前跟陈辉宏过招时,开启二星攻杀术的那一瞬间,他整个人忽然感觉到,脚下似乎有极为吸引自己的东西。

  一开始,杨宁有过茫然,有过费解,实在搞不懂,到底是什么东西,会让自己产生这么强烈的感觉。而且,他更不解,为什么自己忽然会产生这样的情绪。

  但先前,经过抽丝剥茧后,他将矛头引向了潜藏在体内的至尊系统,之前自己之所以有一种掘地三尺的强烈冲动,八成也是受到了至尊系统的影响!

  这或许,是唯一一个自己想得通的说法!

  到底是什么东西,竟然能吸引至尊系统?

  杨宁想过一千一万种可能,但他还是决定,亲自去探索一番!

  所以,眼下他刻意的带着华惜芸故地重游,只不过,很快他就纳闷了:“怎么回事?那种感觉上哪去了?”

  不由得露出不解之色,无论他怎么走,那种感觉始终提不上来。

  “在想什么呀?”华惜芸歪着脑袋,一脸好奇的样子。

  “没什么,只是在回忆刚才跟那家伙对打的过程。”杨宁随口回了句。

  华惜芸笑着点了点头,以她的聪慧,岂会看不出杨宁另有心事?只不过,也正因为她明白什么事该知道,什么事不该知道,所以就装迷糊,让杨宁搪塞过去了。

  “好像一开始,也没那种感觉,当时是使用了攻杀术,然后…等等,攻杀术?”杨宁先是茫然,然后惊讶:“难不成,刚才那种感觉,就是因为使用了攻杀术?”

  联想到这点,杨宁暗暗开启二星攻杀术,很快,内心那种充满渴望的心境,再次油然而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