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56章 556 得学会比对方蠢

正文_第556章 556 得学会比对方蠢

  第556章556得学会比对方蠢

  李玉书脸色相当不好看,他深深的望了眼面前这个女人,不得不承认,先前这个女人的表现,相当优秀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,提供

  “从昨晚看到那封邮件开始,我心底就存着疑惑了。”

  华惜芸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轻笑道:“像这种事,一般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我当时挺好奇,如果只是个普通的小角色,断然不可能知道得这么详细。不过,他却张口就要一百万,我当时琢磨,要么是我猜错了,要么,他就想借此掩饰自己的真实身份,让我下意识的将他,往贪财的小角色想。”

  说到这,华惜芸似笑非笑看着李玉书:“不过现在看起来,我应该没有猜错。”

  李玉书的脸色有些不好看,阴晴不定间,并没有开口反驳。

  “还有,进门后,你犯了一个很不符合逻辑的错误,当然,我相信,这个错误,是你故意这么做的。”

  “什么错误?”

  被华惜芸这么一说,李玉书立刻皱起眉头。

  “整间咖啡厅就没多少人,按理说,闲置的桌子椅子着实不少,但你偏偏就选择了这个区域,还这么凑巧的坐在我邻桌上。在我看来,像这么敏感的话题,你更应该跑到鲜有人出没的角落里,而不是这人来人往的中心区域。网.136zw.>”

  顿了顿,华惜芸平静道:“这是其一,至于第二点,就是你不断试图将话题,引到我想知道的那个方面,尽管你掩饰得相当好,就连我也产生过一瞬间的迟疑,可你最终还是暴露了。

  “暴露?”李玉书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  “你的眼睛,我在你的眼睛中,捕捉不到丝毫的意外,似乎你对发生在咖啡厅的事,早有预料一般。”

  李玉书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:“这全是你的推测罢了。”

  “那么,你又如何解释,那个叫徐东的男人?”华惜芸又问了一句。

  徐东?

  李玉书张了张嘴,正要说什么,华惜芸继续道:“很抱歉,我从这个男人眼里,并没有看到丝毫的欲望,就是你们男人看女人的那种欲望,反而,我看到的,是某种荒唐的戏谑。”

  李玉书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你凭什么觉得,我认识这个徐东?还有,你又有什么根据,觉得我跟这件事有关系?”

  “你有理由,也有动机。”华惜芸一字一顿道:“我没说错吧,李玉书?”

  见对方沉默着不开口,华惜芸高深莫测道:“你是一个相当识时务的人,很清楚,不管是得罪华家,还是杨家,都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,可你又不打算跟上川家决裂,所以想通过这种方式,来表明整件事跟你没有一丝的关系,就算有关系,也只是被逼无奈的,我说得对不对?当然,我相信,你肯定也留着后手,徐东无非是你计划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布置,目的很明确,就是想通过他,引起那家伙对我的注意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”

  “那封邮件,是我发的。”李玉书缓缓道。

  坦白说,被华惜芸这么当面点出,李玉书内心并不平静,直到这一刻,他才猛地想起,坐在自己面前的女人,可不是一般的庸脂俗粉,更不是那种只是摆着好看的花瓶!

  这可是一个真正的奇女子,年纪轻轻,就被京城各大家族津津乐道,更是被冠以女中刘伯温的称号。

  以前,李玉书只当这是一种笑话,认为华惜芸一定是虚有其表,肚子里并没有太多干货,完全就是华家刻意营造出来的。

  可眼下,他不会再将面前的这个奇女子,当作眼高手低,虚有其表的废物。

  “既然你心里有了想法,想必也清楚,我并没有太多恶意,完全是出于自保的想法,为何还要把我揪出来,这样的话,岂不是…”

  李玉书还没说完,就被华惜芸打断:“从小到大,我一直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。”

  李玉书张了张嘴,最后选择了沉默。

  “你是个聪明人,知道怎么做,才能让这个秘密一直保存下去。”

  华惜芸随口说了句,尽管实质性的内容并不多,但李玉书还是心下一沉。

  “你会怎么对付他?”沉默半晌,李玉书抬起头,深深的看了眼华惜芸。

  “如果我说,他这辈子很难再离开华夏呢?”华惜芸淡淡开口,仿佛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  可这话听在李玉书耳朵里,却不是那个味道了,暗道华家人就是不一样,这是明摆着告诉他,要将上川真司往死里弄。

  似乎无法将残忍毒辣与眼前的华惜芸联系在一起,李玉书深吸一口气,认真道: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  望着李玉书离开咖啡厅,华惜芸再次端起杯子,这次她没有再将咖啡往嘴里送,因为她不喜欢喝凉的。

  某条山路上,两辆车停靠在崖边,有两个人从车上走下,彼此靠着防护栏吞云吐雾。

  这两个人,正是徐东跟李玉书。

  徐东弹了弹烟灰,不解道:“李总,干嘛让我演得那么明显?我完全可以做得更好,不会被任何人察觉。”

  说到这,徐东脸上更不解了:“还有,李总,你在咖啡厅的所有布局,怎么看上去都相当不高明,恐怕要不了多久,上川真司就会察觉到你在演戏了。”

  “徐东,有些事,你不懂。”

  李玉书轻轻吐了口烟,似笑非笑道:“跟聪明人打交道,如何才能让对方相信你是无辜的?”

  看徐东有些茫然,李玉书一字一顿道:“那就是比对方蠢,只有让对方觉得在智商上完全压制你,那么才会放松对你的警惕。徐东,以后记住,跟聪明人打交道,如果你是处于弱势的一方,就永远不要表现出自己比人家高明。”

  “李总,我明白了。”徐东一脸崇拜道。

  “希望这次能蒙混过去吧。”李玉书嘴角勾起一抹诡笑:“替我回复上川家的三少爷,就说答应他的事,我完成了,同时提一句,我很希望能在华海给他接风洗尘,尽地主之谊。”

  “好的,李总,我待会就去办。”徐东点了点头。

  …

  杨宁并不清楚,一直被他警惕着的幕后黑手上川真司,已经落在华惜芸手里,眼下的他,颇有那么点焦头烂额,因为关于他跟华惜芸的帖子,热度一直居高不下。

  每天,他都会看到不少人朝他投来的怪异眼神,这让他好端端的心情,彻底就没了踪影。

  再加上,这几天愈发担心何陆,杨宁不止一次跟郑卓权谈论类似的话题,两人经过一番研究后,认为何陆家八成是出事了。

  “开学那会,何陆在楼下的文印店,弄了几份身份证的复印件。杨哥,要不咱们找出来,看看何陆身份证上的地址,然后请假去一趟吧,我最近眼皮老跳,怪担心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