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55章 555 抓起来!

正文_第555章 555 抓起来!

  “没事吧?”

  上川真司盯着面前的华惜芸,眼中透着难以掩饰的炽热,对他来说,女人是日常调剂的必需品,作为上川家的一员,上到名媛,下到**小**的女主角,他玩过的数量不胜枚举。

  不过,在看到华惜芸的那一刻,他觉得,自己以前阅女无数的经历,实在是白糟蹋了!

  华惜芸依旧冷漠,抬着头,缓缓道:“谢谢。”

  “不客气,不知我能不能坐下来?”上川真司整了整衣领,挥挥手,让那些原本站起来的下属坐回自己的椅子上。

  “这些人,都是你带来的?”华惜芸看似随意的问了句。

  “没错,独自在外,家里面不放心,所以安排几个人保护我。”

  也不知道上川真司是出于炫耀,还是实诚,反正倒是很坦白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这么说,你家里很有钱了?”华惜芸展颜一笑,缓缓道:“还有没有其他人,这么点,会不会不太够呀?”

  坦白说,在看到华惜芸这动人的微笑后,即便是他,也产生了一瞬间的呆滞,暗道华夏果然地大物博,人口基数大,产生**的概率还真不是一般的高。

  同时,他还琢磨着,以后猎艳看来得往华夏跑了,自个国家人口少了点,单说数量,遇到**的概率,终究没有华夏这么大。

  “就是这些人,原本还有一些的,不过回国了,有要事处理。”

  说到这,上川真司肚子里就有些憋火,因为他没想到,这次带出来的人,竟然险些全军覆没,甚至还死了一个上忍,这也是他暂时不敢对杨宁跟华宝山动手的真因。

  “就这么点人吗?那待会动起手来,倒是不会太麻烦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你是谁?”

  上川真司可不仅仅只是个懂玩女人的草包,否则又岂会让李玉书这种人心生忌惮?

  他隐隐意识到不好,第一时间起身,可谁成想,却震惊发现,咖啡厅的大门,竟然第一时间被关上了。

  “听说你要对付华家人?”华惜芸似笑非笑道。

  这一刻,上川真司背脊一凉,他下意识望向邻桌的李玉书,发现对方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,隐隐还透着慌乱之色,顿时不再多看,只是冷冷的盯着华惜芸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
  同时,他挥了挥手,那些原本坐下来的下属,一个个都赶紧起身,跑了过来。

  “别否认,我刚才都听见了。”面对这几个男人的怒目而视,华惜芸神色如常,心绪没有一丁点的波动。

  上川真司微微皱眉,他隐隐有着很不妙的感觉,但还是摆了摆手:“先抓起来。”

  随着他下达指示,立刻就有两个男人扑了过来。

  面对两个男人欺身而至,华惜芸依然举着咖啡杯,一副浑然未觉的样子。

  “嚣张的女人,我…”

  砰!

  眼看着,其中一个男人的手就要抓到华惜芸的胳膊,却猛地察觉到一个人影迅速接近,然后自己肚皮就传来一股剧痛。

  “抓起来!”

  像是在回敬上川真司的话似的,两个黑衣男人点了点头,立刻出手。

  作为军队精英,或许面对佐藤隆一之流,没有任何的优势可言,可要料理上川真司带来的这几个三流打手,那绝对是毫无压力。

  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,上川真司眼中凶光一闪,直接扑向华惜芸。

  眼下,华惜芸身边没有一个保护者,对上川真司来说,这是唯一能安全离开这里的机会,只要擒住华惜芸,就能让那两个身手不俗的黑衣男人投鼠忌器。

  “你太大意了,臭婊子,等安全了,我一定会慢慢弄你!”上川真司目露凶光。

  眼看着,他就要擒住华惜芸,甚至于,他发红的目光中,还出现了明显的亢奋,可忽然,他愣住了。

  因为,他荒唐的发现,华惜芸脸上没有丝毫的慌乱,有的,只是一股浓浓的嘲讽,面对那种近乎俯瞰的目光,上川真司有过一瞬间自己只是蝼蚁的错觉!

  荒谬!

  上川真司恼羞成怒,似乎觉得自己被一个女人的眼神吓住,这是一件极为丢人的事。

  “不自量力。”华惜芸冷冷的说了句。

  不等上川真司回过神来,他就感觉到自己脚步一滑,然后膝盖猛地出现一阵剧痛,让他整张脸都拧在一起,十分狰狞。

  砰!

  基于惯性,上川真司当即滑倒在地,然后,他就眼睁睁看着一双红色高跟鞋,狠狠踩在了自己的手上。

  啊!

  尖叫声响起,立刻引起四周客人的慌乱,直到动手了,他们才猛地回过神来,一个个忐忑不安到极点了。

  “嘿,行呀,你小子挺有胆量嘛,竟然敢独自一人对**下手,不知道**是自由搏击的卫冕冠军吗?现在已经是三连冠了。”

  将上川真司绑好后,一个黑衣男人桀桀怪笑道:“你挺走运的,要不是**担心弄脏鞋子,恐怕今儿你这手,怕是保不住了。”

  自由搏击?

  卫冕冠军?

  还是三连冠?

  上川真司不可思议瞪着这黑衣男人,然后下意识望向华惜芸,心中忽然升起一阵荒谬,但更多的是寒意:“你们想干什么!”

  “干什么?”这黑衣男人笑呵呵道:“待会你就知道了,现在嘛,老老实实跟我上车。”

  说完,他吹了一声口哨,只见挂着闲人免进牌子的厨房,立刻跑出来几个壮汉,这黑衣男人努了努嘴,吩咐道:“把这些人也绑了。”

  看也不看上川真司怨毒的目光,华惜芸挥了挥手,让自己带来的人,将上川真司余下的摊子也一并解决掉。

  等咖啡厅的大门再次敞开,在场的宾客第一时间逃离这是非之地,而上川真司,以及他带来的人,全部被带走了。

  李玉书也打算趁乱离开,可华惜芸却玩味道:“这么急着走吗?”

  “这事跟我没关系。”李玉书刚打算抬起的右脚,不得不再次缩了回去。

  “真的无关吗?”

  华惜芸似笑非笑看着李玉书,这种目光,透着一股让李玉书惊讶的穿透性,似乎心底的秘密,都被无情的洞悉了。

  “不明白你说什么。”李玉书强压下乱糟糟的心情。

  “别在我面前玩这套,你可以狡辩,也可以选择沉默,但你得想清楚了,这么做对你有没有好处?”

  华惜芸似有意似无意的看了眼李玉书,然后再次端起杯子,喝下一小口咖啡。

  “你是什么时候察觉到了?”半晌,一脸阴晴不定的李玉书,不得不坐到华惜芸对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