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49章 549 红果果的威胁!

正文_第549章 549 红果果的威胁!

  厉害!

  光是这张嘴,一屋子的人,都对杨宁生出忌惮!

  不少原本目露敌意的郑家人,再次望向杨宁的目光全都变了,尤其结合郑富隆眼下的惨状,他们一阵后怕,暗道这家伙还是能不招惹,就千万别招惹,郑富隆这个例子,还不够典型吗?

  哪里跑出来的小子,怎么以前没见过?

  这张嘴,真tm毒!

  想到郑富隆仅仅是讽刺了杨宁一句话,就被骂得狗血淋头,活脱脱被气昏过去,甚至还莫名其妙背上了人命官司,在场这些人,无不毛骨悚然,背脊生出凉意。·

  李玉书一脸漠然的看着郑玉康,但眼角的余光,更多的出现在了杨宁身上。

  对于这个来自京城杨家的家伙,随着调查的资料越多,李玉书对杨宁就越忌惮!

  因为经过这么久,对于杨宁在杨家的身份地位,他依旧毫无头绪。

  “我觉得,咱们没什么好谈的。”在郑玉康不耐烦的目光下,李玉书淡淡的说了句。

  “你最好跟我谈,李玉书,别怪我没提醒你,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。”郑玉康冷冷的盯着李玉书。

  听了这话,李玉书不由皱眉,他当然清楚眼前的郑玉康,是逮着谁就咬谁的疯狗!

  “好,你尽管说,我听着。·”李玉书暗暗权衡了一番,做出一个看上去,对他有利的决定。

  “我手上还有多少股权?”郑玉康看了眼坐在另一张椅子上的男人。

  这男人下意识望向李玉书,见对方微微点头,立刻掏出身边摆放的一叠文件,翻了好一会,才望向郑玉康:“郑先生,经过董事会一致同意,公司目前已经增发新股,公司总股数增加,您的股权已稀释…”

  “哪那么多废话,说重点!”郑玉康不耐烦摆手。

  这男人下意识咽了口唾液,吞吞吐吐道:“如今您的控股比例在百分之三十八,属于公司第二大股东。”

  郑玉康冷笑着扫了眼在场这些人,每个接触到他目光的股东,都下意识低下头。

  “好,很好,我还以为自己连股权都没了,你们这群吃里扒外的家伙,竟然合起伙来,把我给踢出董事会。”

  郑玉康怒极反笑道:“似乎郑氏在我手里,没亏过各位一分钱吧?甚至于,各位赚得也不少吧?”

  “怪只怪你做事太狠,连自己人也…”有人不忿插话。

  “住口!”郑玉康呵斥道:“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?是不是找到新主子了,所以胆儿也肥了?”

  那人不敢接话,只是低着头,不过脸色却很阴沉。WW·

  “姓李的,有没有胆子,把我手上的股权也弄走?”

  李玉书或许想过千百种可能,但却压根没料到,郑玉康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  不仅是他,就连其他人,也一个个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

  这家伙疯了吗?

  将手头的股权卖掉,这绝不是郑玉康应该干的事情!

  “你确定?”李玉书微眯着眼,缓缓道:“如果你真打算卖,我会按照市值,从你手中将股权买下来。”

  “你想太多了。”郑玉康似笑非笑道:“按照市值的两倍,我卖给你。”

  李玉书露出一抹嘲讽之色,笑道:“郑玉康,你是不是急糊涂了,这种坐地起价你也敢玩?”

  “怎么?李总玩不起吗?”

  “郑玉康,我觉得你这人有时候挺可笑的,似乎你还没搞清楚自己的情况吧?”

  坦白说,对于郑玉康这种狮子大开口的行为,不少人都露出一副看白痴的眼神。

  “没搞清楚状况的是你。”郑玉康冷笑道:“这是郑氏集团,我经手了这么多年,岂会不留下一些后手?毕竟,要对付我的人,暗地里可不少,俗话说日防夜防,家贼难防,我早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,只不过,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,而且是以这种方式出现。”

  顿了顿,郑玉康扫了眼在场这些郑氏子弟,摇头道:“你们真是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李玉书脸色阴沉到了极点,他很清楚,郑玉康绝非无的放矢,依着郑玉康从小到大那些尔虞我诈的成长环境,换做是他,李玉书自认也会留后手,这是聪明人的做法。

  他跟裴永轩一样,都承认郑玉康跟他们是同一类人,那种为达目的,不惜一切代价的人!

  这种人,最难对付,同时也最可怕!

  如果不是上川家族找上他,且在人力物力的给予上,让他难以拒绝,否则李玉书绝不会这么快就发动对郑氏的收购!

  “想必你花了很大的代价,才收购到郑氏这么多股权吧?我相信,你并不希望,闹最后,郑氏的股价一毛不值吧。”

  “这么做对你没有一丁点好处。”

  这确实是赤露露的威胁,可无论是李玉书,还是其他郑氏股东,听了郑玉康这句话,脸色都呈现出不同程度的变化。

  “好处?”郑玉康有些神经质笑道:“如今这家公司,人心涣散,尤其有了一个外人当家作主,还能算得上郑氏?算得上家族企业?甭说给郑家光宗耀祖,就连添头都算不上。在我看来,这家公司,就跟没了灵魂的躯壳,只是傀儡罢了。”

  顿了顿,郑玉康继续道:“我被人称为疯狗,你也知道,这狗一旦疯起来,什么事都敢干,从小衣食无忧的我,什么东西没吃过?什么房子没住过?什么车子没开过?什么女人没玩过?人活一世,我觉得自己活得很好了,就算下一秒变成一个穷光蛋,哪怕到街上要饭,我也无所谓,顶多饿死街头。”

  李玉书皱眉道:“你这是想要鱼死网破了?”

  “谈不上,我只是给自己想好了后路罢了,但就是不知道养尊处优这么多年的你们,是不是真能适应穷困潦倒的苦日子。”

  郑玉康这么一说,在场这些郑氏股东,一个个都脸色巨变,他们算是听出来了,郑玉康非但不是危言耸听,反而还透着一股老子死也要拉着你们垫背的决心!

  尼玛,这个疯子!神经病!

  “今儿,我就表个态吧。”郑玉康扫了眼在场所有人,一字一顿道:“我就是条疯狗,我怕谁?大不了鱼死网破!还有,如此离心向背,这郑氏,不要也罢!”

  李玉书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,缓缓道:“郑玉康,你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呀,你说,我是妥协呢?还是陪你好好玩玩?”

  “你最好别妥协。”郑玉康笑眯眯道:“相比较看着这群混蛋富得流油,我更希望看到他们饿死街头!”

  也懒得去看这些郑家子弟巨变的脸色,李玉书深深看了眼郑玉康,缓缓道:“让我好好考虑一下,三天后答复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