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40章 540 郑氏巨变

正文_第540章 540 郑氏巨变

  作为华海顶尖企业,郑氏一直受众多商人吹捧,在他们看来,尽管市值几百亿的郑氏,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子继承了,但俗话说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就算郑氏没以往那么具有统治力,可也不会有任何人胆敢轻视!

  不过问题是,郑氏的这位继承人,似乎也并非酒囊饭袋,而经历了这些年,郑氏的实力也没见倒退,这说明什么?

  说明如今的郑氏,并不是瘦死的骆驼,而是一头壮牛!

  正当他们认为,郑氏将在这个幸运的继承儿的带领下,迎来第二次巅峰时,一件意外发生的事,彻底让他们惊掉眼球!

  郑氏改朝换代了?

  那个继承了几百亿家产的幸运儿,失踪了?

  一夜之间,还闹得众叛亲离,这得多不得人心呀?

  如今坐在郑氏头把交椅的,竟然是长阳集团总裁,华海三公子之一的李玉书?

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无数的疑惑,充斥着华海商界,甚至就连官面上的人,也有所耳闻,一个个都在私底下,议论着这件事。·

  郑氏打今儿起,该怎么走,未来的发展又在哪,这些都没人知道,他们只关心一件事,那就是李玉书,会不会将郑氏彻底吞掉,让其成为长阳集团旗下的附属公司?

  如果真有这么一天,那长阳集团,会立刻成为华海甚至全国,首屈一指的超级企业!

  听着林仲杰的讲述,杨宁倒是相当的意外,毕竟随着郑玉康加盟丽人美养颜丸的项目,林氏与郑氏在生意上的你来我往,也变得更频繁更密切。·

  眼下,随着郑氏一夜之间改换门庭,林氏会不会受到影响,这谁也说不准,关键在于李玉书的态度,他又是怎么看待林氏。

  当然,林仲杰说了这么多,用意也不仅仅只是想告诉杨宁,在他闭门造车的这段时间,华海发生了这么一件快捅破天的大事。

  甚至于,林仲杰压根就没提过林氏几次,反而忧心忡忡的看着杨宁,一脸欲言又止。

  “林伯,有事就说吧,别藏在肚子里,怪难受的。”杨宁早就看出林仲杰思绪有些不对劲。

  “有个人想要见见你。”林仲杰犹豫半晌才开口。

  “谁?”杨宁微微有些意外,皱眉道:“跟郑氏有关?”

  “对。”林仲杰点头道:“你要不要去见他?”

  “林伯,你刚不是说郑玉康失踪了吗?”杨宁好奇道:“应该不是这家伙要见我吧?老实说,我可帮不了他,这都捅破天了,就算我有这心,也没这力,再说了,郑玉康如果诚心要找我帮忙,犯得着让林伯当中间人?”

  顿了顿,杨宁撇嘴道:“真没诚意,没兴趣。·”

  “不是郑玉康。”林仲杰沉声道:“我也不知道他上哪去了,不过我挺担心的,出了这么大的事,他竟然还能玩消失,唯一的可能,就是他出事了。”

  出事?

  对于这种说法,杨宁持保留意见,在他看来,郑玉康还真不愧华海第一疯狗这个身份,别让他咬人,真伸手过去让他咬,准能给你身上来几个血淋淋的窟窿。

  不是有句话,叫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吗?

  这郑玉康,绝对是个祸害,还是那种坏到骨子里的祸害,像这种人,杨宁可不认为,能出什么事,就算出事,估摸着也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  似乎看出杨宁脸上的不以为然,林仲杰严肃道:“杨宁,这事恐怕没你想的那么简单,我建议你还是去一趟。”

  “林伯,你确定?”杨宁不自然道。

  “相当确定。”林仲杰认真点头。

  “那好吧,我去走一遭。”尽管觉得奇怪,但杨宁还是点头同意了。

  “好,跟我上车吧,在郊外。”

  林仲杰说完,就从桌子上抓起车钥匙,他也没过多跟杨宁解释,这次要去什么地方,又是去见什么人?

  杨宁驾驶着那辆asv,跟在林仲杰的专车后面,两辆车很快驶出市区,大概花了大半个小时,两辆车才出现在一处早已废弃多年的农家院子。

  “咱们进去吧。”林仲杰下车后,很警惕的观察了道路两旁,确定没可疑的人后,才摸出一把钥匙,然后打开了门前的那条锁链。

  “谁?”忽然,院子里传出一个充满警惕的声音,不过语气却透着点虚弱。

  “是我。”林仲杰赶紧开口,似乎担心闹出什么误会来。

  “进来吧,门没锁。”

  里面那人明显松了口气,杨宁觉得这家伙说话的声音,有那么点耳熟,但一时间还真想不起来。

  直到推开门,看到随身缠着绑带,靠着墙角的那个人后,他才认出来,这个人,就是一直跟在郑玉康身边的毒牙。

  眼下,毒牙身上的绷带,已经渗出乌黑色的血渍,显然有好些天没有更换了,也不知道会不会滋生出一大堆的细菌。

  杨宁暗暗想着的同时,不确定道:“林伯,就是他要见我?”

  “对。”林仲杰点头,然后望向毒牙:“人我已经带来了,该怎么说,或者怎么做,就甭指望我了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毒牙难得的挤出一抹笑脸,然后望向杨宁:“杨少,请你救救阿康吧。”

  救?

  拿什么去救?

  钱?

  杨宁自认自己能力有限,尤其这种商面上的事,他还真没太多搀和的心思。

  还有一点,他跟郑玉康的关系,还没好到要盲目打抱不平、出面干涉甚至扭转乾坤的份上!

  而且真说起来,他跟郑玉康第一次见面,可是相当的不友好,犹记得那天,人家还摆着高高在上的姿态,甚至暗地里,还偷偷遣人调查他,如果不是他身份过硬,让郑玉康投鼠忌器,说不准他那天就要倒大霉了。

  所以,对于郑玉康,坦白说,杨宁并不感冒。

  似乎瞧出杨宁的想法,毒牙嘴角泛起一抹苦笑:“杨少,你看看我。”

  被毒牙这么一说,杨宁这才注意到,毒牙眼下的伤势,可谓极重,甚至于,还少了一条胳膊!

  好像记得他叫毒牙吧?

  看这架势,是打算以后改名叫独臂的节奏吗?

  杨宁捏着下巴,皱眉道:“我见过你的身手,寻常人应该伤不了你吧?”

  毒牙没有回答,反而望向林仲杰,略显歉意道:“林总,麻烦你先出去一下,我有点事,想跟杨少聊聊。”

  等林仲杰笑着走出去,并关上门后,毒牙才一脸认真的看着杨宁:“说来惭愧,我这条手臂,是被人砍掉的。”

  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  杨宁有些愕然,他压根没想到,毒牙刚说完话,就这么跪在他面前,正要伸手去扶,毒牙却猛地抬头,望着杨宁:“士为知己者死,阿康待我不薄,老爷生前也千叮咛万嘱咐,让我保护他这个孙子,可这次,我失职了,所以我恳请杨少,一定要救他,不然我就是死了,到了地府也没脸见老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