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36章 536 小人呀

正文_第536章 536 小人呀

  金鱼眼无非就是想顺杆子往下爬,可显然,何陆·

  只见何陆直接跳脚,指着金鱼眼的鼻子,唾沫横飞道:“老子明明兜里就放着八万块钱,如果在这看守所一待就是十几二十年,我tm也认了,可这才刚过三天,兜里直接就空了,就算真是孝敬钱,也不带这么狠吧?”

  不等金鱼眼分辨,何陆拍着桌子,一把鼻涕一把泪道:“更无耻的是拿了我八万块,只让我过了半天好日子,然后就开始阴损的整我,是不是下次进看守所,还得带着几千万几个亿,才能不遭罪?”

  梁局长不说话了,刘书记跟梁局长,也淡定的喝起茶来,他们算是看出来了,这个叫何陆的小子,摆明就是秋后问账讨赔偿,甚至可以算是明目张胆的敲诈!

  可怜金鱼眼反应迟钝,没认清这点,面对张所长近乎阴毒的目光,也是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,但他偏偏死活看不透,还荒唐的想要去纠正何陆的错误思想。

  何陆朝一旁的余见愁哭诉道:“余伯,您给评评理,这看守所的规矩咱懂,也不是第一次进来的愣头青,这进门三千进屋八千,进庙拜神万八烟,三万利钱见青天。不过这规矩是那些穷凶极恶的犯人才享有的专利,我只是仗义出手,鬼知道那人贩子这么不经吓,直接吓出脑溢血,就算判个防卫过当,也不带这么玩吧?真把我当养肥的羊了?”

  哭诉完,何陆直接把枪口对准金鱼眼,丝毫没给对方争辩的机会:“枉我在看守所配合你调查,还跟你称兄道弟,这规矩明明是三万利钱见青天,拿了我三万块怎么不把我放出去?你要说,摆明了就想对付我,我认,可你对付我的同时,又拿了我的钱,就不地道了是不?”

  说完,何陆呛出一口痰,呸的一声直接吐在金鱼眼脸上,骂道:“亏我还把你当兄弟,你就这么对我,这么黑我?收了钱不办事还把给钱的往死里整,如果不是我有点本事,估摸着早死在里面了,我倒想看看,打今往后,谁还肯给买命钱?”

  刘书记脸色很不好看,暗道当着他一个市委书记的面,说这些**问题,是对他有什么不满吗?

  他自始自终不说话,只是不经意的瞥了眼张所长。·

  这一眼看似稀疏平常,可差点没把张所长给活活吓趴下,因为他从这位市委书记眼里,看出了愤怒。

  当下,张所长用力拧住金鱼眼的耳朵,吼道:“跟我出去!马上!告诉那些人,谁拿了何陆的钱,让他们全部给老子吐出来!”

  看着金鱼眼被愤怒的张所长给拧走,杨宁斜了眼何陆,笑眯眯道:“爽了?气顺了?”

  “那是。·”何陆得意洋洋笑了笑,被戳破也不尴尬:“杨哥,你怎么知道我被关在看守所里,要不是你及时赶到,恐怕我还得被这王八蛋下黑手。”

  “小小的一个协警,他有这么大的胆子?”余见愁似笑非笑的瞄了眼一旁脸色阴晴不定的梁局长,这一眼,险些让对方整颗心提到嗓子眼,好在余见愁没有继续往下说,他才暗暗松了口气。

  梁局长发誓,等这事完了,一定要好好整顿一下,看守所况且这么歪风邪气,鬼知道监狱又是个什么乱七八糟的情况!

  走廊上,金鱼眼一脸的欲哭无泪,何陆进来时到底带了多少钱,他不知道,但他可以肯定,绝对不会是何陆口口声声说的八万块!

  “张所长,我是真冤枉呀,八万块,这是人的裤兜能装下的?”

  “闭嘴!”

  面对金鱼眼的哭诉,愤怒的张所长恶狠狠骂了句。

  “那现在该怎么办?那王八蛋说他少了八万块呀,让咱们去哪整?”金鱼眼唯唯诺诺道。

  “杜胖子,你要搞清楚,这是你一个人的事,别把我,还有其他人扯进去!还有,念你跟了我几年,别怪我这做上司的不体恤你,祸是你闯出来的,那小子搞这么多事,无非就是想出口恶气,估摸着你也收了不少好处,就吐出来吧。”张所长阴冷的盯着金鱼眼。

  金鱼眼急得想要分辨,可又不敢吱声,好不容易壮起胆子想要开口,张所长却直接打断道:“还嫌不够丢人吗?如果老子因为你的混账事,惹得刘书记、梁局长,还有那个男人不高兴,那么我不好过,你全家也甭想好过!”

  金鱼眼冷不丁打了个寒颤,他心底快呕血三升了!

  这哪是吐出来呀,简直是要他命呀!

  好处确实有,可给的也只是一万块,外加性都莞城三日游的消费卷,这算下来,他还得往外多吐六万块,能不心痛?

  这简直是往他胸口割肉,外加撒盐呀!

  不过,金鱼眼也认了,虽然隐约知道是被何陆讹上了,可他眼下理屈,而且看守所跟监狱,确实都有孝敬利钱的规矩,关键是还有这个凶神恶煞的上司在旁盯着!

  不认?

  不认行吗?

  金鱼眼想都不敢想一旦他不认,这张所长会用怎样残暴的手段对付他,一想到昔日这张所长的所作所为,金鱼眼有种发自内心的不寒而栗。

  唉,常年打蛇,终被蛇咬。

  眼下,金鱼眼后悔死收了好处,不仅得罪了何陆,还被狠狠讹上一年多的薪水加奖金。

  “头,那八万块我会还给何陆,这次,我认栽。”金鱼眼狠狠咬了咬牙,一把鼻涕一把泪道:“只是我不明白,这何陆应该是个明哲保身的主,这几天也很识时务,刚才我让他出来的时候,还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,可怎么转眼功夫,就立马翻脸了,这不科学啊。”

  张所长一听这厮敢情是口服心不服,立马训斥道:“白痴,这都想不明白?这何陆的口供你都没看吗?七岁死了爸,八岁妈跟男人跑了,从小到大就在流氓窝里长大,他的童年就是一部血淋淋的悲剧,你指望这种人忠厚老实,他能活到今天?告诉你,他就是个流氓!是个痞子!是个无赖!我说你在这行也干了好些年了,跟这些三教九流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,他们这些人顺风扯旗的本事可不只有这点点,吃了这么大亏,不扳回来他还是何陆吗?对得起他的童年吗?”

  骂完,张所长像是想起什么,狠狠敲打着金鱼眼的额头:“以后给老子长点记性,宁得罪君子别得罪小人,否则你还得吃亏!快点给我弄钱去,少在这废话!”

  看着金鱼眼欲哭无泪的撒腿就跑,狱长点了根烟,回想先前何陆讹诈的场景,摇头叹道:“小人,小人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