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33章 533 你就这么点志向?

正文_第533章 533 你就这么点志向?

  加入?

  就是这三个王牌兵王的团队?

  他们是做啥的?

  杨宁仔细回想了一下,像梦境中融合的那些过程,还甭说,挺刺激的,每天都能环球世界,在各种穷山恶水中旅游,比方说什么沙漠呀,热带雨林呀,渴了可以割自己的手指饮血,饿了甭说野味,就连蜘蛛、蚂蚱都能煎炒烤炖,这生活,简直太tm享受了!

  滚犊子!

  放着好端端的正常人生活不过,跑去过野蛮人…不对,是未开化野人的生活,真吃饱了撑的,找这种乐子?

  哥没这么重口味!

  杨宁脑袋摇得跟鼓浪似的,他就一个想法,不干!

  “嘿,你这是什么意思?觉得很委屈是吧?”余见愁皱了皱眉,苦口婆心道:“加入我们,就能保家卫国,捍卫国家主权跟荣誉,连古代人都知道,有国才有家,才有一代又一代人的安居乐业…”

  “我还是个孩子!”杨宁义正言辞道。·

  余见愁:“…”

  看着杨宁睁着双无辜的眼睛,余见愁有过那么一刹那的恻隐之心,但很快,他就整个人浑身发抖,不是吓的,是气的:“臭小子,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,都已经披挂上阵,为国家立下赫赫战功了!”

  “此一时彼一时嘛,那时候一毛五能吃一顿饭,现在就算是十五块,都不一定管饱吧?”

  杨宁依旧很无辜的耸耸肩:“要知道,社会在进步,人也得往前看,这叫顺应潮流,跟着时代的步伐走,咱不能老是想当年想当年的,那成什么了?想当然了好不好?”

  这次轮到余见愁瞪眼睛了,暗道杨宁的性格,怎么跟资料上显示的不太一样呀?

  这小子,看资料不是挺靠谱的吗?怎么眼下这家伙的表现,不但不靠谱,反而很无耻呀?

  这尼玛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混帐逻辑?

  不理会余见愁的吃惊,杨宁依旧滔滔不绝道:“作为一个优秀的知识分子,为国争光不一定非得靠拳头呀,完全可以依靠知识,讲拳头那是逞匹夫之勇,讲智商那才叫安邦定国。”

  听听,读过书的就是不一样。

  余见愁下意识的想要点头,可忽然,他又觉得这话挺不是个味,不否认这个年代确实是靠脑子吃饭,就算是古代,每个时期的智者,都是定国安邦的能臣。

  可问题是,如果他这话说得在理,那么靠拳头打拼到现在的自己,算什么?

  莽夫?

  靠!

  这混账小子,竟然敢当面挖苦讽刺老子,简直就没一丁点尊师重道,不对,这完全就是欺师灭祖!

  余见愁气得脸都绿了,沉声道:“小子,你到底去,还是不去?”

  “不去!”杨宁想都懒得想,直接就摇头,虽说偷了你的师,但一码事归一码事,总不可能因为学了你几招,就非得委屈自己吧?

  “你倒是答得很干脆呀。·”余见愁气笑了,眼下,他忽然又想起资料上,提到杨宁是那类无利不起早的性子,立刻换了副口气:“知道加入我们,能得到什么好处吗?”

  好处?

  杨宁捏着下巴,对于这个问题,他还真没想过,有些好奇道:“什么好处?”

  “在军队的人脉,相当丰厚的人脉。”余见愁笑眯眯道。

  “人脉?”杨宁撇撇嘴道:“军队的人脉吗?我四叔也打算给我推荐一些,不过我不是很感兴趣。”

  原本还有些得色的余见愁,脸上的笑意立刻凝固了,被杨宁这么一提醒,他才猛地想起,眼前这小子,可是正儿八经的杨家第三代,杨清照的亲孙子!

  这身份,恐怕不是他跑出去巴结别人,而是别人反过来巴结他!

  尼玛!

  余见愁心底都快要骂娘了,他觉得自己已经很有诚意,甚至连原则都放到了第二位,没想到非但没讨好,还产生一种班门弄斧的憋屈。

  “那你知不知道,加入我们,能拥有很大的特权,一些特权,连杨家都给不了你。”余见愁想了想道。

  “你说的这些特权,对赚钱泡妞有帮助吗?”杨宁好奇道。

  “泡妞?赚钱?”余见愁一愣,不可思议道:“特权给你不是用来泡妞赚钱的,你就这么点志向?”

  “对呀。”杨宁点头:“我就一个纨绔,纨绔干的事,不就是赚钱泡妞吗?人打出娘胎开始,无非就是在做两件事,享乐、等死,我一边享乐一边等死,有什么错?”

  看着杨宁理所当然的样子,说着一段混账之极的话,这一刻余见愁是彻底身子颤抖,先前那些身为人师的自豪感,一丁点都没了,他甚至很想出手,狠狠教训这个不孝徒孙!

  终于,理智战胜了快涌上喉咙眼的愤怒,余见愁深吸一口气,捂着额头道:“好了,这话题咱们暂时先别讨论了,我有点累,找个地方先吃点东西,休息一会。”

  杨宁搓了搓手,笑眯眯道:“作为一个立志要成为楷模的好学生,我已经很多天没去上课了,要赶紧回学校,那么咱们就此别过吧,再见。”

  这小子志向不是赚钱泡妞吗?

  怎么又成了学生楷模了?

  好,就算是打算成为一个好学生,还是楷模级别的,可你刚说很多天没上课,敢情这好学生,都是跷课跷出来的?

  余见愁可谓是郁闷到极点了,但还能压下那股火气,缓缓道:“这样呀,我陪你一块回去吧,反正也没去过华复大学,顺带着走走。”

  “随便你。”

  尽管杨宁不是很情愿,但也没太排斥,或许是觉得偷师人家的拳法套路,心里有些尴尬吧,反正就由着余见愁跟在身后。

  如今不是周末,公车也没什么人,至少不挤,沿途也很少走走停停,不一会就来到华复大学了。

  直到杨宁推开寝室门,他在回来的这一路,跟余见愁的交流也不多,只是偶尔说会话,聊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。

  “杨哥!”

  刚进门,杨宁就发现,孙思溢跟郑卓权,正一脸激动的从凳子上站起来,不过看到跟在他身后的余见愁后,原本想要出口的话,愣是咽了回去。

  看着这两人欲言又止的模样,杨宁有些不解,扫了眼寝室,随口问道:“何陆呢?那家伙不是早回来了吗?”

  说完,他又好奇的望向孙思溢,疑惑道:“你现在不忙吗?怎么不在铺子里待着?难道丽人美养颜丸又断货了?”

  “不是这样的。”孙思溢眼下也懒得顾忌有没有陌生人在场,着急道:“是何陆,何陆可能出事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