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27章 527 袭击

正文_第527章 527 袭击

  杨宁醒来时,是在第二天破晓时分,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这个梦相当奇特,可醒来后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  “你终于醒了。”

  值班的是那天给杨宁做检测的白褂男人,他按了按床头的一个绿色按钮,很快,杨天意等人就进入了这间休息室。

  “没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吧?”杨天意一脸关心道。

  杨宁下了床,舒展了一会四肢,摇头道:“没感觉有什么不适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轻轻拍了拍杨宁的肩膀,杨天意本有一肚子话要说,可眼下,却不知该怎么开口。

  “四叔,我想回一趟梅村。”

  杨宁可没忘记触发任务大地的宠儿,尽管按照至尊系统的尿性,估摸着没任务时限一说,可任务这玩意,就像卡在喉咙里的一根刺,不拔浑身就不舒坦。

  杨天意微微蹙眉,严肃道:“关于那批黄金,国家…”

  “我不是为了黄金的事,而是另外有事情要做。”杨宁打断道。

  “好,原本还想留你在这多待一会,咱们叔侄俩好好喝几杯,不过眼下我也有事情要忙,这样,我就不留你了。”

  杨天意点了点头,正要转身替杨宁张罗,却被叫住。

  “四叔,关于梅村的村长,还有那些村民,你们打算怎么处理?”

  杨天意停下脚步,严肃道:“他们涉嫌刑事案件,而且不止一件,性质相当恶劣,不过这方面不归军方处理,我们已经将工作,转交给了华海当地的警方。”

  看到杨宁皱眉苦思,杨天意神色缓了缓,“尽管法不容情,可也会尽量还原整件事的真相,然后酌情审判。当然,对于梅村的往事,我也会派人跟进调查,如果梅村村长所言不虚,我会替他们枉死的长辈洗冤。”

  顿了顿,杨天意认真道:“这是我唯一能做的。”

  “相信梅村的村长知道后,他会很开心的。”

  杨宁也不是没有替梅村一行人求情的想法,他更清楚,只要他开口,杨天意一定会很认真的考虑这个问题。

  只不过,杨宁最后还是选择沉默,并不是他不想,而是他不能这么做。

  涉及那么多黄金的重案,尤其还跟解放前有关,杨宁相信,这事一定会惊动京里的那些大人物,而整件案子,也绝不是单独一个华海警方能够处理宣判的。

  这么敏感的情况下,如果自己请求杨天赐出面,力保梅村一行人,那代表什么?

  代表着杨家人出面!

  那这件事,很可能就会成为杨家政敌的一个突破口,借此打击杨家。

  杨宁已经过了不懂事的年龄,尽管对爷爷杨清照还是有些间隙,但并不代表,他就不是杨家人。尤其身份在上层圈子曝光后,杨宁更得要求自己处事小心,免得给杨家的敌人留下把柄,落下口实。

  “跟我一块走吧,让书来送你去梅村。”杨天意拍了拍杨宁肩膀,眼中露出欣慰,显然,他也瞧出杨宁的心思。

  …

  “马勒个屯,怎么老是打不通!”

  华宝山气呼呼关掉**,一脸郁闷道:“你说羊咩咩不会给军七处关起来了吧?那地方是人待的?早知道,就不该让他上直升机!”

  刘叔静静等着华宝山发完牢骚,才笑道:“宝山,你忘了军七处目前是谁掌权吗?”

  “谁呀?”华宝山一脸迷糊,对他来说,谁掌权不重要,重要的是,让他现在看到自家兄弟!

  “就是你小时候,那个放狗追你的人。”刘叔一脸似笑非笑。

  “马勒个屯,我记得这一肚子坏水的混蛋,他好像叫…”一提这事,华宝山一脸羞恼,儿时的记忆立马活跃起来,可猛地,他眼珠子瞪得大大的,不可思议道:“他不是杨家的人吗?”

  “没错,他叫杨天意。”顿了顿,刘叔又道:“是杨宁的四叔。”

  杨天意?

  杨宁的四叔?

  “那羊咩咩眼下应该没什么事吧?”华宝山迟疑道。

  对于这种问题,刘叔连回答的**都欠奉。

  这不废话吗?

  偌大的华夏,别的大家族他不清楚,但杨家,那是绝对的内部团结,至少杨老爷子一日健在,这杨宁内部,就不可能乱!

  再者,对付杨宁?

  开玩笑,杨老爷子的亲孙子,谁敢动?谁又能动?

  华宝山张张嘴正要说什么,忽然,刘叔脸色一沉:“小心。”

  小心?

  华宝山一愣,下意识望了眼四周,立刻就发现,不远处出现两辆车子,开着的远光灯相当刺眼,不一会,从车子走下来几个身强体健的男人,连废话都没有,上来就动手。

  什么情况?

  华宝山尽管有些疑惑,但丝毫没有一丁点的慌乱,眼下的他兴奋得不行,对于这些人的挑衅,这些人的霸道不讲理,他可是相当的欢喜。

  论霸道,还真没几个人敢跟这位宝爷攀比!

  刘叔眼睛闪了闪,一个箭步,跳到两个壮汉面前,不等对方有反应,立刻双爪成拳,手臂的青筋浮于表面,不到一秒时间,分别轰在这两个壮汉肚腹处。

  显然,对方也有点身手,立刻反应过来,并且试图用手臂去抵挡,可当触碰到刘叔的拳头后,立刻脸色大变。

  疼!

  相当的疼!

  一时间,这两个壮汉额头立马见汗,可下一秒,他们就分别感觉到大腿传来剧痛,如同失去了腿脚的支撑,两个人瞬间跪倒在地。

  其他下车的壮汉显然也看出刘叔是硬茬子,立刻攻了过来。

  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拳脚,刘叔神色漠然,见招拆招,同时还痛下狠手,愣是凭借刁钻迅捷的出手,将对手一个个击倒,并且瘫在地上叫苦不迭。

  华宝山狠狠胖揍了几个壮汉后,才沉声道:“刘叔,这些人什么来路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刘叔摇了摇头,吐掉嘴边叼着的牙签,缓缓道:“带两个人上车,咱们找地方好好审问审问。”

  与此同时,同样的事情,也在另一个地方发生。

  “赵叔,这些是什么人?”看着躺在地上呜呼哀哉的敌人,欧阳少陵不由蹙眉。

  “暂时不清楚,不过华海这地方,咱们是不能待了。”

  看了眼欧阳妙曼,赵叔严肃道:“我担心是欧阳家出了岔子,咱们得先回去,这伙人显然很有目的性。”

  “听赵叔的吧,反正华海什么时候都能来,既然清楚他叫杨宁,又是华复大学的学生,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。”欧阳少陵开口道。

  “好吧。”欧阳曼妙沉吟片刻后,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