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519章 519 汉奸村

正文_第519章 519 汉奸村

  温度还在骤降,大部分的梅村村民,身体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颤抖,就连华宝山这种身强体健的壮男,也缩了缩脖子,躲得远远的。

  先前,他跟杨宁挨的最近,可以说是最感同身受的,他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万年不化的寒潭中!

  这还不算,当时的他,甚至觉得自己精神都出现了问题,大脑像是出现了挥散不去的魔音,不断怂恿着他——杀杀杀!

  幸亏华宝山从小就经历过特别的训练,意志力顽强,才没有被这种仿佛心魔般的东西影响神智,而且他很快知道这一定是受到杨宁的影响,所以立刻逃之夭夭,等躲远了,从内心疯狂蔓延到整个大脑的那股杀意,才缓缓减少。

  眼下他长出一口气的同时,也对这个渐渐看不懂的发小,露出了更深程度的震惊!

  看着四周的梅村村民一个个眼神都变了,变得嗜杀残忍,变得焦躁不安,就连身边的欧阳少陵,还有欧阳曼妙也双目赤红时,黝黑男人赵叔终于忍不住,朝杨宁厉喝道:“小子,够了!”

  “啊?”赵叔这声厉喝,立刻刺入杨宁耳膜,就仿佛平地惊雷,让杨宁身子猛地一震。

  随之而来的,就是那股几乎要淹没此处的气势猛地一滞,紧接着,就逊色瓦解。

  欧阳两兄妹渐渐恢复过来,呼吸急促的同时,也是惊恐的望向杨宁,他们立刻意识到,自己先前差点被杨宁的气势,影响到了神智!

  砰!

  砰!

  砰!

  一声声脆响传出,赵叔沉着脸扫了眼四周,发现大部分梅村的村民都软倒在地,甚至少部分还出现了昏厥,暗暗倒抽口凉气,有些心有余悸的望向杨宁:“在你没有彻底掌握这个能力的时候,我希望你以后尽量少用,最好别用。”

  “能力?”杨宁茫然的看了眼四周,入眼,全是一双双透着惊悸的目光。

  甚至于,杨宁还荒唐发现,原本那些凶残的野兽,竟然都快跑没影了,唯一剩下的几只狼,也是可怜兮兮的软倒在地上,根本动弹不得。

  我勒个去,到底是什么情况?

  难不成,都是我干的?

  杨宁整张脸变得更茫然了,他刚刚无非就是动用了二星,可在发动途中,忽然发现,自己能催发体内溢出的杀气,让这些杀气扩散的速度更快。

  这个发现让他意外的同时,也相当感兴趣,所以当时他就整个人沉浸其中,如果不是被这个黝黑男人打断,他觉得,兴许还能琢磨出个所以然来。

  “你…你…你不是人…你是魔鬼!是魔鬼!”

  正当杨宁还打算继续琢磨时,村长老头忽然双手抓着头发,惊恐的望向杨宁。

  杨宁感觉挺无辜的,他觉得自个只不过研究了一下这杀气的催发罢了,这尼玛也能被人认为是魔鬼?

  还有,一个个都仿佛看怪物似的望着他,这未免也太莫名其妙了吧?

  “其实嘛,我不是什么魔鬼,我是个人。”坦白说,杨宁挺委屈的。

  对于杨宁略显尴尬的辩解,村长老头仿佛没听到似的,整个人有些疯疯癫癫起来,不时傻笑,不时老泪纵横,甚至偶尔还会露出刻骨铭心的仇恨,半晌,他喃喃自语道:“我就知道,干了那些伤天害理的事,老天一定不会饶恕我,迟早会遭报应!”

  伤天害理?

  报应?

  在场不少人都极度不解,可一想到地下室那些数量恐怖的黄金,脸上也变得若有所思起来。

  至于一些知道内情的村民,一个个都低下头,露出悔恨、不甘、绝望之色。

  “七十年前,这里不叫梅村,具体叫什么,我也不知道,我爷爷只是告诉我,这里叫汉奸村!”村长老头一脸自嘲:“汉奸村,哈哈,小时候不懂,可长大后,我懂了,说的就是这个村子的人,全是汉奸!”

  “这是耻辱!永远洗刷不掉的耻辱!更是污蔑!”村长老头整个人变得歇斯底里,疯狂抓着不多的头发,吼道:“我爷爷不是汉奸!与我爷爷志同道合的那些结义兄弟,都不是汉奸!他们只是想保护村子的老弱妇孺,只是想打听鬼子们的虚实,想知道,那些从咱们国家掠夺的黄金,藏在什么地方,然后给农民军通风报信!”

  忽然,村长老头露出怨毒的目光,冷声道:“可是,他们却因此背上了卖国的骂名,那些战争时躲起来,解放后又跳出来的伪君子,竟然将我爷爷,还有他的结义兄弟,全部钉死在了木架上,更是骂他们是卖国走狗,是汉奸!”

  这时候,大门忽然进来几个身穿制服的人,他们眼中透着凝重跟疑惑,不过看到刘叔朝他们微微摇头,并将手指搭在唇边示意他们禁声后,才安静的站在原地,没有出声。

  “最终,这群打着高义旗号的所谓正义之士,一个个到了镇上当官,而我们这些后人,却成了他们口中肆意嘲讽辱骂的汉奸子孙!”村长老头深吸一口气,癫狂道:“他们压根不知道,我爷爷那辈人,为农民军,为国家做出了什么贡献,他们看到的,永远只是我爷爷那辈人的污点!即便我爷爷分辨,他们也毫不留情,动用私刑折磨我爷爷,将他屈打成招,让他,以及他的那些兄弟,彻底沦为卖国贼,走狗!因为只有这样,他们才能博得镇上的大人物欢心,才能升官发财!”

  除了杨宁以外,在场所有人,听到这些话后,一个个都露出惊讶之色,显然没想到,小小的一个梅村,不但守着一个天大的宝藏,更是有着如此惊人的冤屈!

  “那些黄金,我爷爷他们直到死的那一刻,也没有说出来,并不是私心,而是他们始终坚信,这些黄金,能洗去扣在他们头上的汉奸帽子,他们希望得到的,并不是国家的奖赏,也不是博取功名利禄,更自始自终,都没想过要独吞!”

  村长老头怒视着众人,吼道:“他们无非只是想堂堂正正的走在太阳底下,摘掉汉奸的帽子,成为一个在让他们内心骄傲的华夏人!我问你们,这个要求,过份吗?”

  见众人沉默,村长老头咆哮道:“回答我,过份吗?”

  众人依旧沉默着,那些似乎清楚事情原委的村民,一个个双目通红,眼角含泪。

  如果真如村长老头说的这样,那么这个要求,一点都不过份!

  刘叔沉默中,忽然开口道:“如果你说的是实情,我一定会跟组织汇报,还你们梅村,以及你们的先辈一个公道!”

  “公道?”村长老头叹了声,苦笑着摇头:“如果这话是二十年前你跟我说,或许我会很开心,只可惜,晚了,一切都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