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93章 493 三个极品!

正文_第493章 493 三个极品!

  随着牛仔衣男人一声令下,最先反应过来的,不是他身后的那群二五仔,反而是郑卓权。·

  这货竟然怪叫一声,直接往后撒腿就跑,他的这个举动,立刻就让牛仔衣男人,还有他身后的人,全部愣住了。

  这小子,胆儿未免也太小了点吧?这年头,还有能怂成这模样的?

  这些来找茬的人,一个个当场就捧腹大笑,可没笑多久,就发现,郑卓权竟然屁颠屁颠跑了回来,手里还多了个黑漆漆的玩意。

  借着光线,牛仔衣男人定睛一看,再次愣了愣,这玩意,好像是…板砖?

  我勒个去,这小子从哪弄来的?

  郑卓权才懒得去搭理这些人肚子里怎么想的,一副献宝似的将板砖递给杨宁,“杨哥,给,你的专属武器,留着防身。”

  杨宁额头立刻冒黑线,之前在寝室里,也说过中学时期的混账事,当聊到打架斗殴,杨宁自然把板砖挂在嘴边。

  谁成想,郑卓权这货竟然还记得这事,更让人啼笑皆非的,这节骨眼他还能想到这茬,愣是给他找到一块板砖?

  人才呀!

  黑着脸将板砖接过,那牛仔衣男人正要嘲讽一下,谁成想,这板砖就毫无征兆的朝着他脑袋招呼来了。

  砰!

  板砖的威力就在于,你越使劲,砸人就越疼。·

  怎么才算使劲?

  自然是一板砖下去,直接碎成两截,这绝对算得上比较高的拍砖造诣了。

  至于更高的境界,就是把人拍趴下,再补上几刀,还能保持一滴粉末不掉。

  尽管眼下,杨宁手中的板砖碎成两截,也没有把牛仔衣男人拍趴下,可并不代表杨宁就没使劲,更不是拍砖造诣不行,而是他担心,会忍不住板砖在手,把这丫给拍死!

  哎呦!

  “操!竟然敢先动手,兄弟们,上!”随着牛仔衣男人发出一声惨叫,他带来的人,立刻就惊醒过来,一个个怒不可遏,就要对杨宁等人动手。

  不过他们的暴怒,却让何陆的兴奋点彻底就达到了**,眼下他在这些人诧异的目光下,先是尖叫一声,然后,就瞬间挥舞拳脚。

  知道什么叫无影脚吗?

  电视上那些,对这些人来说,或许有那么点味道,架子套路也有模有样,只不过,还能看到影子,更能看到下肢的摆动。

  如果非要比,那玩意应该叫有影脚,还是带套路的那种,可眼下,面对何陆不时的飞踹,外加一些高山流水的横扫,简直就是应接不暇,往往连影子都没逮着,然后自己就挨了好几下!

  尼玛!

  这小子不仅是个练家子,还是个怪物!

  今儿是踢到铁板了?

  一群二五仔被踹得哭爹喊娘,又瞧见郑卓权一脸坏笑的摆动左右手,像是变戏法似的摸出两块板砖。·让他们恶寒的是,这小子竟然一副献宝的模样,把板砖递给了另一号煞星,也就是喜欢拍砖的杨宁,然后朝他们露出阴森森的诡笑。

  这一刻,他们不仅是恶寒,还胆寒了!

  卧槽,碰到个练家子已经够倒霉了,还撞上个喜欢用板砖拍人的神经病!

  这还不算,更倒霉的是,剩下的一个也不正常,还是个贱货,贼贱的那种,喜欢在一旁打下手,干一些辅助型的工作!

  捡板砖的?

  尼玛,三个极品!

  砰!

  啪!

  何陆是越打越兴奋,这拳打脚踢,愣是一个顶七八个,为啥留下那么几个,这不废话嘛,自然要留给杨宁呀,不然那板砖不是毫无用武之地了?

  不留点,待会郑卓权这货肯定要碎碎念个没完,说自己太贪心,让他浪费表情,这兄弟情谊还怎么维持下去?

  咱可不能太自私呀!

  何陆觉得,自己可不傻,一点都不傻,相反,聪明极了,没看到郑卓权也一脸兴奋的在旁边,抓着块板砖,打算捡漏补刀,干一些趁你病,要你命的贱事?

  “点子扎手,撤!”

  那牛仔衣男人一看自己带来的人,几乎就没一个不挂彩的,一时间是惊怒交加,可看到何陆望过来,露出不怀好意的目光,身子立马一个哆嗦,赶紧挥手,然后第一个跑上面包车。

  杨宁制止了何陆想要痛打落水狗的想法,他扫了眼四周,发现不少吃宵夜的学生,都已经起身观望,立刻压低声音道:“先离开这。”

  何陆跟郑卓权也发现了四周的围观群众,赶紧点头,当下三人趁着夜色,朝着华复大学的校园跑去。

  或许是光线不够好,再加上当时打架斗殴的场面挺火爆,没人敢靠近,一个个唯恐惹麻烦,所以隔得远远的,倒也没看清楚,跟这些社会青年起冲突的都有谁。

  所以这事,这群学生们也只是随口聊了聊,并没有将这事往谁谁谁身上联系,权当是看了场热闹,体验了一下所谓的社会阴暗。

  不过此刻,距离华复大学不远的一处小巷子,先前找茬的那伙人,正一个个捂着伤口,气呼呼的瞪着面前两个青年。

  这两个青年,自然是肖胜军跟王吉昌,眼下,牛仔衣男人沉声道:“怎么跟你们说的不一样?那三个家伙,里面可有一个练家子,另外两个也不是什么善茬。”

  面对牛仔衣男人的质问,肖胜军脸色也是相当难看,制止了要说话的王吉昌,他犹豫了一下才道:“罗哥,这事算我调查不仔细,这样吧,我补给你们三千块,怎么样?”

  “三千?”牛仔衣男人露出迟疑之色,看着手底下一个个都受了伤的兄弟,摇头道:“五千。”

  见肖胜军有些不满,他立刻指了指身后的二五仔们,“你自己也看到了,一个个都受了伤,光是医药费就起码三千多,交情归交情,你不会指望我白忙活吧?”

  “行,照片给我。”肖胜军犹豫了一下,这才点了点头。

  “痛快。”牛仔衣男人喊了声,立刻就有一个坐在驾驶位的男人跑了出来,然后用某聊天软件,将先前在车上拍下的照片,一股脑儿全给传到肖胜军手机里。

  查看了一下照片,尽管光线不够好,但还是能将杨宁、郑卓权跟何陆的样子看清楚,他眼睛微微眯起,嘴角浮起诡笑。

  “罗哥,回去我就用网银,把钱转到你户头,没其他事,我先走了。”

  “行,快点啊,我等着钱给兄弟们找医生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

  肖胜军跟王吉昌立刻离开了这条小巷,路上,王吉昌沉声道:“真没看出来,这杨宁,还有他寝室的家伙这么能打,这次咱们失策了。”

  “不一定。”肖胜军笑眯眯道:“说来也巧,要不是你说到外面吃宵夜,还真不一定能发现他们,更别提找罗哥对付他们了,虽说跟咱们预想的不太一样,不过嘛,有了这玩意,照样能让他们好看。”

  说完,肖胜军甩了甩抓着的手机,冷笑道:“我这五千块花出去,怎么也得激起点水漂儿,杨宁,嘿嘿,好戏才刚刚开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