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77章 477 孙思溢的苦恼

正文_第477章 477 孙思溢的苦恼

  “真的?”

  常言道,福禄无双,人走运了,那喜事是·

  挂断电话的杨宁,笑眯眯搓了搓手,丽人美养颜丸彻底爆红网络,已经让他很开心了,可华宝山这通电话,却让他更加开心。

  为什么?

  自然是华惜芸回京城了!

  这妞忽然离开华海,想必肯定是家里面出了事,因为华宝山也犯嘀咕,说他老子也急匆匆给他打了电话,让他立刻回一趟京城。

  当然,杨宁倒是不担心华家会不会出天大的事,因为真涉及到这么广的范围,让华宝山这货回去,非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,相反,搞不好还得添乱。

  就冲着那股子横行无忌,这货,绝对是个火上添油的主,没跑的。

  既然华惜芸离开这座国际化都市,杨宁也没必要继续躲在林氏集团闭门造车,看来,是该回华复了,否则,恐怕班上为数不多的几个男同胞,都要把他长什么样给忘记了。

  中午那会,杨宁就跟林仲杰道了别,拦了辆出租车,返回了阔别多日的华复校园。

  还是那么热闹,学生也还是那么多,整个校园倒是没太大变化,杨宁的出现,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在意,走进公寓,正要掏钥匙开门,却发现,寝室的大门是开着的。

  “我希望,你有点自知自明,我爸不希望你们再有来往。·”

  这是一个陌生的嗓音,听上去,年纪也不算很大,顶多二十六七,会是谁呢?

  正当杨宁皱眉思索,这时候,寝室大门被拉开了,只见一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人,正一脸冷漠的走了出来。

  他似乎也看到了戴着墨镜的杨宁,不过并没有认出杨宁的身份,甚至乎,他压根就没正眼看杨宁。

  “唉,真是的,为了这破事跑到学校来,又浪费了半天时间。”这男人脸上透着无奈,摇了摇头。

  等这男人下了楼,杨宁才走进寝室,他的出现,立刻引起宿舍三个坑货的注意。

  “杨哥,你可算回来了!”

  原本正打着排位赛的郑卓权,立刻就把套在耳朵上的耳麦扔到一边,然后驾轻熟路的顺手对着电脑按了一下重启。

  一旁的何陆瞪直了眼,张着嘴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  “这叫人工停电,就算被举报也没事。”

  郑卓权一副经验丰富的样子,何陆听了后,立马翘起大拇指:“高,实在是高!”

  郑卓权这招高不高明,杨宁不清楚,不过他倒是能想象,跟郑卓权同一战线的四个队友,八成要跳脚骂娘说一些小学生又放假之类的话。

  “杨哥,坐,快坐,今儿回来也不跟咱们说一声,好歹也去楼下接你呀。·”何陆笑眯眯搬了张凳子给杨宁,不过这笑,怎么看,杨宁总觉得是坏到骨子里的贱笑。

  摆了摆手,杨宁转过头,望向情绪看上去很低落的孙思溢,皱眉道:“他怎么了?”

  语气带着一些责备,坦白说,孙思溢被那男人数落,这两坑货还有闲情雅致的打排位、练肌肉,实在太不讲兄弟义气了吧?

  似乎也听出杨宁语气透着的问责,郑卓权跟何陆互视一眼,均露出无奈之色。

  杨宁心里一动,似乎这件事,可能没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呀。

  “是这样的,孙思溢他…”

  “桌权,别说了。”

  郑卓权刚开口,就被孙思溢摆手打断,然后他站起身,笑道:“杨哥,在外面玩得还开心吧?”

  尽管孙思溢在笑,可明显就是挤出来的苦笑,比哭还难看,这让杨宁眉头皱得更深了: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
  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…”

  “枉我把你们都当兄弟,可现在你们有事都瞒着我,这是兄弟该干的事?”

  杨宁懒得去听孙思溢辩解,沉声道:“如果不认我这兄弟,行,我这就卷铺盖,跟陈权那愣货住一号房去,反正他们那还有一铺空位。”

  “得,杨哥,我说,我说还不行。”

  见杨宁真作势要去抽床单了,孙思溢赶紧拉着杨宁,苦笑道:“整件事,其实…我…我…”

  “吞吞吐吐的还有什么不好说的?”甭说杨宁了,就连一旁的郑卓权也急了,插口道:“算了,还是我来说吧,思溢,你先坐着稳定一下情绪。”

  话罢,郑卓权望向杨宁,解释道:“其实整件事很简单,就是许小玉家里面,似乎对她跟孙思溢交往很有意见,认为门不当户不对。”

  “你们都发展到见家长的程度了?”杨宁望向孙思溢,迟疑道:“几个月了?”

  几个月?

  一开始,甭说孙思溢,就连郑卓权跟何陆都愣了愣,不过很快三人就反应过来,何陆跟郑卓权自然是哈哈大笑,孙思溢则是脸红耳赤道:“我说杨哥,不带这么玩的吧?开学到现在也就不到两个月呀,再说了,我们很纯洁的,就牵过手。”

  “这还叫纯洁?”杨宁眼睛瞪得大大的:“手都牵了,你敢说床没上?”

  “没有!”憋红脸的孙思溢大声喊了句,不过很明显,面对其他三个室友暧昧的目光,他只能屈从的举起手:“好像,还亲了次嘴,就是上次约她去看电影时,不小心…碰…碰到的。”

  这还差不多,杨宁啥眼神,那可是火眼金睛,自然知道前一刻孙思溢还有所隐瞒,眼下倒是和盘托出了。

  见一旁的郑卓权跟何陆还打算八卦,杨宁摆手道:“好了,桌权,你接着说。”

  “一开始,他跟许小玉谁也没当回事,依旧我行我素,不过许小玉的父母,似乎是铁了心要拆散他们,就想通过一些阴暗的渠道,逼孙思溢就范,不过那些人都被何陆给打发走了。”

  郑卓权叹道:“后来嘛,许小玉就被家里面给带走了,他父母来了趟学校,说是替许小玉休学,但不知道什么原因,最后就成了请长假,我们从辅导员那边打听到的消息是,许小玉短则数天,长则数月,恐怕都不能回学校。”

  说到这,郑卓权瞄了眼面露沮丧的孙思溢,叹道:“事实上,这都要取决于咱们的孙思溢。杨哥,刚才那人你也看到了,是许小玉的大哥,三天两头的就往这跑,他…”

  “桌权,好了,别说了。”孙思溢摆手道:“杨哥,其实也不能怪何陆跟桌权,是我不让他们插手的,毕竟这是我自己的私事,其实,我能处理好的,不就是跟…”

  “因为怯弱,所以选择对未来放弃?”尽管还不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,可杨宁大体也猜到七八成,冷声道:“许小玉都没放弃,你凭什么放弃?作为一个男人,别让我瞧不起你!”

  “杨哥,你怎么知道她没有放弃?”孙思溢整个人浑然一震。

  “很简单,如果许小玉选择放弃,那么她大哥,就不会跑来充当说客,她也不会被家里面禁足。甚至,在我看来,许小玉在家里,肯定用她的方式在争取,在抗争,她还没垮,你凭什么要垮?就这么对自己没信心?”

  杨宁的话,如同一记闷锤,狠狠敲打着孙思溢的心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