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68章 468 整顿

正文_第468章 468 整顿

  好戏?

  杨宁心里一动,听温长陵这口气,该不会待会要发生什么趣事吧?

  不过嘛,杨宁也懒得去琢磨,他对这炎黄交流会内部的错综复杂压根不了解,更猜不出温长陵嘴里的好戏指的是哪个方面,不过想必确实会相当精彩。·

  随着进入的成员越来越多,现场也显得愈发嘈杂,杨宁初略数了数,发现获邀的炎黄交流会成员,差不多达到两百这个数。

  原本嘛,在杨宁想来,整个炎黄交流会应该也就几十号人,能达到近两百的数字,坦白说,他还是很吃惊的。

  要知道,能坐在这里的,都是在各个领域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商业巨头,可不是从大街上拉来的农民工,偌大的华夏,站在金字塔尖的又有多少人?

  像是看出杨宁肚子里的惊讶,一旁的温长陵笑道:“在十年前,包括我在内,整个炎黄交流会,只有不到六十人。但自从互联网兴盛,衍生出一批又一批的当红富豪,经过内部开会讨论,才适当放宽审核的标准。”

  温长陵似笑非笑道:“当时我们的看法很一致,就是应该多给年轻人一点机会,事实上,大多数人,也没有让我们失望。·当然了,如果不是放宽这一条,恐怕以你如今的成绩,还不足以进入这里,更不用说那些不知所谓的高校名额了。”

  杨宁从温长陵这段话中,听出了一点弦外之音。

  “当然了,这么做有利,但同样也有弊。”说到这,温长陵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,“这个弊端,就是早上那会你提到的宗旨,他们很多都是白手起家打拼出来的成就,在他们骨子里,还有着诸多的功利心绪,像这种,坦白说我们是不能杜绝的,也不可能要求每个人不图回报的为国奉献,如果真那样想,只会加速炎黄交流会成为历史的痕迹。”

  杨宁静静听着,没有丝毫要插口的意思。

  不仅是他,就连坐在温长陵另一侧的两个中年人,在听到这些话后,也露出深思之色。

  “像这些后面加入进来的人,有不少是借着这个时代的高速发展发家致富,看到后面那个穿红衣服的没,他就是依靠经营互联网产业,从一家濒临破产的小公司,一跃成为粤州的龙头公司。”

  温长陵平静道:“当然,无论从事什么样的行业,我们都尊重,毕竟能成为这个行业的佼佼者,除了运气外,就是实力。不过,像这种人,本身对炎黄交流会就没有太多的感情,无非是觉得这里是一个能交集的圈子,对生意上有很大的帮助,尽管他们嘴上不说,但我们却清楚他们的想法。·所以,这也就衍生出核心圈,跟外圈两个说法。”

  “并非是想搞两极化,只是真的很难做到一视同仁。”温长陵身边的中年人缓缓叹了叹。

  另一个中年人也摇头道:“随着人越来越多,外围圈子除了极少数人外,很多都揣着类似的想法,甚至连核心圈子内部,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腐朽,更多的人,把自身的利益放在首位,而不是国家。这已经渐渐违背了炎黄交流会的宗旨,我们都很担心,有朝一日,这种不健康的成长,会让整个炎黄交流会,彻底分崩离析。”

  杨宁并没有反驳,相反,他很认同这中年人的担忧。

  坦白说,圈子就是用来交集的,这无可厚非。可炎黄交流会的性质不一样,它是以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的主旨建立起来的,如果剥离了这个主旨,那么炎黄交流会,跟寻常的交际圈,又有什么不同之处?

  恐怕到时候,一堆人会选择脱离这个群体,然后秉承高义,又组建一个华夏交流会、华商交流会之类的圈子,而炎黄交流会,也将彻底名存实亡。

  相信这事,没有人愿意看见,尤其对炎黄交流会有着特殊感情的温长陵等人,更不愿看着先辈的基业,在自己面前分崩离析,成为历史。

  “所以,为了避免重蹈覆辙,就必须要采取最直接,也是最有效的方式,快刀斩乱麻?”杨宁忽然道。

  “聪明。”温长陵点头道:“如今确实需要从内部进行整顿了,待会你就等着看吧。”

  杨宁注意到,温长陵说完这句话后,整个人的气势,如同利剑出鞘一般锐不可挡!

  他当即起身,望向最后出现,并且坐在台上的那七八个人,然后缓步朝前走去。

  “给温先生加个座位。”随着温长陵走到台上,一个白头发老人挥手道:“这里太挤了,小孟,你下去坐吧。”

  坐在一旁的孟姓中年人明显愣了愣,脸上露出不解之色,正要开口,这老人缓缓道:“从今儿开始,下面才是你坐的地方。”

  孟姓中年人听了这话后,脸色顿时一白,他复杂的看了眼这个老人后,默不作声的走到台下,神色间透着浓郁的沮丧。

  杨宁有些意外,下午那会,温长陵还跟他提起过,这个孟姓中年人是炎黄交流会这一届的主席,看这架势,莫非是被剥夺权利了?

  我勒个去,难不成真跟自己想的一样,要大刀阔斧的整顿?

  “罗致、张泽宇、陈孟海、周继仓…”

  随后,这老人对着话筒,一连念了足足三十多个名字,每一个被念及的人,都本能的站了起来,原本还跟旁人谈笑风生的他们,怔在原地,有些疑惑不解。

  老人念完后,扫了眼站起身的这些人,用一种很平静的口吻道:“很抱歉,原本是想一个个电话通知你们,让你们不要浪费机票钱来的,这样吧,今儿就在这住一晚,明儿再走。至于下一届,你们可以不用来了。”

  不用来了?

  什么意思?

  张泽宇不解道:“刘老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恕我笨拙,没听明白。”

  “不明白?”老人望了眼张泽宇,又看了看其他人,这才道:“我的话应该说得很明白了吧?那就是,打今儿起,你们不再是炎黄交流会的一员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刘老,给我们一个理由!”

  “你不能一句话,就剥夺我们的资格!”

  “这不公平!”

  “就是,给我们一个理由,我们到底错在哪了?”

  一听说被剥夺资格,这些站起身的人,一个个都露出匪夷所思之色,可紧接着,就是激动跟不甘了。

  “理由?”刘老漠然的看着这些人,缓缓道:“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你们的企业一年不如一年,资产一再缩水,这理由够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