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64章 464 一点难度都没有

正文_第464章 464 一点难度都没有

  服不服?

  被当场质问的孔元德,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,他做梦都没想到,这个被他轻视、不屑的新生,竟然拥有这种大局观,更说出了一番无论他怎么去构想,都想不出来的言辞。

  这一刻,面对杨宁的质问,他的脸色难看到了极限,就冲着这犀利的言辞,听着四周炎黄交流会成员的赞赏,他即便有心想反驳,可愣是没有勇气。

  为啥?

  因为在场人,几乎清一色的支持杨宁,如果自己出口反驳,就等于反驳了这些巨头们的思想,闹最后,自己成什么了?

  孤芳自赏?

  想多了,那叫自恋!那叫狂妄!那叫颠倒黑白!

  一旦反驳否定,那么,自己反倒成了另类,成了这些巨头们眼中的跳梁小丑!

  这一刻,孔元德无话可说,甚至恨不得离开这鬼地方,可看到杨宁略带轻视的眼神后,他内心的惶恐不安,就彻底变成了疯癫。

  “你这是作弊!是作弊!”孔元德吼道:“你一定是提早知道了答案,所以你准备充足!”

  似乎想要为自己这些显得苍白的狡辩增加一些说服性,孔元德咆哮道:“连保送的资格都有,谁敢保证你是不是提前就知道了考题?”

  “你以为我跟你们一样,喜欢带小抄?”面对孔元德的质问,杨宁轻笑道:“我脸皮可没这么厚,再说了,既然拥有保送的资格,我何必那么麻烦,还去做功课?”

  还没等孔元德反驳,杨宁顿了顿,又道:“你不会认为,炎黄交流会的人,都跟你一样无理取闹,专出难题来刁难我吧?”

  “我…”孔元德一时间哑口无言。

  眼下,被赵英杰、徐秋跟沈长明带来的高校精英,一个个都头皮发麻,暗道这孔元德还真tm是好人,如果不是这货跑去堵枪眼,那么当时脑子发热的他们,搞不好就要正面跟杨宁硬钢了。

  那真出现这种情况,不用想,倒霉的肯定是自己,眼下绝不会比孔元德强多少。

  被旁人指指点点,恼羞成怒的孔元德吼道:“就算你说得有道理,也只能证明你嘴上功夫了得,不代表你就真的认识这个社会,能够在这个社会站稳脚跟!抛开你的身份不谈,你有没有胆子说一句,不依靠父母,不依靠别人,白手起家在这个社会上打拼一番事业!”

  见杨宁沉默,孔元德心下一喜,立刻咄咄逼人道:“你敢吗?你说呀!这么多双耳朵听着,这么多双眼睛看着,你倒是开口说呀!”

  “这算是考核的题目吗?如果不算的话,我可以不予回答。”杨宁平静道。

  “算!怎么不算!”孔元德目光罕见激动,他将杨宁这种表现,理解为心虚。

  这小子,心虚了!

  见高先生面露难色,孔元德立刻开口:“刚才他的回答,只能判定他的理解能力,并不足以说明他的实际能力。就像外语这门课程,很多人能考得高分,甚至能考满分,可不见得他们就能利用这门语言,熟练的跟人交谈。”

  说完,孔元德立刻朝着身后的肖宏文使眼色,连带着卢易明跟李高格等人,也接到了孔元德传来的讯号。

  坦白说,这一刻,他们这些三校精英挺为难的,他们也清楚孔元德想干什么,无非就是让他们这搓人站出来,共同对杨宁施压,借着这股势头,让杨宁出糗,被炎黄交流会的成员们质疑。

  或许杨宁口中的宗旨是炎黄交流会的立本根基,可在他们看来,能不能在炎黄交流会立足,还是得看这个人的能力。

  没能力,只会张着嘴空口说白话,想必没人会服气,甚至还会产生非议。

  这一刻,他们有些心动,卫东元跟胡晨阳正要表态,却感觉到沈长明制止的眼神,立刻就变得犹豫了。本打算沉默,却瞧见杨宁一副皱眉思索的模样,原本要放弃的心,立刻就悬了起来。

  想了好一会,他们互视一眼,立刻站出来:“我们都想知道杨宁同学的能力。”

  沈长明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,而随着卫东元、胡晨阳这么一表态,同样脸色难看的,还有赵英杰跟徐秋。

  因为,肖宏文、卢易明跟李高格,也立即站了出来,说着跟卫东元类似的话。

  他们目光炯炯的盯着做决定的高先生,同时略带挑衅的望向杨宁,因为眼下,杨宁依然在蹙眉思索。

  “那就让他们看看你的能力吧。”出乎在场人意料,高先生竟然露出一副松了口气的轻松神色。

  轻松?

  等等,我没眼花吧?

  这高先生,一看就知道有些维护杨宁,可为什么在自己这伙人看来,九成九属于刁难的题目,竟然让一直板着张脸的高先生,露出这样的脸色?

  这一刻,连最笃定的孔元德,目光也变得荒谬绝伦,这还不算,他荒唐的发现,四周不少向着杨宁的那些所谓亲友党,在听到高先生这话后,出奇的长出一口气。

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谁能告诉我?

  “未免也太无聊了吧?”杨宁撇了撇嘴:“这算不算最后的题目?弄完就结束了吧?”

  高先生点头道:“这题完了就结束,相信也不会再有人敢提出不同的意见。”说到这,高先生立刻转身,扫了眼目瞪口呆的孔元德等人,这一刻,他们一个个都仿佛被一道寒意掠过,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。

  “那好吧,我也没兴趣再进行这种毫无深度的考核了,一点难度都没有。”杨宁有些欠奉的摇了摇头:“稍等,我打个电话,让人把文件传过来。”

  毫无深度?

  一点难度都没有?

  什么情况?

  孔元德目瞪口呆的看着杨宁掏出手机,走到不远处像是跟人商讨什么似的,他有心去嘲讽杨宁故弄玄虚,可这话还没出口,就发现不仅是杨宁那些亲友党,就连其他始终没表态的炎黄交流会成员,也是一脸的轻松写意,似乎对于这个所谓的考核,压根就兴趣乏乏…不对,那是一种理所当然!

  理所当然?

  孔元德被这个发现给彻底惊呆了,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,为什么这些人,对杨宁的能力,表现得如此的平静,他们不应该最关心这个吗?

  不仅他想不通,与他一同站出来表态的三校精英,一个个也想不通,如果有可能的话,他们很想抓住某个巨头的衣领,大声的去质问,你们tm搞毛啊!为什么对这小子能力的强弱与否,表现得如此欠奉!

  就在这时,孔元德发现,甚至有少部分人已经转身离场了,可从他们的神色间,并没有丝毫对杨宁的轻视傲慢,甚至离开前,还会微笑的朝杨宁点头致意,眼中充满着一种让他们抓狂的赞许!

  赞许?

  这尼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