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62章 462 考核

正文_第462章 462 考核

  不仅是孔元德,包括肖宏文、卢易明、李高格等人,无论怎么想,都没想到,杨宁竟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!

  挑战他?

  经过短暂的诧异,回过神来的孔元德等人,立刻就露出不屑之色,他们好歹是通过残酷的优胜劣汰,这才被挑选出来的精英,不管身份地位如何,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傲然心还是有的,岂会在意在他们看来,靠着裙带关系上位的杨宁?

  “挑战你?你脸皮也够厚的,竟然敢说这种话?”孔元德原本只是抱着破罐子破摔,可眼下,他却有另一种想法,就是狠狠踩着杨宁,不求上位,只求扇炎黄交流会所有人的嘴脸。·

  孔元德有着充足的信心,在他看来,杨宁不过就是个小喽罗,或许学习成绩很好,他自愧不如,可说到讨生活闯天下,他觉得杨宁这种整天闷书堆里的温室花朵,那是拍马都赶不上他!

  “我怎么就不敢说了?”杨宁似笑非笑道。

  “既然你这么坚持,不说挑战我们这些人,只要你赢过我,我就承认你的能力。”孔元德一脸讥讽。

  “承认我的能力?”杨宁一脸古怪,撇嘴道:“被一个失败者承认能力,我还没掉价到这份上。”

  “你说谁是失败者!”孔元德怒视杨宁,见对方只是无所谓的耸耸肩,立刻铁青着脸,冷笑道:“有本事就当着大家的面试一试,也让大家看看,你到底是条龙,还是虫。·”

  “有点意思。”杨宁依旧那副欠奉样的耸耸肩,随即道:“那么怎么玩?总得划条道吧?”

  在不少人看来,杨宁是经不起孔元德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,才答应这种赌斗,这让他们觉得,这孩子终究还是年轻了些,不够稳重,心性还需雕琢打磨一番才可成器。

  可杨宁心里却不这么想,他觉得,如今他既然进入炎黄交流会,就必须拿出实力,要么不做,要么就做到最好!

  孔元德这些人异想天开他是靠着裙带关系进入,或许大部分人不认同,可不代表就不会有人这么想,如果遮遮掩掩,很可能让原本处于中立立场的人,也会这么想。

  尽管,杨宁并不在乎这些人的想法,可眼下,不少人都知道他杨家人的身份,他不希望被人觉得他是个二世祖,眼高手低的膏梁子弟。

  作为一个纨绔,就应该有纨绔的样子,就算飞扬跋扈,也要维护家族的名声,不让任何人敢于对他,以及他背后的家族说三道四!

  否则,他跟蔡德江又有什么区别?

  至少在旁人眼中,他与蔡德江,也只会是五十步笑百步。·

  眼下,看到杨宁答应下来,那些心存怀疑,或者持着中立立场的炎黄交流会成员,一个个都露出感兴趣之色。

  “很简单,你只要完成我们先前的考题就行。”孔元德眼下真的很放肆,他扫了眼四周,大声道:“各位都看仔细了,如果连他都完成不了,却平白无故成为了炎黄交流会的一员,那么我真的会怀疑历届考核的公平性。”

  “公平性?”杨宁似笑非笑道:“所以你揣着小抄应付考核,就算得上公平了?”

  “我…”

  原本还一脸傲然的孔元德立刻一窘,恨恨的瞪了眼杨宁后,也不再说话,因为他看到不少人都朝他投来厌恶之色。

  眼下,赵英杰早已经气得脸色铁青了,他发誓,等离开炎黄交流会,一定要将孔元德踢出清池,必须的!

  这家伙算个球呀?

  你失心疯也别拖着整个清池大学陪着你一块疯!

  没看到一旁的徐秋、沈长明望向自己的眼神,已经是怒火中烧了吗?还有,那些在暗处,分别跟清池、京华以及中院有关系的炎黄交流会成员,望向自己的目光,也是不断闪烁着?

  一想到被这么多人惦记,赵英杰就感觉后背凉飕飕的,如果不是考虑到场合,他八成又要朝发疯的孔元德狠狠扇几耳光了。

  “既然你们要玩,就陪着你们玩玩。”杨宁笑道:“那么不知道这审核的标准是什么?”

 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,立刻就有几个人露出犹豫之色,好一会,才站了出来。

  其中一个男人开口道:“我姓高,如果你真打算接受考核,那么就由我来主持吧。”

  “谢谢高先生。”杨宁朝这男人点了点头。

  对于杨宁,这位高先生也是挺有了解的,毕竟温长陵揣着那份资料来的时候,他也在场审核过杨宁。

  对于杨宁的能力,以及潜力,通过之前的了解,还有温长陵这份资料,他算是有了一个勉强全面的认识,也很欣赏这种潜力极大的新晋成员。

  只不过,考虑到这次的考核题目有些特别,他也没多大把握杨宁能通过,毕竟,这是一次公开性的考核,就算他想放水,也不认为旁人全是瞎子。

  暗道小祖宗你咋就这么能折腾,不知道有些人就等着看你笑话吗?

  想是这么想,高先生依旧是板着张脸,平静道:“你跟他们的考题性质都差不多,基本算得上大同小异,我先问第一个问题吧,关于国家未来的发展,你有什么样的见解?”

  国家未来的发展?

  这种高度的问题,很有广阔性呀,这绝不是那类局限性的问题,发挥的空间固然大,可真正要拿捏到的细节,不见得就轻松,甚至难度还相当的大。

  往大了说,这玩意可以谈江山社稷,也可以谈国与国之间的利害关系,还可以谈对未来十年二十年甚至整整百年的规划。

  见孔元德投来的嘲讽之色,杨宁无所谓的撇了撇嘴,这才道:“咱们华夏从古自今就属于礼仪之邦,崇尚以和为贵的思想,所谓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,就我个人观点,无论是过去,还是未来,都应该坚持和平发展,和平共荣,这是底线。千年前的先辈们,就早已总结出国虽大,好战比亡的观点,所以无论咱们国家发展到哪一步,都要将这个观点铭记在心。”

  “跟我们说的好像差不多吧?”孔元德似笑非笑道:“如果你只是说这种程度的场面话,说不准比我们还差劲。漂亮话谁都会说,最好掏点干货出来。”

  “干货?”杨宁忽然古怪的望向孔元德,缓缓道:“也就是说,你的回答,跟我说的这些差不多了?”

  “当然。”孔元德望向杨宁的目光,隐隐透着不屑:“而且比你说的还要好,还要深入。”顿了顿,他脸上透着嗤笑:“看来你也就是这种眼高手低的水准了。”

  “看来你输得一点都不冤枉。”杨宁脸色更古怪了。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孔元德勃然大怒,哼道:“如果我输得不冤,比我的回答还差劲的你,又怎么赢?”

  “难道你不知道,这种话是对外界说的?”杨宁摸了摸鼻子,笑眯眯道:“还是说,你忘记了炎黄交流会的宗旨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