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49章 449 温长陵的惊喜

正文_第449章 449 温长陵的惊喜

  他的目光,死死的盯着杨宁,就仿佛想要看出花来。·

  事实上,他也是刚从龙泉市坐飞机回来的,这几天一直待在东方家,对于杨宁送出的六件瑰宝,那可是相当的眼热,对他来说,如果能有一尊摆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,等客人来了,露出惊叹,那绝对是倍有面子的事。

  坦白说,他对东方铭启相当的羡慕嫉妒,虽说只是生了个女儿,但换来的却是杨宁这种级别的乘龙快婿,关键是心性好,够败家…咳咳,够大方,一看就是个爽快豁达的人。

  想想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,温长陵回来的路上也是郁闷到极点,他之所以一直留在东方家,一开始也是觉得能跟杨宁碰个面,一块交流交流,可知道东方菲儿要回华海后,他就清楚杨宁应该是不回来了,这才告辞离开。

  他打算过年时去一趟东方家,算准了大年夜那晚东方菲儿肯定要回家吃年夜饭,到时候身边不带男朋友,那哪说得过去?

  所以嘛,他就觉得,这事能成,只要到时候厚着脸皮去蹭顿饭,再跟杨宁关系熟络熟络,顺带着开个口,想必也会卖他这位温家掌舵人一个面子吧?

  可谁成想,这计划往往就赶不上变化,可这次温长陵非但不窝火,相反,还欣喜若狂,瞧瞧这货,不正是自己日盼夜盼想要见着的小伙子?

  等等…

  他怎么会在这?

  看这架势,好像是在办宴会吧?

  对,那横幅写得什么乱七八糟的…我念念…咦…怎么有杨宁两个字?我记得,这小伙子好像就是叫杨宁吧?

  难不成,这是给他办得宴会?

  好,真是太好了,干得漂亮!

  瞧这阵势,似乎是自己这不成器的儿子捣鼓的吧?否则,谁会这么大胆子,敢在这地方搞…哎哟喂,这败家子,竟然上满汉全席,还摆好几桌,真是够败…

  败家两个字,温长陵不愿往下想了,下意识的望向杨宁,原本惊喜若狂的眼神,变得有些古怪,再望向拿着话筒的温文昊,他忽然觉得,自家的儿子挺不错,挺会给他这个老子省钱。·

  虽说温长陵内心有着诸多想法,可表面上,给人的却是一种镇定自若的模样,只不过眼眸中的欣喜,出卖了他的本心。

  “温伯伯好。”在温文昊的介绍下,杨宁立刻走了过去,对温长陵,他是有印象的,但一开始也没想到,竟然跟温文昊是父子关系。

  “你好呀,怎么想起来长远市玩了?”温长陵微笑开口。

  不是吧?

  连温长陵也认识这小子?

  一直以严肃示人的温长陵,竟然会对一个年轻后生露出这种笑容,实在有些出乎众人意料。WW·

  “正打算到处散散心,恰巧温大哥就邀请我过来玩。”见温长陵望着自己手中抓着的几个礼盒,杨宁有些尴尬道:“走的急,没带什么礼物,反倒还收了这么多见面礼,实在太失礼了。”

  温文昊立刻在旁说道:“是我不让他带的,好兄弟嘛,带礼物上门多见外,对吧?”

  听上去是想给杨宁解释,可温文昊并不清楚,每听到他一句话,温长陵就暗暗咬牙,右手的五根手指更是下意识的攥在一起。

  温文昊压根不知道,自己这位平日里严肃的父亲,眼下有多么心痛呀,因为温长陵可是知道杨宁出手阔绰的,如果一开始也打算带着几件瑰宝来串门,就因为温文昊的推三阻四成了镜花水月,温长陵觉得如果真有这种可能的话,他并不介意让温文昊禁足半年。

  不过嘛,转念一想,他忽然又露出微笑,暗骂自己真糊涂了,或许自家儿子跟杨宁的关系比较好,但很可能并没有达到要送瑰宝的程度,不过眼下这小子收了叔伯们这么多礼,下次再来串门,给的礼物肯定要更好一些。

  最关键的,他眼下清楚自家儿子跟杨宁是好兄弟,这就够了!

  “文昊说的不错,杨宁,以后就把这当自己家就行。”顿了顿,温长陵扫了眼四周,沉声道:“都听到了吧?从今儿开始,这小兄弟不仅是文昊的客人,也是我的客人,更是温家的客人。别让我知道谁对客人不敬,不然,就去祖祠面壁吧。”

  听了温长陵这话,这些温家人一个个都暗暗翻白眼,小的无理取闹也就罢了,怎么大的也这么过份,真不愧是上阵父子兵,简直就一个德性。

  不过说起来,这叫杨宁的小子到底是谁呀?怎么以前没听说过?华夏到底哪个杨家,能让温家如此隆重对待?而且对象还是个家族子弟?

  他们想不通,温长陵以及温文昊,还有一众温家老人都懒得去解释,当下笑呵呵的招呼杨宁,连带着一旁的程杰也得到了招待,相当的受宠若惊。

  看着杨宁坐在主席位上有说有笑,一群温家人心里真不是个滋味,尤其是一些第三代的,望向杨宁的目光明显透着点嫉妒,但也仅仅是嫉妒罢了,首先被这么多温家长辈警告,他们也不敢对杨宁做什么。再者,考虑到杨宁是外姓人,与他们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,所以也没必要冒风险搞事。

  最关键的,就是冲着温家这么多长辈对杨宁的态度,想必这货背景应该不小,那么干嘛就非得做敌人,做朋友不好吗?

  能被温文昊邀请到这的,又有几个是蠢货?

  一群人稍稍琢磨琢磨,望向杨宁的目光,就少了些嫉妒,多了些玩味。

  这场宴会,最风光的无疑是杨宁了,众人眼中的焦点,除去清楚杨宁身份背景的老一辈,其他人都怀着浓郁的好奇,即便是傍晚时分散会,一群人还是聚在一块,研究杨宁的身份。

  只可惜,他们研究了足足两个多小时,还是没弄到有用的情报,来来去去就是网络上被报导过无数次的旧新闻,对于这种明面上的信息,他们压根都懒得去理会,很清楚这无非只是杨宁多重身份中,最不起眼的几个。

  这也难怪他们胡思乱想,毕竟大范围调动信息搜集资源,可获得的却只是这种陈年旧调,这说明要么杨宁是个普通人,要么就是藏得极深。

  结合中午那会,一群温家老人,以及温长陵的态度,用屁股想他们都知道,杨宁,绝不会如这纸面信息一般貌不起眼!

  “我知道你不少事,但我没想到,你竟然在闽江闹得这么大。”

  一想到先前在书房中,看了温文昊给他的绝密资料,温长陵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“有时候麻烦来了,甩都甩不了。”杨宁不以为然的笑道:“因为这破事,心情就有点糟糕了,不过还好,到了这里,反倒舒坦了些。”

  “那以后闲下来,就常来这里坐坐吧。”温长陵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:“听说当初你拒绝了京华跟清池大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