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36章 436 看清楚我是谁!

正文_第436章 436 看清楚我是谁!

  第436章436看清楚我是谁!

  这个老人,在场很多人都认识,不仅是廖局长,就算是邵思远,在看到这个老人后,脸色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紧张。.136zw.>最新最快更新

  面对这个老人的呵斥,他们不敢还口,甚至眼神都出现了躲闪。

  他是谁?

  事实上,在场这些人,但凡到了一定的层面,几乎都对这个老人露出敬畏之色,因为他就是蔡家的支柱,蔡荣冲的父亲,蔡德江的爷爷,被授予中将军衔的蔡根生!

  他怎么来了?

  不少人惴惴不安,不过与蔡德江站在同一阵线的人,在看到蔡根生后,无不缓了口气。

  眼下,就需要这种能一锤定音的人,否则,天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混乱。

  先前的紧张气氛,他们压抑到了极点,唯恐真打起来,那到时候会不会被误伤,这可真说不准。

  “蔡老!”朱兴学立刻跑到蔡根生面前,一把鼻涕一把泪道:“您可要给我做主呀,我的孩子,竟然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了。”

  朱兴学很聪明,他知道眼下,唯有蔡根生是他的救星,所以即便是在大庭广众,他也不在乎那狗屁形象了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看了眼依旧昏迷不醒的朱俊才,尤其看到朱俊才的伤势后,他的眼神也变得锐利了些。网.136zw.>

  “爷爷,您来了就好了,他们都疯了,不但要扣下我爸,甚至还用枪指着我们!”蔡德江立刻跑过去哭尿,但狠毒的眼神,却不时的往杨宁身上瞥。

  “瞧你干的好事!”蔡根生狠狠瞪了眼蔡德江,只不过这眼神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,隐隐还透着点溺爱。

  众人心头一凛,意识到这身份显赫的蔡根生,恐怕是个帮亲不帮理的老顽固。

  “我倒要看看,今儿谁敢用枪指着你们!都没王法了吗?”蔡根生冷冷的瞥了眼廖局长跟邵思远。

  “放下枪。”廖局长跟邵思远,几乎都同时做出决定。

  随着他们一声令下,现场的军警都各自收好武器,不过这些人脸色都不好看。反观蔡家军也在蔡根生的挥手下,收好了举着的枪支。

  “你们为什么要为难我儿子,还有我孙子?”蔡根生冷声道:“今儿不把事说清楚,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,那么,这事就不算完,不妨闹大,我倒想要看看,这最后碰钉子的会是谁!”

  廖局长跟邵思远都露出为难之色,他们下意识的望向不远处的杨宁。

  这个举动也引起了蔡根生的注意,他也顺着望向杨宁,见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孩,脸上的不满就更浓了。

  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呀,一个年轻后生,竟然也能搅得风生水起,差点让军警开战?”蔡根生冷笑道:“我倒是好奇你算个什么东西,不过我相信,你肯定没这能量搅风搅雨,回答我,是谁在幕后指使,又是谁给你这么大胆子,敢对付我儿子,还有我孙子,甚至对付我蔡家!”

  对付蔡家?

  这顶帽子扣得还真够大的,无论是廖局长,还是邵思远,都神色紧张,想要开口替杨宁说话,却被蔡根生狠狠瞪了眼:“待会再跟你们算账,现在都给我闭嘴!”

  说完,蔡根生望向杨宁:“回答我,是谁!今儿不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,我拼着这身老骨头,也要先废了你。网.136zw.>”

  随着蔡根生这铿锵有力的话说完,蔡家军立刻高呼一声,颇有杀伐气势。

  从这一点,就能看出即便蔡根生退居二线,可在军中依然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跟尊严。

  “废了我?”

  出乎在场人意料,杨宁竟然似笑非笑道:“老头,话说你今年六十好几了,应该退休了吧?我觉得嘛,年纪大了就好好养老,把位置腾出来让给年轻人,别老占着茅坑不拉屎。”

  靠!

  牛逼呀!

  竟然对着一个中将,用老子训儿子的口气,这小子今天莫不是存心来刷脸的?

  先是言语刻薄的针对蔡德江,然后又针对甚至要强行留下东南军区司令蔡荣冲,现在层次直接上升到针对中将了?

  孩子,话说你狂妄无知也得有个限度好不好,没看到一大群人在对你使眼色?

  当然,也有例外的,比如邵思远,这货眼下是真的服了,也只有这种一根筋的脑子,才能跟宝爷称兄道弟吧?

  不过话说回来,如果宝爷在场,说不准也要对这老家伙吼几嗓子,等这破事完了,回头跟老头子说说,搞不好一顿饭下来,准得喝个七荤八素的,为什么?

  爽呀!

  没瞧见,眼下蔡根生,已经气得整张脸一阵青一阵红吗?这好像是第一次瞧见这老东西如此失态吧?

  要不是考虑到现场的诡异气氛,说不准邵思远就要掏相机拍下这一幕,拿回家留作纪念了。

  “你是第一个敢这么跟我说话的年轻后生,我真想知道,是谁这么没家教,教出你这么个没礼貌的小畜生。”蔡根生脸色阴沉到了极点,不仅是他,就连蔡荣冲跟蔡德江父子,也是一脸的荒诞,但更多的却是愤怒。

  始终冷眼旁观的曾书记也有些咋舌,但依旧没有要插口的意思,尽管对杨宁的身份不清楚,但他知道,这小子背景并不简单,更不是傻子。

  “我有没有家教不用你管,你也没资格,连自家的都管不好,还敢舔着张老脸瞎叫唤。”杨宁摸了摸鼻子,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:“还是那句话,该退就退下来,免得不孝子孙整天仗着有一个中将撑腰,就耀武扬威的祸害一方。”

  看也不看蔡荣冲跟蔡德江双目喷火的模样,杨宁继续道:“再说了,你这中将军衔,水份太多,虚了点。”

  “你!”像是被戳中兴奋点似的,蔡根生一脸怒意,指着杨宁道:“你敢说我军衔水份虚,你算个什么玩意?你有什么资格?”

  “哼,当年军部为了稳定军心,让军中的中层阶级不至于心生不满,特意给一些资历不够的人颁发了中将,甚至上将军衔,好像,你就是这一批人吧?”

  蔡根生原本充满愤怒的脸色不由一顿,似乎压根没想到,杨宁竟能说出这么一段秘辛来。

  要知道,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,仅限于做出这个决定的几位军中大佬,对外,则是表彰他们有功,并且列举出很多在他们看来,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所谓光荣事迹,坦白说,当时他们看到这些事迹,都有些脸红害臊。

  或许是心里有鬼,他们都没有揭开这一层,也没有过多谈起,相比较这些虚的,军衔才是货真价实。再者,去质问这些所谓事迹,完全是跟自己过不去,吃饱了撑的吗?

  不理会蔡根生脸上的惊容,在众人的注视下,杨宁缓缓摘下墨镜,平静的看着蔡根生:“至于我算什么玩意?又有没有资格?嘿嘿,老头,你不妨看仔细了,看清楚,我是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