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31章 431 你算什么纨绔?

正文_第431章 431 你算什么纨绔?

  蔡德江确实气炸肺了,邵思远说的的确是实情,他一个整天仗着家势胡作非为的二世祖,又怎么可能代表得了蔡家?

  对于他在闽江市的所作所为,甭说那些嫡系、旁系,就连自家的老头子,甚至老爷子,都颇有意见。

  可眼前的邵思远,却有资格代表邵家,打小就跟邵思远斗争的他,内心最不甘的就是这一点。

  眼下被邵思远当场揭伤疤,蔡德江气急败坏的同时,也在思考着对策,半晌,在邵思远略带嘲讽的目光下,他冷笑着拿起电话。

  只见他连着拨通了十几个号码,通话的时间都很短,只是让电话那头的人立刻来医院。

  对于蔡德江的这种举动,邵思远并没有太在意,反而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杨宁闲扯,似乎想知道杨宁的真实身份,跟华宝山又是什么样的关系?

  大概半小时,随着蔡德江的电话,陆陆续续来了近三波人,每一波大致都有五六个,邵思远随便看了眼,就懒得再看,不屑的嘀咕道:“全是一群狐朋狗友,找来撑场面?”说完,还补了句:“也不嫌寒碜人,就这些家伙,也拿得出手?”

  这些被蔡德江叫来的人,基本都听到了邵思远的嘀咕,可他们没敢生气,反而异常的紧张。

  乖乖,这是闹哪样?

  蔡家跟邵家杠上了吗?

  这是要打算真枪实弹,轰轰烈烈干一场吗?

  也难怪他们紧张,话说被这么多枪杆子对着,尤其那黑漆漆的枪口,鬼知道会不会突然走火,吓得他们整颗心都提了起来。

  当然,他们的身份也没邵思远说得那么不堪,好歹也都来自军政家族,只不过他们的家族跟蔡、邵两家比起来,确实差了那么一些。

  接到蔡德江电话,一开始还以为有好事,谁成想,竟然是这种让人热血沸腾…不对,心惊胆颤的混账事,早知道就找借口不来了,拜托这不是来玩的,怎么感觉像是活腻味了求自杀?

  他们心里犯嘀咕,可蔡德江却一点不含糊,冷笑着扫了眼邵思远,然后才对着这些人道:“今儿,这姓邵的打算跟我明刀明枪干一场,你们说我要不要接?”

  一群人全哑巴了,开玩笑,发生什么事都不清不楚,谁敢接这话?

  如果私底下说说,溜须拍马的倒是奉承一番也无伤大雅,可眼下在邵思远眼皮底下,坦白说,没人敢明着开腔。

  他们的沉默,让蔡德江更是怒不可遏,咆哮道:“都说话呀,哑巴了?”

  “蔡哥,我…我觉得嘛…我…”

  这人还没说完,忽然,一阵急促的警笛声传来,同一时间,只见廖局长,以及先前来的武警全部从医院走了出来,他们一个个神色紧张,尤其是廖局,看到分庭抗礼的蔡家军跟邵家军,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。

  “三位闹够了没有?”看到自己能调动的警力全部就位,廖局长似乎有了点胆气,阴沉的看着杨宁、邵思远跟蔡德江,沉声道:“我已经跟省委知会过了,省委的意思很明显,这事到此为止,别让我难做。”

  邵思远倒是一脸无所谓,杨宁则是阴冷的在蔡德江跟朱俊才身上瞅,至于蔡德江,反而露出不忿:“廖局,你敢管我们的事?”

  “别把我扯进去,你们蔡家想把闽江闹得满城风雨,我邵家可没这想法。”邵思远撇撇嘴说了句。

  见蔡德江一脸怒意要找邵思远争执,廖局长立刻打断:“这个问题甭墨迹,我这么说吧,不是我要管你们的事,而是省委,明白没有?”

  省委?

  蔡德江脸色阴晴不定起来,蔡家可以容许他狂妄,但那仅仅只局限在闽江这座城市,出了闽江,他就算想狂,也要收敛些。

  听着廖局长的口吻,这底气十足的模样,该不会是东南省第一把交椅发话了吧?

  如果真是这样,甭说他,就算他家老头子来了,也得严谨对待。

  看来,今天这事,不能继续闹下去了,就算不情愿,也得给蔡家留条后路,万一真惹恼了那位,人家一怒,直接给捅到京里,那乐子可就大了。

  毕竟,擅自调动军区部队,堂而皇之的在市区里抬枪杆子,而且还是上百号人,这绝对会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,到时候,恐怕蔡家都要狠狠喝一壶。

  邵思远跟蔡德江一样,都存着这方面顾虑,眼下顺杆子往下爬,确实是个最理想的结果。

  反正,只要自己在,蔡德江想要动杨宁也得掂量掂量,再说了宝爷也只是让自己来接他兄弟,眼下这情况,不求有功但求无过,明显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“嘿嘿,廖局长太生分了,我就一纨绔,纨绔做事就这样,喜欢胡闹,你就别在意了。”蔡德江一扫先前的阴郁,笑呵呵道:“大家说,是不是?”

  那些被他喊来的人一个个出言附和,如今连省委都惊动了,他们巴不得这荒唐事赶紧落幕,别再整什么幺蛾子,不然回去指不定家里的老头子,就要提着木棒把他们轰出家门。

  廖局长脸色缓和了些,正要说些场面话,安抚一下蔡德江等人,这时候,一个声音响起。

  “你算什么纨绔?”

  廖局长原本缓和的脸色瞬间凝固,他望向说这话的杨宁,一时间是又好气又好笑,我说孩子,别闹了行不行,你咋就这么不听话,非得搞出点事来?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蔡德江脸色也立刻沉了下来,阴森森的盯着杨宁。

  “我只是纠正你一个说法,就是以后别把纨绔挂嘴边,因为你不配。”杨宁耸了耸肩。

  “笑话,我说自己是纨绔,关你鸟事?再说了,如果我蔡德江都不算纨绔,这天底下也没几个敢说自己是纨绔的了。”蔡德江哼了哼。

  这小子是神经病吧?

  老子管自己叫纨绔,这王八蛋竟然也能因为这两个字瞬间爆炸?

  操!

  火药桶也没这么危险吧?

  蔡德江觉得杨宁是故意没事挑事,脸色阴沉,不阴不阳道:“廖局长,你也看到了,不是我蔡德江不懂事,是有人非得没事找事。”

  廖局长摸了摸额头,正要说什么,杨宁却一脸玩味道:“像你这种狂妄无知的垃圾,真配不上纨绔两个字,说好听点,你可以管自己叫恶少,稍稍难听点,就是混球,再难听一点,寄生虫也不错。”

  “你敢骂我是垃圾?”蔡德江彻底气笑了,手臂的青筋都胀了起来,脸上肌肉也是不时抽搐,显然在忍受着极大的怒火:“小子,别以为省委干涉,我蔡德江就怂了,不怕告诉你,我玩死你,分分钟的事!给我小心点!”

  冷冷的瞪了眼杨宁,蔡德江摆手道:“走,收队!”

  “这就走了?”蔡德江转身还没走出几步,杨宁就嗤笑道:“所以我说,你没资格管自己叫纨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