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30章 430 邵思远的立场

正文_第430章 430 邵思远的立场

  眼下,不仅蔡德江觉得杨宁透着邪性,同样的,朱俊才也有着类似的想法。·

  眼前这位邵家第三代,可不是蔡德江这种为非作歹的纨绔,能力不说,光是在东南省的名气,就足以让朱俊才心生自卑。

  如果说,他跟蔡德江一样,都是依靠着父辈得以潇洒过日,那么眼前的邵思远,那绝对是白手起家的实力派!

  可就是这种沉稳老练的人,眼下竟然对杨宁表现出如此巴结的态度,这让他实在是想不通,更找不出任何值得考究的理由。

  你说这小子有背景也就罢了,那绝对不奇怪,想必蔡德江也不会主动去招惹,可问题,这家伙找人当和事佬,是靠着那狗屁的破案,才得到国家安全部领**的赏识,如果他真有背景,需要拐弯抹角搞这么多事?

  恐怕,一个电话就搞定了吧?

  可话说回来,邵思远的出现,还有其对杨宁的态度,却又比真金白银还要真,这可难倒朱俊才了,他实在想不明白,为何一片大好形势,竟然出现了幺蛾子!

  “邵思远,你真打算跟我硬干?”蔡德江一脸阴沉道。

  “跟你硬干?你也配?”出乎蔡德江意料,邵思远的回答,透着那么点揶揄,隐隐还带着不屑。

  即便是其他人敢对自己展露这种轻视,蔡德江就会很愤怒了,更别提还是斗了多年的老仇人,这直接让蔡德江成了火药桶,一点就炸!

  “操!”

  随着他一声叫骂,他所带来的军人,立刻把枪抬得高高的,枪口更是直接对准了邵思远,以及一旁的杨宁。·

  可随着这种骤变的举动,邵思远带来的人同样不含糊,也立刻调转枪口,对准了蔡德江,还有朱俊才。

  妈呀!

  朱俊才哪见过这种阵仗,长这么大,可是头一遭被人用枪口对准,他不断吞着涌上喉咙眼的唾液,可这玩意就如同破闸的汪洋一般,愣是流个没完。

  可千万别走火呀,尼玛老子还有大好青春没来得及挥霍呀,万一真的英年早逝,爸,您可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!

  朱俊才冷汗直冒,浑身哆嗦个不停,四周涌现出的一股压抑让他呼吸都显得不畅了,对他来说,眼下这种环境,实在是太吓人了,他这辈子顶多经历一些黑帮斗殴,可压根没尝过两军对峙呀!

  如果有可能的话,朱俊才真希望自己幸福的昏过去,因为他觉得眼下清醒着,是一种让他几乎要发疯的折磨!

  “看来你的朋友也很一般嘛,就这一小会功夫,都吓成这样了?”邵思远似笑非笑的瞥了眼朱俊才。·

  蔡德江显然也早就发现朱俊才的不对劲,当下狠狠的瞪了眼这货,沉声道:“没用的玩意,就这么点阵仗就吓成这样,废物!”

  这么点?

  朱俊才咽了咽口水,内心委屈到极点了,敢情你们军区出来的,都喜欢玩这种被人用枪指着的游戏,还是上百杆枪?

  卧槽!

  你们军区的比城里人还会玩呀!

  “我有点紧张了。”朱俊才死死咬着牙,尽可能让自己冷静些,可一想到四周黑漆漆的上百号枪口,他愣是冷静不下来。

  “哼!”或许也知道朱俊才的尿性,蔡德江也不再理会,只是冷冷的看着邵思远,“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,或者又是得到谁的授意,所以才出现在这地方,并且还跑来搅局,可我不在乎。不过今儿这事,我也不想闹大,这么着吧,只要你让他保证不再闹下去,这笔梁子就算了。”

  邵思远有些迟疑的望了望杨宁,隐隐透着征询味。

  坦白说,如果可以和平解决,那绝对是再好不过的事情,以他对蔡德江的了解,眼下这家伙的表现,已经算是把姿态放得很低了。

  只不过,他这么想,不代表杨宁就跟他一样。

  看也不看邵思远投来的征询目光,杨宁漠然道:“想和解?行,把这家伙交出来,然后你再扇自己两耳光,这事我可以不追究了。”

  说完,杨宁抬起手,指向早已吓得脸色惨白的朱俊才。

  面对杨宁如此不识抬举的言行,蔡德江怒极反笑,冷声道:“有种,别的地方不敢说,但在闽江,你是第一个敢让我自扇耳光的人,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。”

  顿了顿,蔡德江望向脸色有些不好看的邵思远,嗤笑道:“瞧瞧你认识的人,都什么货色?嚣张狂妄起来,比我还牛逼,姓邵的,我真不知道你搀和进来,对你有什么好处。”

  其实对于杨宁的言行,邵思远同样有着不可思议,也不是没产生过恼怒,不过眼下被蔡德江冷嘲热讽一番后,他倒是将部分火气,转移到了蔡德江身上。

  王八蛋,待会就有你好果子吃!

  “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人处事的方式,尽管离开就是。”杨宁不咸不淡的对邵思远说了句。

  听了这话,邵思远又升起些许怒意了,隐隐还带着点憋屈,老子好心好意来助你,你非但不感激,反而还对我很不满似的,要不是宝爷…

  邵思远心里一阵腹诽,可一想到华宝山,忽然就有种很怪异的感觉,连带着胸口那股子憋屈不忿也立刻消散了。

  他想到一句话,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那位宝爷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,偏偏一身臭脾气倔的跟头驴似的,眼下这小子好像也是这种性子吧?

  八成这小子跟宝爷臭味相投,所以相当的谈得来,否则宝爷岂会把这种人当兄弟?

  换句话说,如果我今天对蔡德江妥协了,或者就这么拍拍屁股走,尼玛,搞不好下次见到宝爷,铁定人家把自己当外人了。

  该死!

  差点误事!

  很快,邵思远就有了决定,当下也不再看杨宁,反倒是望向蔡德江,冷笑道:“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性,你以为说几句风凉话,就能挑拨离间我们兄弟间的感情?”

  说完,邵思远拍了拍杨宁肩膀,翘起大拇指道:“老弟,说得好,这家伙就是欠操,他不服,咱俩就压到他服为止。”

  看着邵思远对杨宁那股子亲热劲,蔡德江脸色愈发难看了,他实在想不通,这杨宁脑子一根筋也就罢了,干嘛平日里挺稳重的邵思远也像是被传染似的?

  还有,挑唆你们兄弟间感情?

  荒唐,你俩不是才认识吗?

  丫的听说过男人跟女人一见锺情的,还真第一次亲眼瞧见,两个爷们刚见面就对上眼的,真是奇了怪了。

  蔡德江一肚子腹诽,当下死死盯着邵思远,沉声道:“意思就是说,你邵家是打算跟我蔡家摊牌了?”

  “就凭你,能代表蔡家?”邵思远不屑道。

  他的话似乎戳中了蔡德江的痛处,顿时,这家伙整张脸就胀红一片,咆哮道:“邵思远,你别太得寸进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