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21章 421 杀气!

正文_第421章 421 杀气!

  滴…滴…滴…滴…

  站在重度监护室外,杨宁面沉似水,他没想到,仅仅是回酒店洗个澡的功夫,医院就再次传来噩耗,这让他原本有所消散的愤怒,再次出现了分崩离析后的狂啸!

  虽说朱俊才只是抓着小胖子的脚狠狠甩了一下,但赵医生却告诉郑诚,这一下撞击恰巧就撞到脑袋,看似只有皮外伤,可同样也可能出现脑震荡,因为这一下挨得很重,绝不是额头见血那么简单!

  杨宁十根手指攥得紧紧的,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,有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犯他的逆鳞,这在他看来,并不是挑衅,而是在挑战他为人处事的底线!

  如果说,先前血洗夜归人酒吧,整治朱俊英这位幕后黑手,勉强能抵消他心头的愤怒,那么眼下,他自己都不敢保证需要弄到哪一步,才能解气!

  杨宁心里始终有这么一个定向思维,那就是——别惹我,把我惹急了,连我自己都怕!

  一想到如果不是徐璋恰巧赶来,说不准眼下小胖子的处境要更加糟糕,这让杨宁心头的愤怒达到了一个即将爆发的临界点,他冷冷的盯着赵医生,沉声道:“刚才那两个人是谁?”

  赵医生正跟廖局长说着话,冷不丁被杨宁这么一瞥,顿时心底一凉,想也不想就开口道:“是朱市长家的大儿子朱俊才,还有就是蔡家的蔡德江。·”

  好吓人的眼神!

  可吓人的气势!

  天啊,如果没老眼昏花的话,这还是个孩子呀!

  可就是这么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,为什么眼下会这么吓人?

  赵医生自认也算胆大的了,不说远的,光是今年接触过的尸体,就不下于二十具,他觉得整个医院,比他胆子还大的,·

  可眼下,仅仅是面对这么一个孩子的目光,他就有种如坠冰窖的冷意,他想不通,更无法理解,到底这个孩子有着怎样的经历,才能仅凭一个眼神,就让他骇得魂不附体!

  下意识的就朝廖局长身边缩了缩,似乎想找到些许安全感,而一旁的廖局长显然也不好受,他总算明白,这个独自一人把夜归人酒吧给挑了的年轻人,到底有多凶残了!

  光是这么一个眼神,就足以让他这种常年游走在死亡第一线的老刑警手脚冰凉,直觉告诉他,眼前这个看上去有那么点眼熟的年轻人,恐怕杀过人!

  虽说这只是一种直觉,但廖局长却觉得,他的这种直觉,绝没有错!

  “朱俊才?”杨宁眼中的冷意又多了些,缓缓道:“这么说,朱俊英就是他的弟弟了?”

  “是的,朱俊英是朱市长的小儿子。·”赵医生忙点头。

  “很好。”杨宁摸了摸鼻子,眼神冰冷,如果小胖子清醒着,看到这一幕,即便是他敢抓跳蚤去整人的胆子,估计也要吓得头皮发麻,因为印象中,杨宁眼下这种表现,可以肯定是第一次!绝无仅有的一次!

  廖局长吃不准杨宁打算做什么,忙开口道:“朱俊才先不说,关键是蔡德江。”

  “蔡德江?他又是什么来路?”郑诚立刻插口问道。

  坦白说,这些人中,对杨宁如今的表现最吃惊的,就是郑诚了。

  作为一名高手,而且还是现役军人中最出类拔萃的那一撮,他立刻就从杨宁身上,嗅到了一股让他惊骇欲绝的杀气!

  没错,就是杀气!

  还是毫不掩饰的那种!

  卧槽,尼玛这小子身上为什么会有这种程度的杀气?

  饶是以他的见识,也忍不住要爆粗口了,因为杨宁如今崭露在外的这股子杀气,几乎浓烈到要让郑诚窒息的程度,甚至郑诚已经在肚子里开骂了,尼玛这到底得杀多少人,才能养出这么一股让人光是感觉,都要不寒而栗的杀气?

  如果不是知道这小子是个大学生,恐怕郑诚一定要怀疑,杨宁会不会出自某个杀手组织,从小就开始接受死亡训练!

  但或许这还容易让郑诚释然,可眼下,清楚杨宁不少来历的他,实在不明白,这股子连他都要惊悚的杀气,眼前的这个小子,到底从哪弄来的!

  越是想不通,杨宁在他心里,就越来越神秘。

  廖局长正要说什么,杨宁却开口打断:“我不管这蔡德江什么来路,也懒得去管,我只想知道,这朱俊才在哪?又住在什么地方!”

  廖局长暗暗咽了口唾液,他是清楚杨宁手段有多残忍的,他哪敢接这话啊?

  开玩笑,告诉这家伙朱俊才在哪,岂不是给这货指着去报复的明路?就冲着这小子眼下杀气腾腾的气势,一旦让这小子撞见朱俊才,那这位市长家的大公子,说不准要比弟弟还要凄惨,就算被五马分尸恐怕都不奇怪!

  至于住哪?

  这不废话嘛,肯定是住在市长家呀!这朱俊才又还没结婚,就算结婚了,市长家那么大,同样能当婚房使嘛。

  如果让这货知道市长家在哪,朱俊才倒霉也就罢了,可万一连带着咱们闽江市的市长朱兴学也跟着倒霉,那尼玛乐子可就大了,万一出个什么三长两短,眼前这小子会不会出事说不准,可自己肯定是脱不了干系,光是治安混乱就足够自己喝一壶了,万一再被调查出是自己漏的口风,被当成同伙岂不是冤枉到极点?

  坦白说,廖局长也挺憋屈的,好歹自己也是个警局局长吧,你这小子一副要杀人的模样管自己问人家的住址,这不是变相的告诉自己,你要去杀人放火了?

  我勒个去,还把不把我当作维护社会安定的民警同志了?就算有郑诚给你撑腰,也不能这么嚣张吧?

  这些话,廖局长也只敢在肚子里抱怨抱怨,坦白说,眼下杨宁的表现,确实太吓人了,没看到除了他们以外,其他人都隔得远远的,望向杨宁的目光,都透着惊惧?甚至那个挺漂亮的女孩子,早已吓得瑟瑟发抖,正惊恐的望着这边吗?

  “别冲动。”郑诚显然也意识到杨宁要干什么,脸色有些不好看了。

  他倒不是怪杨宁不懂事,而是担心这小子一冲动,就真的弄成不可收拾的局面。

  整治一群社会上的垃圾,郑诚自认能摆得平,不管怎么说,打着惩恶扬善的旗帜,确实能让很多人闭嘴。就算其中有一位市长家的二少爷,也可以冠冕堂皇的糊弄过去,毕竟人家是去惩恶扬善,为何你这么走运出现在那,难不成跟这些黑社会有勾结?

  那肯定就不是什么好鸟了!

  再者,真被问责,也完全可以推说是误伤,谁让你那么倒霉,人家去惩恶扬善,你干嘛没事出现在那鬼地方?

  当时郑诚正是有这种考虑,才敢放肆的偏袒杨宁,毕竟这话放到明面上,恐怕朱兴学明着也不好说什么。

  可眼下,如果让这小子摸到朱俊才的住址,并将朱俊才打伤,那就不好交代了,毕竟,这已经算是故意伤人!

  “告诉我,他在哪!”不理会郑诚的劝说,杨宁只是冷冷的盯着廖局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