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04章 404 抵达闽江市

正文_第404章 404 抵达闽江市

  第二天,杨宁就跟着李易君上了车,离开了东方家。·

  东方菲儿并没有随行离开,她打算在家里面待一段时间,多陪陪她的爷爷东方正南,毕竟老人家岁数大了,尽管身子骨健朗,身体也没什么毛病,可谁也说不准哪天就可能两腿一蹬撒手人寰,眼下能陪一天是一天。

  长久以来,因为跟东方铭启的矛盾,东方菲儿很少在家里,再加上前阵子面对各式各样的说媒逼婚,就更少待在东方家了。

  可眼下嘛,情况大大的改变,随着杨宁这位挡箭牌横空出世,东方菲儿估摸着未来一段时间,耳根是要清静不少了,最起码不会今天窜出个姨妈,然后又窜出个舅妈,或者婶婶之类的亲戚,对着她说谁谁谁家世雄厚,一表人才之类的话。

  毕竟,跟杨宁比起来,她们这些所谓的媒婆,压根就不好意思再开口提这茬。

  抛开杨宁的身份背景不谈,她们也清楚,眼下如果谁还敢跑来东方家说媒,那下场估摸着热脸贴冷屁股都算很好的待遇了,因为很可能面对的情况更糟糕,比如被东方铭启不耐烦的赶走,或者被老爷子提着扫帚给轰出东方家。

  如今,这个圈子里的人,几乎都认定了一件事,那就是杨宁,在不久的将来,板上钉钉是东方家的姑爷!

  当然,早上倒是发生了一件事,据说当时天还微微亮,忽然一个房间发出剧烈的震动,好像是什么东西碎裂了。·

  事后得知,住在这房间的,是东方铭启跟逢翠晴,当佣人们出现的时候,两人都一脸羞红的从房间里走出,东方铭启更是嘀咕着:“这床的质量未免也太差了吧?换,立刻找人换,换结实点的!”

  当时东方老爷子也醒了,坐在太师椅上,怪异的看着儿子跟儿媳妇,但没有说什么。

  事实上,逢翠晴一直有一个难言之隐,这事除了东方铭启外,整个东方家,也就剩下老爷子知道。

  这个难言之隐,就是夫妻那方面的冷淡。

  这事发生在东方菲儿十岁那年,当时的东方铭启本想再要个儿子继承香火,可发现逢翠晴那方面一天比一天冷淡,最后连他自己都没兴趣再捣鼓,当时的他甭提多郁闷了,这简直就是守着个妖精般的媳妇,可等裤子都脱了,却发现自家媳妇戴着个无解的贞操带!

  东方铭启当时就一个劲的想要跳脚骂娘,他不怪媳妇,只怪老天,尼玛还能这么玩?

  不过嘛,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,东方铭启也不敢出去花天酒地,搞一些家中红旗不倒,家外彩旗飘飘的混账事,也正是因为东方铭启的这份责任心,逢翠晴一直心里有愧。

  这十几年来,可以说,东方铭启一直过着很清淡的日子,就是那种搂着媳妇打光棍,简直不能再惨了。

  可谁成想,昨晚上逢翠晴忽然就变了个人似的,疯狂的折腾他,可把他折腾得不要不要的,事后一问,猜测可能是喝了杨宁的药,东方铭启立马就暗骂杨宁不是个东西,哪有给未来丈母娘送这种玩意的?这小子邪性呀,简直就是目无尊长,没大没小!

  成何体统!

  不过,很对老子胃口哟,只要善待我家闺女,你这女婿,认了!

  如果杨宁知道东方铭启跟逢翠晴的想法,一定会郁闷到极点,他当初无非就是通过,发现逢翠晴的身体属性有些奇怪,显示的竟然是红色,恰巧当时系统就发来反馈信息,说检测到红色属性,说明这个属性处于异常状态,可以通过清除治愈。·

  当时的他,压根就不会想到逢翠晴患上的是这种羞于启齿的毛病,更没有想到,就因为他的这次无心举动,造成了一场激烈的男女运动,甚至还折腾到天亮,连床都被玩坏了。

  幸亏这两口子不会逢人便说这种闺房秘辛,不然被质问的杨宁,八成要郁闷的说一句:怪我咯?

  由于走的是高速路,倒也没什么颠簸,作为沿海经济大省,东南省政府每年都投入大量的资金用于修桥铺路,等到了闽江市,并且进入市区,在预定好的酒店下车时,也就十一点左右。

  李易君放好车后,就领着杨宁进了这家预定好的酒店,据说服务质量是全市最好的,环境同样如此。

  咚…咚…咚…

  李易君敲了几下406室的房门,随着吱的一声,只见房门被打开了,杨宁立刻就嗅到房间里溢出来的烟味。

  “哟,易君你来了呀,怎么滴,还带着个小弟弟?”

  跟着李易君进房,立刻就看到屋子里烟雾弥漫,三个看上去孔武有力的壮汉正饶有兴趣打量着杨宁,不过仅过了一会,目光就瞥到其他地方。

  其中一个男人从床头摸出一包烟,撕开封口后,就给李易君扔了支,然后问了句杨宁抽不,杨宁微微摇头。

  这男人将原本要扔给杨宁的烟顺势就叼在嘴里,缓缓道:“我们三个从前天晚上就开始在闽江市摸底了,可没什么收获,市局那边也打过招呼,说是会全力配合我们的工作,不过没什么实际作用,关键还是得靠我们自己。”

  顿了顿,这男人继续道:“魏教授还没回来,正带着他几个学生四处探消息,不过也没什么用,如果不是老板发话,我们并不想带着几个拖油瓶。”

  说完,这男人若有所思的瞄了眼杨宁,这才望向李易君。

  李易君当然听得出这男人的潜台词,似笑非笑道:“诚哥,这次你可看走眼了,咱这位小兄弟,可不是一般人。”

  “哦?”这男人略微有那么点惊讶,笑道:“那给咱哥几个说说,这位小兄弟有什么过人之处?”

  屋子里这三个壮汉是清楚李易君为人的,知道这货说一是一,尤其在大问题上相当有原则,所以一开始即便看到杨宁是个学生仔,也没有露出任何不悦之色。

  李易君笑了笑,缓缓道:“我可不敢做主,万一让龙先生知道了,非得扒了我皮不可。如果诚哥真感兴趣,不妨给龙先生打个电话,听听他怎么说,怎么样?”

  “不必了。”在听到龙先生三个字后,这叫诚哥的男人立刻露出严肃之色,惊讶的望了眼杨宁,才沉声道:“我相信你。”

  关于这三个人,来的路上,杨宁也听李易君提到过。

  就说这诚哥,叫郑诚,是这次行动的队长,隶属于国家安全部,其他两个分别叫曹浩跟徐璋,跟郑诚来自同一部门。

  至于郑诚提到的魏教授,是京华某二流大学的文物系教授,也不知通过什么途径,竟然可以带着几个学生一块,参加这次的撒网行动。

  当然,对于这位魏教授,李易君还是挺尊敬的,据说魏教授对文物涉猎面相当广,有好几次,李易君都曾上门讨教过,算得上是他的半个老师。

  至于为人嘛,也比较随和,说话做事都很玲珑,丝毫没有忆峥嵘岁月那个年代的死板。

  “魏学姐,相信我,等明儿我一定给你挑个古董!”

  过了好一会,屋外传来一阵乱糟糟的脚步声,然后就是一个透着讨好味道的男声。

  杨宁注意到,随着这个声音响起,郑诚、曹浩跟徐璋,都皱了皱眉。

  “别听他的,魏学姐,这家伙今儿花了至少八千块了,买的全是假货,你相信他,准得赔大发。”

  就在这时,一个听上去贱贱的声音响了起来,杨宁在听到这个声音后,脸色忽然变得古怪,嘀咕道:“不会这么巧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