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403章 403 李易君的请求

正文_第403章 403 李易君的请求

  如果一开始,李易君只是抱着好奇害死猫的心理,厚着脸皮进入东方正南的这间藏室,那么眼下,他内心就不是好奇,而是震惊了!

  跟外面那些人表现得一样失态,甚至还有过之而无不及,眼下的目光,死死盯着面前摆放的六件珍宝,目瞪口呆倒也罢了,可身体不时的颤抖,又是怎么回事?

  羊癫疯?

  杨宁捏着下巴,好奇的观察李易君的肢体语言,可这货还没看够,就发现李易君缓缓转过身,然后眼都不眨盯着自己。

  一开始,杨宁还以为这货有什么长篇大论要发表,可这货愣是足足一分钟没吭声,就只是盯着自己,将杨宁看得是浑身发毛。

  我勒个去!

  你这是什么眼神,捡肥皂捡出息了?

  杨宁觉得,他有必要严肃的对李易君说一句:哥不是弯的,是直男!

  看着李易君身体偶尔还会不时颤抖,一副痉挛的模样,杨宁忽然升起一股不吐不快的惊惧,尼玛,这是要跟娘们一样**的节奏吗?

  就在杨宁琢磨着是不是给这货一巴掌时,李易君终于开口了:“告诉我,是谁有如此化腐朽为神奇的雕工技术?”

  就这事?

  丫吓唬哥半天,早说呀,至于用那眼神?

  暗暗松了口气,杨宁摆手道:“无可奉告。”

  李易君闻言一愣,接着就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点头,这让打算找说词的杨宁傻眼了,这货竟然这么配合?

  “确实,能拥有这等手艺的世外高人,又岂是我们这些俗人说见就能见的?”李易君摇了摇头,然后就转身,继续欣赏着这六件瑰宝。

  杨宁:“…”

  坦白说,杨宁挺无语的,暗道如果让李易君知道,这在他们看来的六件无价之宝,只是自己一时兴起搞出来的小玩意,也不知道这货会不会疯掉。

  作为立志要成为下一届古玩协会主席的李易君,华夏能数得上号的珍品,除非一些被私人藏家彻底雪藏的,基本上他都有过涉猎,坦白说,寻常的玩意,还真入不了他的法眼。

  可眼下,就是这六件杨宁临时起意的随心之作,带给他难以言语的震撼,他对这六件翡翠只有四个字的评价,也是他迄今为止最高的评价旷绝古今!

  这与钱没有任何的关系,在李易君看来,用金钱来衡量一件珍品的价值,那是一种最无耻的亵渎!

  “东方老先生,我有一个不情之请。”半晌,李易君深吸一口气,望向东方正南。

  东方正南被这一打断,望向这六件翡翠的目光少了些迷恋,稍稍回过神后,仅仅是瞥了眼李易君眼下的欲言又止,心里就猜了个七七八八。

  “小李,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性。”东方正南的话有些模棱两可,但李易君还是听出了弦外之音,脸上不由露出黯然。

  不过很快,东方正南又缓缓道:“但考虑到这六件翡翠的珍贵程度,也不是不能破例一回,不过,得听听小杨的意见。”

  见东方正南望过来,杨宁一愣,他挺纳闷的,怎么说着说着,又扯到我身上了?

  李易君眼睛一亮,目光中,再次出现让杨宁头皮发麻的炽热。

  “你们这是打什么哑谜?”杨宁被李易君看得浑身不自在。

  “还是我来说吧。”东方正南郎朗笑道:“小李是希望将这几件翡翠拿去展览,所以想听听你的意思。”

  “对呀,就十天半月,放在我的私人博物馆里,我保证不会有任何的纰漏。”李易君一脸紧张,见杨宁没有说话,心里一急,忙道:“三天,三天就行!”

  杨宁一听原来是这事,摆手笑道:“这六件小玩意,我已经送给东方爷爷了,也就是说,如今这六件小玩意与我无关,东方爷爷做主就行。”

  听到杨宁这话,不仅是李易君,就连东方正南的嘴唇也忍不住抽搐。

  小玩意?

  这也算小玩意?

  这可是价值连城的绝世珍宝,你竟然管它叫小玩意?

  饶是眼下李易君有求于杨宁,在听到这话后,也升起一股想要掐死这货的冲动。

  这小子也太不靠谱了,这可是无价之宝,你竟然说它只是个玩意?还是小的那类?

  不过忽然想到这是杨宁送给东方正南的拜寿礼物,李易君就不觉得杨宁在卖弄了,随随便便当礼物送人,在这货眼里,说不准还真是个可有可无的小玩意。

  可就是想通这点,李易君对杨宁是彻底的纠结了,这纠结的程度几乎要上升到蛋疼的高度!

  “可以,不过一次性只能带走两件。”东方正南缓缓道,深邃的眼神中,透着点不舍。

  眼下,东方正南说不准已经后悔让李易君进他的藏室了。

  “谢谢!”李易君眼下相当的严肃,不过身体抖得更厉害了,显然相当的兴奋。

  即将入夜,李易君才从惊喜中渐渐回过味来,他当然不会傻乎乎的现在就带翡翠离开。首先此行除了拜寿外,还有着一个任务。其次,既然是这种旷绝古今的珍宝展览,自然不能草率马虎,先期的宣传一定要到位,要做到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!

  李易君有着极大的自信,能借着这次的展览,风靡整个收藏界,一举奠定他被选为下一届古玩协会主席的基础。

  “文物盗卖份子?”杨宁露出疑惑之色。

  “是的。”李易君点了点头,解释道:“不久前,京里收到很多举报,说两百公里外的闽江市,出现了大量来路不明的文物,经过研究,以及举报者的形容,我们有理由相信,这肯定是一批流失多年的文物。”

  “不明白。”杨宁摇了摇头。

  “其实是这样的,这批文物是六年前,一伙盗墓集团挖出来的,当时就流出一部分,很快就被上头察觉了,也不知道是这伙不法分子走运,还是听到消息,立刻就销声匿迹了。”

  李易君沉声道:“上头让我们古玩协会配合他们,打算抓获这些不法分子,可布控六年一无所获,没想到,他们竟然在上星期露头了。”

  “所以你邀请我的目的,就是去抓贼?”杨宁不可思议的望着李易君,头摇得跟鼓浪似的:“太危险了,跟不法分子打交道,我不去。”

  看着杨宁这孩子气的模样,李易君有些哭笑不得,“放心好了,又不是让你去前线打仗,这次随行的还有国家安全部门的相关成员,每个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,而且随身都带着武器,保管没事,你放心好了。”

  “带枪呀?这是要开枪战吗?”杨宁眼珠子瞪得大大的:“太危险了,我不去!”

  李易君觉得自己嘴贱了,正想开口,却瞧见杨宁眼珠子不时转悠,这一刻,他像是猜到什么,似笑非笑道:“看情形,你也是个无利不起早的性子呀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当初就跟你说了,只要破了案,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,你就放心吧,不会让你白干的。”

  “什么好处?”杨宁笑眯眯望着李易君,暗道跟聪明人说话,就是省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