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98章 398 好像不对劲呀

正文_第398章 398 好像不对劲呀

  “知道。·”

  杨宁点了点头,看也不看早已耸着头羞于见人的李博观等人,微笑着走到东方正南身边,恭敬道:“谢谢东方爷爷先前耐着性子听小子的胡言乱语。”

  “没什么,只不过这太宗年间的魏祖志…”

  “当然是胡说八道的,哪会有这种人?”

  东方老爷子刚说完,杨宁就接过话,这理所当然的模样甭说李博观等人了,就连东方正南也有些无语。

  这小子,该说他脸皮厚,还是不要脸?就冲着这睁眼说瞎话不害臊的造诣,也是溜得不行!

  “好吧,不过这一次,应该不会再胡说八道了吧?”东方正南笑道。

  “不会了。”

  杨宁摇了摇头,指着面前的百鸟雕像,缓缓道:“如果小子没看错的话,这应该并不是什么古品,也没有经过岁月的沉淀,也就是说,这只是一件现代艺术品,而且从痕迹上看,尽管掩饰得相当微妙,但还是能依稀分辨出,这百鸟雕像也是刚完工不久,最多不到半个月。”

  “这也能看出来?”温长陵脸上露出讶色,他的这种表现,立刻让在场人一愣。

  大家都是明白人,立刻就猜到,恐怕杨宁眼下说的话,才是天大的实话!

  “我也是看了足足好一会,才看出来的,不得不说,这位大师的技术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。·”杨宁面露敬色,缓缓道:“尽管不清楚到底出自哪位大师之手,但想来,他为了完成这件作品,一定花了至少二十年的时间。”

  “你这又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这一刻,温长陵彻底惊住了,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百鸟雕像的来历,他自认也没有对外提起过这件事。

  “很简单,最前面的几只鸟,从痕迹上看,已经有一定的年岁了,落刀的地方,更是长了一些苔痕。再者,上百只鸟的雕像,偏偏又形态各异,在我看来,每只鸟都代表着这位大师每一天不同的心情,只有用心去刻画,才能雕刻得如此惟妙惟肖。”

  顿了顿,杨宁继续道:“像这等手艺,最忌讳的反倒是速度,所谓欲速则不达,像外面那种机械加工的可复制品,不管科技多么先进,给人的感觉总归是透着死气,根本就不能做到活灵活现,指望一台毫无感情的机器去创造感情,创造生命,这本身就是不可能的。”

  “说得好。”温长陵点了点头,笑道:“那你说说,这百鸟山值几个钱?”

  “无价之宝。”出乎所有人意料,杨宁给出的评价竟然会这么高。

  毕竟,眼下这百鸟山,说白了连古品都算不上,充其量就是个现代工艺,在他们看来,又能值几个钱?

  “一个耗费至少二十年时间,才打磨出的呕心沥血之作,再加上这位大师的技术本身就不逊色历史上的前辈高人,像这种作品,即便再过个百年千年,也依然有着极大的收藏价值。·所以,它的价值,本身就难以估量。”杨宁缓缓道。

  “有点意思。”温长陵的脸色变得相当精彩,半晌,点头道:“年轻人,你很有想法,我之前听过不下于二十种答案,可这些答案始终透着一股浓浓的金钱味,像这些人,根本就不懂艺术,完全就是附庸风雅。”

  说完,还若有所思的望向不远处的李博观等人,这让他们一个个肚子都骂翻天了,尼玛还有完没完,丢人也就算了,还要在这种大人物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?

  该死的,今天干嘛要犯贱跑出来凑这热闹?

  “呀!好沉!”

  一群人还在怔怔出神望着这座百鸟山,忽然,一道透着惊异的声音响起。

  只见一个保姆模样的妇人,正手足无措的站在不远处,她的脚下,放着杨宁先前摆弄的那几盘菜,以及漆篮。

  “咦?怎么回事?”

  正当旁人还纳闷这妇人怎么了时,忽然的,温长陵脸色一动,有些震惊的朝着这妇人走去。

  “这…这…”

  只见温长陵蹲在地上,死死盯着倒在地上的那盘红烧锦鲤,眼中透着难以置信的荒谬之色。

  不少人看到这一幕,都一脸的纳闷,他们想不明白,不就一盘红烧锦鲤吗?作为岭南温家的掌舵人,这种层次的食物,难不成你还没吃过?甚至见都没见过?

  开什么玩笑?

  你可是岭南温家的掌舵人,恐怕满汉全席都吃过了吧?至于对着一盘红烧锦鲤,如此大惊小怪?

  当然,也有一些聪明的宾客,望向这盘倒在地上的红烧锦鲤,露出些许疑惑,似乎他们觉得,这红烧锦鲤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

  “这…”

  第二个耐不住好奇心的便是东方正南,他眼下也蹲下身子,凝视着倒在地上的这盘红烧锦鲤。

  半晌,东方正南跟温长陵抬起头,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,且难以置信,甚至有种不吐不快的荒谬绝伦!

  这尼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岭南温家的掌舵人没吃过红烧锦鲤,难道您这位东方家的太上皇,也没见过红烧锦鲤?

  骗人的吧?

  所有人都露出不解之色,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,为什么东方正南与温长陵,面对这几盘菜时,会露出如此荒谬绝伦之色。

  “咦?老陈,有没有发现,这红烧锦鲤,是有点不对劲呀。”

  “有吗?我看看,咦,你不说,我刚还真没在意,眼下仔细一看,好像真有点不对劲呀,可到底是哪不对劲,愣是说不出来。”

  “原来你们也有这种感觉呀,我还以为这是我的错觉。”

  “好像确实有什么地方不对劲,让我想想。”

  众人七嘴八舌起来,就连冯承嵩都微微蹙眉,隔着一段距离,凝视着这盘红烧锦鲤。

  “咦?竟然一样!”在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下,温长陵竟然伸出手,去摸了摸一旁的香辣小龙虾。

  “试试其他的。”众人清晰感觉到,东方正南在说出这句话的同时,身体忍不住颤抖着,也不知道是怒急攻心了,还是激动难平。

  “东方伯伯,好像…好像…全都一样…”

  这一刻,连李博观都感觉到了温长陵内心涌起的狂喜、震撼,而听到这个答案,他们惊讶的发现,东方老爷子望向这几盘菜的目光,渐渐酝酿着难以形容的炽热!

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这一刻,在场宾客们一个个都凌乱到了极点,甚至有好几个耐不住寂寞,又自恃身份的人走了过去,一开始还看不出猫腻来,渐渐的,他们脸上的震撼之色,变得异常的浓郁,隐隐还透着难以置信!

  李博观忽然升起一股很不好的感觉,因为他发现,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聚过去,这些人中,脸上也从一开始的好奇,渐渐的就成了震撼,甚至有好几个用目瞪口呆形容,也都不为过!

  他们,到底都看到什么了?

  李博观心里抓狂到了极点,可却不敢靠近,他很想对着眼前这群越聚越多的宾客喊一句,这tm就是几盘菜,有什么好看的,你们都是头发长见识短的乡巴佬吗?

  只可惜,这些话,他不敢说出口,因为他知道,这些话,是多么的苍白无力!

  “这些…这些…天啊…我到底看到了什么!谁能告诉我,这到底是什么!”

  半晌,有人发出一道难以置信的尖叫,立刻引起一片哗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