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97章 397 还真是物以类聚

正文_第397章 397 还真是物以类聚

  足足过了十分钟,杨宁依旧没开口说半个字,始终保持着捏着下巴,打量雕像的动作,不时还会绕着这雕像走上几圈。·

  现场不少宾客都露出不耐烦之色,尤其李博观这些敌视杨宁的人,更是不满到了极点。

  可是,他们不敢开口,因为东方正南就站在杨宁身边,不时还会用充满警告的眼神望向四周,似乎在提醒那些蠢蠢欲动要打开话匣子的人,别把他先前的话当作耳边风!

  不过尽管嘴上不说,但李博观等人肚子里却笑开花了,装,老子让你装,你搞得越正式越隆重,待会就越丢人!

  看到时候,东方家还会不会留你!

  “果然没错,一百一十一只。”

  在众人渐渐不耐烦之际,杨宁缓缓开口道:“如果我没看走眼,这应该是太宗年间宫廷御制的百鸟争鸣,传闻当年有一位手艺精湛的御雕师,姓魏名祖志,极擅雕刻假山,当时太宗御花园有一半假山,都是出自魏祖志之手。这百鸟争鸣,是魏祖志晚年的得意之作,你们大家看看这雕工,每只鸟都不尽相同,落刀的痕迹看似随意,却已然达到了返璞归真的程度,也只有这种境界的手艺,才能让雕刻出来的作品栩栩如生,要是不近看,很难看出这些都是假的。”

  魏祖志?

  这货是谁?

  一些深谙此道的宾客露出思索之色,似乎想在脑海中寻找魏祖志这人,可想了半天,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,正要开口询问,却猛地想起眼下可不能打断,只能作罢。·

  该不会是胡说八道吧?

  这些人一阵腹诽,可又有点不敢确定,因为杨宁看上去异常的笃定,脸上的微笑自然而然,一点都不勉强。

  难不成,是自己孤陋寡闻了?

  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,毕竟历史上的能工巧匠数不胜数,而御花园的山水布局,雕刻大师也海了去了,这假山不比书画,可以很好的保存下来,同时上面还标准着作者的落款,供后世的人参考品鉴。

  听了杨宁这话,东方正南微微蹙眉,神色间有些高深莫测,让人看不出喜怒哀乐。反观温长陵,则是早早的闭上眼,这模样看上去,给人的感觉,更多的是在消化杨宁的这段品鉴。

  难不成,这小子说的都是真的?

  我勒个去,这肚子里确实有点水墨呀,看来真不是个草包啊。

  杨宁可不理会别人怎么想,笑眯眯望向李博观,缓缓道:“我说的如何?”

  李博观闻言一窘,他哪知道杨宁说的对与不对,下意识的望向温长陵,见人家一副思索回味的样子,心里一动,暗道莫不成真让这家伙蒙对了?

  该死的,这狗屎运!

  眼下,对于杨宁的问题,他根据现场的形势判断后,撇撇嘴道:“马马虎虎,还不错,以后谦虚点就行,别以为知道点皮毛,就敢说自己是大师。”

  “你们呢?有什么要补充的吗?”杨宁又望向先前那些起哄的人。·

  这些人被问得同样一窘,补充?尼玛拿什么补充?这魏祖志到底是谁呀?开玩笑,我们哪知道这玩意的来历?

  不过想到先前那股子扯高气扬,面对杨宁的询问,这些人也只能不甘不愿的回了句不需要补充了,说得还挺不错,算你过关之类的话。

  杨宁咳了咳,又道:“你们真没什么要补充的吗?其实嘛,我才疏学浅,也希望各位能开口指点指点。”

  靠!

  尼玛简直是得了便宜又卖乖,不装逼会死呀?

  别以为懂一些鉴赏之类的调调,尾巴就翘上天了!

  告诉你,就算懂这些也没用,没钱光有本事,也只是给咱们这些有钱人当狗腿子的命,你算个球呀!

  这些人似乎就相当不爽杨宁脸上这种飘飘然,一个个肚子里都骂翻天了,可嘴上却不好反驳,或者说些嘲讽的话,万一不小心刺激到这货某根粗大的神经,那到时候这货跳脚跟自己理论,这不纯找不痛快吗?

  自己可什么都不懂,完全就是人云亦云的乱竽充数,万一因为跟这货理论,被推上前台也让自己讲点什么,那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呀!

  到那时,吱吱唔唔什么话都说不出来,铁定要丢人丢到姥姥家!

  所以嘛,对于杨宁眼下这种行为,这些人不爽的同时,也是暗暗警惕着,唯恐被杨宁拉出来比划比划。

  “你们都不发表点意见?”杨宁一脸不乐意,然后望向最前面的李博观,笑眯眯道:“要不你也补充补充嘛,其实我觉得自己说得还不算完整。”

  草泥马!

  在李博观看来,杨宁脸上的笑贱到极点,还是那种忒缺心眼的笑里藏刀,李博观恨不得张口将杨宁活活给咬死!

  话说,这么多人你不找,偏偏挑中我,是成心要来恶心老子的是吧?

  “你说得很不错,我很认同,没什么需要补充的了,已经够详细了。”强忍着一肚子怨气跟恶心,李博观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了句。

  “对呀,是挺好的。”

  “挺不错的,你基本功很扎实。”

  看见杨宁那贱贱的眼神望向自己这边,一群先前开口质问的人,肚子里也是骂翻了天,他们眼下跟李博观的想法差不多,这货…这贱货,是故意来恶习你大爷的!

  “你们真觉得我讲得很好?”杨宁忽然露出一种让李博观等人恨得咬牙切齿的腼腆。

  “很好,很不错!”

  这些人异口同声说着,不过嘛,这肚子里,估计胃酸已经将杨宁给彻底淹死了!

  杨宁忽然收起腼腆之色,不仅是眼神,就连这脸上的表情,都透着浓厚的古怪。他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这些人,看得李博观等人心里直发毛,同时,一个个忽然有种不太妙的感觉。

  “没文化,已经够可怕了,只是我以前不知道,这没文化还跑出来乱竽充数,要更加可怕。”

  杨宁自顾自的感慨,让李博观这群人一个个都露出不解之色。

  “真是没想到,我胡说八道了半天,竟然还能引起这么多支持。”

  杨宁一脸微笑,可这笑在李博观这些人看来,却充满着让他们抓狂的讽刺,一种智商上被压制的羞耻感油然而生。

  “你刚是在胡说?”李博观指着杨宁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  “对呀。”杨宁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真的在胡说八道?”李博观整张脸胀得通红,不仅是他,就连其他人也都如此。

  换做其他场合,兴许知道杨宁在胡说八道,他肯定会恶意嘲讽,可眼下,傻子都知道是眼前这贱到骨髓里的王八蛋,故意设套让他们一群人往里钻。

  如果可以的话,他真想不顾一切,冲上去对着杨宁就是一顿胖揍!

  因为眼下,他们一群人竟然傻乎乎的对杨宁的胡说八道赞誉有加,尽管是昧着良心,可也确实这么做了,那么这代表什么?代表着打从一开始,自己是真糊涂,什么也不懂,完完全全就是在乱竽充数的起哄!

  “还真是物以类聚。”东方菲儿有些啼笑皆非,因为她看到这群人当中,就有着她的二姑妈、姨妈跟四婶这些人,原本心里的不痛快,眼下倒是消散不少。

  随着东方菲儿这话一出口,李博观这些人敏锐发现,其他原本靠得比较近的宾客,立刻就后退了一大步,并且依然在缓缓后退着,似乎想要保持一些距离。

  这种发现,让李博观等人恼羞成怒到了极点,对杨宁的恨意,达到了极致!

  “小伙子,那你到底知不知道这雕像的来历?”

  不远处,传来了东方正南相对平静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