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95章 395 杨宁的礼物

正文_第395章 395 杨宁的礼物

  一个篮子?

  不少人都露出古怪之色,其中就包括逢翠晴,大家都没想到,敢情杨宁自始自终拎着的漆篮,竟然是送给老人家的贺寿礼物。·

  难怪这小伙子挺紧张的,愣是不让下人拎走,还寸步不离,难不成,这漆篮,或者篮子里的东西很贵重?

  不仅是逢翠晴,就连在场所有人,也都露出感兴趣之色。

  毕竟,杨宁的身份太特殊了,如果今儿表现好,指不定距离成为东方家姑爷,就大大的迈进了一步!

  当然,因为李博宏、吉常春跟冯承嵩都先后出手了,所以很多人怀疑,杨宁是否能拿得出胜过他们的礼物,就算胜不过,媲美也成。

  不过,这种想法也就想想,在他们看来,一穷二白的杨宁,压根不可能拿出什么值钱货来。

  这不能怪他们眼拙,首先他们并不了解杨宁的身份,再者,他们判断一个人是否有家世背景,从穿着上就能看出一些,比如衣裤鞋袜,首饰、手表之类的。

  可杨宁本身就没穿过什么名牌,就连手腕上那块表,也是十六岁那年宁国晟送给他的,当时考虑到杨天赐的告诫,所以也没敢送值钱的名表,只是带着杨宁在南湖当地的大商城,挑了块一万不到的柜台货。

  所以嘛,他们第一眼就觉得杨宁是个穷鬼,家境贫寒,也并非没有根据。·

  只可惜,他们并不知道,就是这么一个在他们内心认定的穷小子,到底有着多么恐怖的身价,准确的说,是多么恐怖的身份!

  东方正南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杨宁,事实上,杨宁与东方菲儿关系密切这种事,他多少也听说了,眼下嘛,觉得这小伙子的表现还不错,至少面对他这位老人家,没有显出任何的拘束感,相反,还异常的冷静沉稳。

  心性不错,就是不清楚这德行如何…

  老人家暗暗给了个评价,他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,略带着审视,但脸上的微笑却将这层审视很好的隐藏住了,笑呵呵道:“小伙子,听说你跟我家菲儿关系不错。”

  东方正南这话,立刻让围观的一群男人嘴角抽了抽,一个个再次望向杨宁的目光,变得更加不善了。

  “是挺好的。”杨宁微笑着点头,没有任何的扭扭捏捏,这让东方正南更满意了。

  大男人,行得正坐得正,有话就说有屁就放,这才是爽快人。

  如果杨宁先前回答的扭扭捏捏的,兴许老人家还会不喜,在他看来,男人就应该表现得豁达,不要跟个娘们一样尽搞些欲拒还迎的调调。

  “东方爷爷,您看看,这些都是我送给您的礼物。”

  在众人的注视下,杨宁将漆篮摆在地上,然后缓缓揭开了第·

  眼下,几乎所有人的目光,都聚焦在漆篮上,他们很想知道,眼前这穷小子,到底有什么底气,敢堂而皇之的跑出来卖弄!

  可紧接着,一群人全部傻眼了!

  不少人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,这货的智商真是堪忧呀,他是怎么勾搭上东方菲儿的?

  还有一些人憋屈的要命,眼睛都快红了,他们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,自己竟然让这种脑残捷足先登,将东方菲儿这朵娇艳的鲜花给摘了?

  吉常春一脸不可思议的瞪着杨宁,似乎想看出些花来,在龙泉市,他觉得自己已经算是个极品了,甚至认为这辈子都不一定能遇上比自己还要极品的家伙。

  可没成想,这年头你越是不信,它偏偏就越要让你信。这不,看到杨宁送出的这份礼物,吉常春忽然升起一种他乡遇故知的荒谬感。

  冯承嵩脸上依旧漠然,他始终都保持着一股成竹在胸的笃定,这种自信完全是建立在绝对的实力上的。

  来之前,冯承嵩就没想过自己会输,因为他经过长达一个星期的研究,在确定不会出幺儿子后,才敲定了明楷御制佛经这份礼物。

  反观李博宏,则是暗暗露出嘲讽之色,对于杨宁这份礼物,他一度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,似乎已经预料到了杨宁的下场。

  杨宁到底送了什么东西?

  是菜!

  没错,就是菜!

  随着杨宁打开下一层的漆篮,在场所有人,看到的就是菜!

  一份盐骨鸡,一份香辣小龙虾,一份红烧锦鲤,一盘青椒土豆丝,还有一盘寿桃,以及一份水果拼盘!

  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别多。

  不少人心底都在感慨着,同时胸口都拔高了不少,这是高智商所带来的优越感。

  东方老爷子八十大寿,竟然有人打包带着菜来当拜寿贺礼,这尼玛到底得多有想法,才能琢磨着如此技惊四座的点子来?

  李博观傻愣愣的看着杨宁将六个盘子摆好,忽然,他再也忍受不住,轰然大笑。

  随着他的笑声响起,现场立刻就爆发出一片此起彼伏的笑声,不过这笑声中,却有一个人脸色不太好看,那就是东方菲儿。

  对于杨宁的做法,东方菲儿相当的不理解,可她总觉得杨宁不会如此肤浅无知,做出一种在她看来显得异常愚蠢的行为。

  可眼下,摆在面前的确实是四道菜,以及两份水果,这让她忽然有些抓狂,因为以她古灵精怪的智商,竟然猜不透杨宁到底打算干什么!

  乖弟弟,幸亏姐姐跟你不是真的男女关系,否则,今晚姐就得让你跪键盘!

  太夸张了吧!

  用菜或者水果当礼物送人的,这天底下海了去了,可你见过有人这么打包着,给别人贺八十大寿?

  这一刻,东方菲儿无奈的同时,也是有些哭笑不得,似乎…自己这位爷爷没得罪他吧,至于搞这种恶作剧?

  “没见识就是没见识,层次呀层次,唉,也不知道菲儿跟他平日里有没有共同语言。”

  “就是呀,两人真好上了,恐怕以后沟通起来,会挺困难吧?”

  “还以后?你确定有以后?就这种没见识的乡巴佬,你觉得铭启会同意这事?”

  “那可不好说,万一人家就瞅上这小子身上那股子憨厚老实呢?”

  虽说都是些窃窃私语,可或多或少还是传到了东方铭启跟逢翠晴耳朵里,夫妇俩脸色都相当的不好看,他们对杨宁的了解本就不多,看到杨宁送出这种礼物,即便是逢翠晴都觉得杨宁失礼了,更别提东方铭启这位严父!

  正要说些什么,就在这时,不远处爆发出一阵惊呼声,众人立刻从杨宁带来的‘技惊四座’清醒过来,然后转身望去。

  只见一辆小型货车缓缓开进这片区域,小货车的后箱,摆着一座栩栩如生的雕刻,看上去足有四五米长,上面雕刻着各式各样的鸟儿,初略望去,密密麻麻恐怕至少七八十只。

  “恭贺东方伯伯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。”只见一个中年人从小货车的副驾位上走出,大笑道:“铭启,快让人来给我搬一搬,这玩意可是好东西呀,我专程运过来,就是要送给东方伯伯的。”

  “你们几个,还不赶紧过去帮忙!”当看清楚这中年人后,东方铭启浑身一震,赶紧吩咐尾桌的下人、司机前去帮忙。

  “温老弟,没想到你竟然来了,稀客,稀客呀!”东方铭启露出热切之色,第一时间就迎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