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94章 394 送礼

正文_第394章 394 送礼

  事实上,东方菲儿早就预料到会被一群亲戚说媒,当时她本意是借着仓鼠搞一搞恶作剧,可没想到,竟然炸出一个她原本就猜到,却不愿去相信的事实。

  从她二姑妈的表现来看,不用猜,确实是收了李家人的好处,她真的不愿去相信自己的姑妈,竟然拿侄女的幸福当作买卖,这让她寒心的同时,也是起了怒意。

  “爷爷。”东方菲儿第一时间站了起来,跑到这位已经八十岁的老人面前,眼中含泪。

  “菲儿乖,是不是有谁欺负你了?来,给爷爷好好说说。”东方正南尽管笑呵呵的,可扫向众人的眼神,却带着些许冷意,这让触及到他眼神的人,一个个都心头一凛。

  最难受的莫过于东方菲儿的二姑妈了,她明显感觉到,东方正南的目光在她这边停了一会,想必,先前的一幕,很可能被这位老人听见,甚至看见了。

  “该死的,都是那个混账小子!”东方菲儿的二姑妈,对杨宁的恨意更多了。

  反观东方菲儿的姨妈跟四婶也好不到哪去,对于那种不善的目光同样感同身受,先前她们还透着那么点幸灾乐祸,觉得因为这破事,李博宏彻底跟东方菲儿没戏了,这代表着她们支持的吉常春跟冯承嵩,少了一个竞争对手。

  尽管希望不大,但在她们看来,东方家依旧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的老传统,不管这菲儿性格如何倔强,但只要东方铭启点头,那么好事准能成。

  只可惜,眼下她们不这么想了,因为小的怕大的,同样大的也怕老的,话说回来,就算东方铭启同意这事,可一旦老爷子摇头,那么这事依旧得黄。

  众所周知,老爷子对孙女疼的不得了,一点都不能容忍孙女遭欺负,先前那一幕,老爷子看到了指不定得多窝火,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出来了。

  “都怪这臭小子!”这一刻,东方菲儿的四婶跟姨妈,都恨恨的望向杨宁。再次望向东方菲儿二姑妈的眼神,多了些兔死狐悲的味道。

  “老爷子,我给您贺寿来了!”

  一个略微发福的男人大大咧咧走来,说着就掏出一本册子,走到东方正南面前时顺势展开,这才发现,这哪是什么册子,完全就是个壳子,内部对半分开,每一半,都封装着七八块金色硬币。

  见东方正南露出感兴趣之色,这男人笑眯眯道:“老爷子,知道您好这口,托关系从港城一个藏家手里弄到的。”

  东方正南眼睛一亮,啧啧赞道:“建国前四大家族的封金藏币,啧啧,据说当时也没铸多少,你竟然能收集到一整套,花了不少心思吧?”

  “马马虎虎,也就折腾了大半年,应该的,只要您老高兴就成。”

  这男人笑呵呵的,见东方正南将这价值上千万的封金藏币交给一旁随行的管家后,他很识趣的退到一旁。

  他的身份比较特殊,算得上东方正南的半个儿子,所以说话做事都不需要跟别人一样有所顾虑。

  随着他这么一动,立刻就有一群人开始献殷勤了,似乎这些人都做足了功夫,每个人的礼物都是别出心裁。

  价值不好说,反正就是心意,几万的有,几十万的有,几百万的也有,能受邀到这的,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
  要说最来劲的,就是东方菲儿的那些慕名追求者了,每个人送的礼物都让旁人啧啧称道,尤其以李博宏、吉常春与冯承嵩送的礼物最奢华,最引人惊叹。

  就说李博宏吧,也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幅张勋的狂草,没人会怀疑这是真迹还是仿品,想必李家也不会这么无知,冒然的在东方正南八十大寿上送一假冒伪劣。

  吉常春送的则是一件九眼天珠,这玩意可是藏人最重视的至宝,据说佩带者能免除一切灾厄,饱含着藏人所信仰的所有图腾,是绝对的精神象征。

  看到九眼天珠,杨宁也有些讶然,这玩意系统竟然给出了高达两百六十万的估值,想必拿到拍卖行去拍卖,指不定就能卖出上千万。

  论文化价值,或许不一定比李博宏那幅狂草大,但论到金钱价值,可一点不比那幅狂草逊色。

  当然,从旁人的言辞中,杨宁也知道,吉常春断然不可能想到送这般别出心裁的礼物,看样子一定是得到了长辈们的授意,甚至可能这礼物,也是他父母找人弄来后,让他送给东方正南的。

  对于九眼天珠,东方正南同样很感兴趣,也很喜欢,一个劲的夸奖,让吉常春相当的受宠若惊。

  至于冯承嵩,送的礼物明显档次高了一截,因为他送的不仅是古品,还是佛经!

  这部明楷御制佛经,光是系统给出的估值就达到了四百多万,想想看,放到现实中拍卖,杨宁真不觉得两三千万就能拍下来。

  对于这部佛经,东方正南脸上的笑容更多了,看得李博宏跟吉常春一阵腹诽,李博宏更是暗骂自己疏忽了,竟然忘记老人家喜欢念佛诵经。

  陆陆续续的,又有不少人送来礼物,不过都被冯承嵩这部明楷御制佛经的光芒掩盖,完全就属于冒泡打酱油的。

  俗话说礼轻情意重,老人家自然不会嫌弃谁送的礼物差劲,谁送的礼物不合心意,沉浮大半辈子,眼看着就要走到头了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?先前要不是知道孙女受了委屈,他绝不会在外人面前表露出喜怒哀乐的真实情绪。

  “爷爷,这是我送您的。”东方菲儿从几个包中掏出几件木雕,也有一尊玉观音,这些都是东方菲儿提前就准备好的,也幸得杨宁体力惊人,否则还真不可能一个人扛下这么些重量级的东西。

  “真乖,爷爷谢谢你了。”东方正南笑呵呵的,虽说孙女送的这些木雕、玉观音都是普通货色,但老人家心里高兴,特高兴。

  摸了摸孙女的头,正要说些什么,忽然,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:“菲儿,你这位朋友不表示一下吗?”

  说话的人,依然是东方菲儿的二姑妈,眼下这女人似乎好了伤疤忘了疼,一脸揶揄的望向杨宁。

  “其实,这些都是我跟他一块送的礼物。”东方菲儿好不容易有的笑脸,又渐渐消失了,眼下,她不知道自己让杨宁充当临时男友的做法,到底是正确,还是错误的。

  同时,她望向杨宁的眼神,也出现一些愧疚。

  “就这些?”东方菲儿的姨妈笑眯眯走了出来,缓缓道:“菲儿我问你呀,这是你们一块挑的,还是你挑的?”

  东方菲儿下意识就要说是她跟杨宁一块选的,可话到嘴边,愣是说不下去,因为真说了,她清楚,接下来杨宁肯定要面对这些亲戚的冷嘲热讽。

  毕竟她买的这些礼物,并没有花几个钱,至少跟现场这些堆放着的礼物相比,她买的这些,有些廉价了。

  “其实嘛,那些都是菲儿买的,我另外备了一份。”杨宁站了出来,微笑着拍了拍拎着的漆篮,“这才是我要送给东方爷爷的礼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