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87章 387 男朋友?

正文_第387章 387 男朋友?

  我勒个去,这都什么人呀,乱七八糟的,刚见面先是一顿问题,然后直接摆开架势就打算单挑,丫的你思维跳跃如此大,你爸妈知道吗?

  足足愣了好一会,杨宁才回过神来,看了这货几眼后,摆摆手道:“没兴趣。·”

  “你怂了?真没种,看来传言果然不能信。”

  这货脸上全是鄙夷不屑,杨宁对此撇撇嘴,暗道哥是不是怕你,只是担心真动起手来收不住,打得你爸妈都不认识你。

  万一因为哥出手太重导致你跟你爸妈无法相认,直接让你被扫地出门,然后你无家可归冻死街头,那警察顺着这条线调查起来,最后哥不成了杀人犯了?

  你当哥傻呀?

  “博观,别这么无理。”

  正当杨宁不耐烦的想要拨开这碍眼的青年时,忽然,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走了出来,脸上透着股书香门第的高雅气息,皮肤挺白,穿着身咖啡色西装,戴着副金丝边眼镜,显得斯斯文文的。

  还别说,这男人无论是长相,还是体格,都挺有那么回事,至少对涉世未深的校园女孩,亦或者久经沙场的深闺怨妇,都有着等同的杀伤力。

  不过嘛,杨宁对这个男人却没什么好感,因为他在这个男人身上,嗅到一股令他相当不爽的敌视,尽管很细微,甚至旁人根本就察觉不到,但杨宁可不是普通人,已经处于终极形态,被军部誉为王牌兵王的他,对细节上的把握,还是相当有自信的。·

  今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先是这青年咄咄逼人的找自己单挑,然后又跑出一个不知从哪来的男人,同样对他有着莫名的敌意,什么时候自己这么招人恨了?

  不过想归想,杨宁心里还是有些小得意,俗话说,不招人妒…咳咳…恨是庸才嘛。

  “你终于来了呀?”

  这时候,一身红色连衣裙的东方菲儿,如同绽放的玫瑰似的迎了过来,她走到杨宁身边,语气透着点小女儿家的抱怨,这让杨宁有些莫名其妙。

  可接下来,东方菲儿又做出另一个让他匪夷所思的举动。

  只见东方菲儿自然而然的挽住了杨宁的手臂,肢体间的距离已经超越了亲密这层含义,因为杨宁感觉到,手臂传来些许硬中透着柔软的触感,这让他意识到是什么玩意的时候,鼻子下意识的就抽了抽。

  “妈,这就是我男朋友,之前跟你说过的,没骗你吧?”

  如果说,东方菲儿先前种种行为都只是让杨宁惊讶,那么眼下这出口的一句话,瞬间让杨宁目瞪口呆,心底更是掀起了滔天骇浪!

  男…男…男朋…男朋友?

  什么情况?

  杨宁先是愕然,随即是呆萌,再之后是迷糊,最后则是彻底的大脑短路!

  开什么国际玩笑?

  虽说对这种称呼,这种关系,打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拒绝过,可这不是还没谱的事嘛,怎么好端端的到了你嘴里,关系就从朋友直接上升到炮…咳咳…情侣?

  我勒个去,该不是你肚子被人搞大了,病急乱投医所以随便起来了吧?

  杨宁一阵腹诽,这菲儿姐平日里不是挺讲究吗?压根就不是什么随便的人呀,可怎么这一随便起来,就不是人了?

  还有,你随不随便是你的事,关键是我算啥?

  喜当爹?

  那个斯斯文文的男人望向杨宁的目光,尤其视线狠狠扫了扫东方菲儿挽着杨宁手臂的亲昵举动,脸上闪过些许阴霾,但掩饰得很好,不过依旧被杨宁察觉到了。·

  “原来,这家伙之所以对我抱有敌意,看来是菲儿姐的追求者呀。”杨宁依旧观察到这男人一闪而逝的阴狠,不过他倒是不怎么在意,以他的身份,偌大的华夏,需要在意的人还真就没几个。

  “这样呀?”随着一个女性声音响起,只见一直背着身的白衣女人转过身子,露出一张极具韵味的脸庞,让杨宁有过一瞬间的失神。

  坦白说,这个女人的长相实在是太妩媚动人了,如果不是东方菲儿管这女人叫妈,恐怕杨宁很难相信,这个女人的岁数会超过三十岁!

  不得不说,什么样的母亲,就有什么样的女儿,东方菲儿如此妩媚动人,如果不是继承了良好的基因,说什么杨宁都不会相信。

  感觉到腰间的肉被轻轻拧了拧,同时背后被推了推,杨宁心里一动,就知道是东方菲儿在提醒自己,眼下应该说些什么!

  不过话说回来,这到底是个什么事呀?

  难不成,这是莫名其妙刚刚确定关系,就被赶鸭子上架见丈母娘的节奏吗?

  该死的,不会真要喜当爹吧?

  想归想,看着这女人温婉的笑意,杨宁心里还是挺有好感的,最起码没有面对那种横目冷对千夫指的不痛快,当下干笑着伸手插进裤兜,摸了半晌,才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。

  “很高兴见到伯母,小小心意,希望伯母喜欢。”杨宁将小瓶递到这女人面前。

  女人叫逢翠晴,这是事后从东方菲儿嘴里获悉的,眼下杨宁并不知道她的名讳,不过嘛这并不重要,因为杨宁仅仅需要知道一点就够了,那就是眼前这个风韵十足的女人,是东方菲儿的母亲。

  “谢谢。”并没有去问这小瓶装着什么,逢翠晴笑眯眯接过,并握在手心。

  “切…”那个叫博观的青年不屑的撇撇嘴,脸上透着这小子出手也真是有够抠门的。

  至于跟他站一块的那个斯文男人,脸上同样闪过一缕不屑,似乎对杨宁这种小家子的做法,相当的不感冒。

  “说一下嘛,那瓶子装着什么?”似乎感觉到不远处两个男人的轻视,东方菲儿立刻开始怂恿,在她看来,杨宁能拿出手的东西,绝对不简单。

  “这可是秘密哦,当然,如果伯母相信我的话,不妨每天晚上,从小瓶中倒几滴到白开水里,连续服用三天。”杨宁神秘一笑。

  显然,对于这个回答,不管是东方菲儿,还是一旁两个男的,多少都有些不满。

  “装神弄鬼,谁知道这玩意是否对人体有害,万一…”叫博观的青年脸上更不屑了,不过话还没说完,就被斯文男人阻止了。

  逢翠晴大有深意的打量着杨宁,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,她看出杨宁眼中透着的真诚,笑着点头:“那我就听你的,试试无妨。”

  “阿姨…”

  叫博观的青年张张嘴想要说什么,却被逢翠晴开口打断:“菲儿,记得你答应我的事,毕竟是你爷爷八十大寿,他老人家一直都很疼你,希望你不要因为家里面的一些琐事,跟爷爷闹不开心,知道吗?”

  不等东方菲儿有所表示,逢翠晴随即望向杨宁,笑道:“小伙子,如果有时间的话,不妨也一块去东方家坐坐吧。”

  感觉到身后传来些许推搡,杨宁赶紧表态:“行,都听伯母的。”

  “恩,没其他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逢翠晴点了点头,微笑着率先走出门。

  斯文男人深深的看了眼杨宁后,随即跟了上去,至于叫博观的青年,则是不屑的朝杨宁撇嘴。

  “哥,刚干嘛一直拦我,我真的挺不爽的,那小子算个毛线呀?”叫博观的青年上车后,就很不服气的哼哼。

  “博观,像这种货色,需要动怒吗?要知道,不久就是东方老爷子的八十大寿了,这小子如果没来,那么依着东方先生的脾性,一定不会允许他的女儿跟这小子来往。可如果他敢来,嘿嘿…”

  斯文男人没有继续往下说,不过一旁的青年却是听懂了,随即嘿嘿冷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