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46章 346癫狂的六爷

正文_第346章 346癫狂的六爷

  六爷做梦都没想到,这胜券在握的赌局,形势竟然急转直下,变成如何荒诞离奇的局面。·

  他想不通,很多人也想不通,因为大家都清楚,这块绝对会拍出天价的原石,竟然就是被他们一致判定为赌性极大的废料!

  太tm不可思议了!

  无论是那些鉴石师傅,又或者那些毛料商雇佣的鉴石顾问,一个个悔不当初的同时,也是荒谬绝伦到了极点!

  “假的…假的…都是假的…我不信…我不信!”一开始,六爷只是喃喃自语,可渐渐的,就成了歇斯底里!

  两个亿啊!

  这可是两个亿啊!

  他不能输,也输不起!

  眼下,他已经不是后悔不后悔的问题了,而是身体发颤,内心惶恐到了极点!

  虽说他身价不菲,可两个亿的资金,足以让他大出血,尽管号称资产十几亿,可这都是不固定资产统计,对外宣称是一回事,而事实上有多少斤两,只有他自己清楚。

  两个亿的流动资金,说多不多,说少不少,他拿得出来,可之后,就不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那么简单了!

  六爷有钱有势,可这钱,用到的地方着实不少,在省里的公关费,还有投暗资的那些所谓股东,这些都是一笔固定的支出。

  再者,六爷能混到今天,手底下养的人自然多得可怕,这可全是等着吃饭的嘴呀!喂不饱他们,他们就会反过来吃你!

  他很清楚,如果因为钱的问题,造成下面的动荡混乱,那么他很担心,自己以往种种不为人知的恶事,会被这些心生不满的人爆料!

  再者,这还只是内部问题,真变成那样的局面,他完全能肯定,平日里得罪过的人,一定会痛打落水狗!远的不说,瞧瞧眼前这一脸不怀好意的周丰溢,就能想象周家的态度了。·

  “再赌!”看到华宝山笑呵呵从赵师傅手里接过支票,六爷心头滴血。

  “真不巧,宝爷忽然就没兴致了。”华宝山一脸贱笑,看着六爷这有些癫狂的模样,心里甭提多高兴了,爽,真tm爽!

  “我让你赌,你就得赌!”六爷歇斯底里吼着:“在淮江,我…”

  “怎么?金老六,你想说什么?”周丰溢不冷不热道。

  只要脑子没坏,就知道六爷想说什么。

  六爷到嘴的话不由一顿,他确实是想逼迫华宝山继续跟他赌,他不能输掉这两个亿,必须得赌回来,否则,这后果不敢想象!

  可看到周丰溢站出来后,他才猛然想到,这淮江并不是他金老六只手遮天的地方,而是眼前的周丰溢,确切的是,是他背后的周家!

  该死的!

  六爷相当抓狂,如果今天换成其他人,他有足够的信心留下对方,可如今却与周家有关系,周丰溢这位周家少爷更是对赌者,他根本无能为力!

  他很明白,他狂,周家比他更狂!

  “怎么?老东西,你输不起吗?”华宝山狂笑道:“你不是很牛逼吗?是不是很想把这支票要回去呀?嘿嘿,你求宝爷呀,不过你求宝爷,宝爷也不给,气死你,宝爷气死你!”

  六爷没被气死,可也差不多了,他指着华宝山,浑身哆嗦个不停,眼神更是仿佛·

  “宝爷,放心,这金老六他不敢!”

  看到六爷的马仔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,周丰溢冷笑道:“你们这些狗腿子最好给我安静点,不然,我保证会让你们死得很难看。”

  这些人也清楚周丰溢的身份,一时间举棋不定,只能望向黑着脸,犹豫不决的六爷。

  六爷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他决不能这么放由华宝山拿着支票离开,硬的估摸不行,软的估计也不行,那么唯一的可能,就是让华宝山赌。

  六爷认定这次华宝山是走了狗屎运,才切出这块天价翡翠,所以他有信心跟华宝山对赌获胜!

  至于如何让华宝山跟他赌,他也想好了对策,那就是激将法,他认定华宝山是个容易受激的人。

  正要张口说什么,忽然,电话响了起来。

  眼下,六爷确实没什么心情接听电话,看了眼号码,尽管没直接掐断,但也是一脸的不耐烦。

  也不知道这六爷听了什么,原本不耐烦的脸色猛地一变,然后露出匪夷所思之色,紧接着就疑神疑鬼的四下打量,似乎在找寻着什么似的。

  就在这时,六爷的目光捕捉到了陆国勋,在这里明显停顿了一下,然后就开始继续搜索,好一会,才不甘心的收回目光,沉声道:“你确定?”

  当六爷挂断电话后,他的脸上泛着冷光,死死扫了眼华宝山跟陆国勋后,才转过身:“我们走!”

  没有人知道,是谁一个电话,让六爷就此罢手,但眼下除了陆国勋以外,没有人会去关心,即便是华宝山跟周丰溢,如今也是被热情的毛料商给包围着。

  当然,这些毛料商的目的,显然就是想买下那块切出天价翡翠的原石。

  一开始嘛,华宝山还会很嚣张的应付这些人,可渐渐就变得不耐烦了,到最后,直接吼道:“丫的,宝爷不卖!宝爷谁也不卖!都滚开,信不信宝爷一巴掌抽死你们!”

  面对蛮横不讲理的华宝山,这些毛料商只能望向同样脸色难看的周丰溢,这货更直接,撂了句有什么事去周家面谈后,就领着华宝山一行人离开了。

  至于那些毛料商,则是不敢多嘴了。

  去周家谈?

  开玩笑,这是送羊入虎口的节奏吗?

  但凡知道淮江周家的人,有几个敢堂而皇之跑去找周家人谈买卖?

  都活腻味了?

  “谢老弟,你该不会是跟我开玩笑吧?”

  某间高雅的茶坊,一间包厢传出六爷的声音,里面不但有六爷,还有两个男人,其中一个,如果杨宁在场,一定会认出来,这是当初在南湖原石翡翠展会上,与他有过对赌的谢岩。

  至于另一个男人,则是个二十来岁左右的青年,脸上没太大兴致,只顾着把玩手机,似乎对六爷跟谢岩交谈的话题毫无兴趣。

  “金老哥,你觉得我会跟你开这种玩笑?”谢岩一脸苦笑:“金老哥,我知道你的脾气,可当时你不能再赌下去了,那嘴贱的小子,身边有高人呀!”

  “高人?”六爷冷声道:“他只是运气好,身边能有什么高人?”

  “我就问你,那小子是不是跟陆国勋一块来的?”谢岩沉默片刻,问了句。

  “没错。”六爷不耐烦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那我的猜测就有了七成。”谢岩犹豫了一下,沉声道:“除了那小子跟陆国勋,是不是还有一个男青年,不满二十,个头看上去大概一米八几。”

  六爷面露思索,印象中,好像并没有这么一号人,正要摇头,忽然,他像是想起什么,然后打了个电话,不一会,就有一个男人进来了。

  “之前你拍下的那张照片,没删吧?”六爷问了句。

  “没删。”这男人忙摇头,很自觉的掏出手机,并且选择了一张照片。

  谢岩凑近一看,仅过了一秒,就惊叫道:“是他!果然是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