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都市至尊系统 > 正文_第345章 345闪瞎眼睛!

正文_第345章 345闪瞎眼睛!

  只要规模大一点的摊位,基本上就会有专门切割大型原石的机器,这种机器的便利性,在于不需要将毛料固定在切石机上,只需要摆放在地面即可。

  将那面精炼钢铁制成的齿轮悬在毛料上方,刘师傅脸庞冒汗,眼下他抓住握柄,只需要用力朝下方来一手,就能将华宝山选好的这块毛料切开。

  眼下,刘师傅显然很紧张,不管怎么说,这块原石切出什么都不重要了,涉及到四个亿的惊天豪赌,已经彻底让赌石变了味道。

  可以很负责的说,这一刀下去,如果切不出东西来,那么,可不是切涨切垮的事了,而是谁能最终拿走四个亿的支票!

  他不时擦汗,显得很犹豫,可落在围观那些人眼里,就成了墨迹。

  “槽,到底切不切呀!”

  “挤什么挤,还嫌不够热吗?”

  “靠,不会切就滚下来,别占着茅坑不拉屎,消遣我们是吧?”

  “不切就认输,磨磨蹭蹭的搞什么呀?”

  …

  现场很快爆发出咒骂声,这让刘师傅更加为难了,他尽管颇有经验,可切出来的石头,最多也不过是冰种水准,甭说玻璃种,就连高冰种都没切过。

  可眼下,跟四个亿的豪赌比起来,就算是帝皇绿都不算什么,他承受的压力,无疑是相当大的。

  “刘师傅,别怕,切,宝爷给你撑场面,别让人家以为咱们怂了!”华宝山大喊一声。

  “刘师傅,切吧,没事的。”周丰溢一脸平静开口,可事实上,这表现出来的模样完全就是骗人的,他如今紧张到极点,神经绷得紧紧的,手心全是汗,呼吸的节奏也有些紊乱。

  刘师傅擦了擦汗,望了眼附近无数双眼睛,缓缓闭上眼后,深吸一口气,等再次睁眼,他立刻启动了切石机的电源,然后双手抓住握柄,使出吃奶的气力,直接就压了下去。

  这半径将近四十公分大小的精钢砂轮,以一种疯狂的速度旋转着,在触碰到这块原石后,第一时间就爆发出一阵异常刺耳的尖锐声,难以用肉眼辨析的细小碎石屑,猛地向外迸射,溅到他的手、衣服,也溅到四周打下手的其他师傅们。

  随着这一刀下去,刘师傅整个人变得精神抖擞,原本承受的压力也第一时间烟消云散,对于脸上偶尔挨上几下的碎石屑,浑然不在意,眼珠子有些赤红,死死盯着被渐渐切开的这块原石。

  嚓嚓嚓…

  毛料的体积挺大,直到半边齿轮下去了,刘师傅才停手,然后将齿轮从石料中抬了起来。像这种体积的原石,想要一刀切开,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
  顺手关掉切石机,都不用刘师傅招呼,那些打下手的鉴石师傅们,立刻端着清水上前,有人浇水,有人用毛刷擦拭,渐渐的,那切出来的裂口,就缓缓的呈现在这些人视野中。

  “不行,裂口不够深,看不清里面的,要不沿着四角边各开个天窗,如果擦出绿,再慢慢的去解?”立刻就有鉴石师傅开口建议。

  “得了吧,别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样子,我们六爷时间精贵!”六爷身边立刻有人叫嚣着。

  “就是呀,等你们这么磨来磨去的,都什么时候了?”

  “不管你们要怎么切,都赶紧的别墨迹!”

  …

  随着六爷下属的叫嚣后,现场立马爆发出一阵谩骂,这鬼天气热得不行,一堆人挤在一块,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们刚从河里爬出来,没看到每个人身上都湿润润一片了?

  这时候,华宝山手机又响了,看了眼号码后立刻接通。

  下意识的望了望杨宁,华宝山挂断电话,然后朝着刘师傅道:“从背面直接一刀切了。”

  他这话一出口,立刻引来自诩行家的那些人的不屑,就这种货色,也配玩切石?

  还有,凭什么老子就撞不到这种人傻钱多的愣货,靠,赶明儿让老子撞上就好了,分分钟都能变成亿万富翁呀!

  “好。”刘师傅在看到周丰溢点头后,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渍,再次站到切石机上。

  既然是华宝山做出的决定,在场甭说他们这些被雇佣的,就算是雇主周丰溢怕都不敢说什么,自己也甭找不痛快了,这原石是人家的,输赢的钱,也是人家的,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听话做事就行。

  这次明显顺溜多了,在众人的合力下,将这块原石翻了面,一刀下去,又是几十公分,可这不算完,又得换个位置继续来一刀,如此翻来覆去的折腾好几次,总算是功德圆满,将这块体积很大的原石切成两半。

  “我年轻时就有一个梦想,那就是睡觉睡到自然醒…”六爷笑眯眯道:“这个愿望早就达成了,不过这数钱数到手抽筋,可一直没着落呀。不过嘛,想必今天我的愿望就彻底了清了,赶明儿去银行提个几千万的现金,摆家里慢慢数。”

  对于六爷的嘲讽,这一次,华宝山出奇的没有动怒,反而死死瞪着那裂开在地的原石。

  刘师傅第一时间关掉切石机,然后急匆匆喊道:“动手,翻起来!”

  刚才,就在刚才,在切开的那一刹那,他有过一瞬间捕捉到一缕晶莹剔透,如果…如果眼睛没花,那么…

  这一刻,刘师傅呼吸急促到了极点,现场也有人看出不对劲了,顿时露出惊愕之色。

  哗啦!

  随着这几个鉴石师傅合力一翻,顿时,一半原石的切面就呈现在众人的视野中,眼下尽管是黄昏时节,可阳光依旧明媚,在这艳丽的阳光下,只见这半边原石,透过阳光,闪耀着一股晶莹剔透的绿芒,这绿芒,都快将在场所有人的眼睛给闪瞎了!

  “槽!出绿了!”

  “涨了!切涨了!”

  “这不是块废料吗?靠,我竟然看走眼了!”

  “不可能,我明明推断这是块废料,不可能切涨,这不科学!”

  …

  瞬息间,场内爆发出此起彼伏的哗然,各种羡慕嫉妒恨,让这一刻的华宝山成为场内的唯一主角,只见这货猖狂大笑,老气横秋指着脸色发白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的六爷喊道:“数钱数到手抽筋?啧啧,听你这么一说,宝爷忽然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想法,老头,托你的福,宝爷赶明儿就去折腾折腾银行,让他们给宝爷弄一个亿的现金扔家里好好数数。”

  顿了顿,华宝山贱笑道:“对了,你那愿望不是一直没着落吗?鉴于你给宝爷送了这么多钱,宝爷给你个建议,去福寿店批发几吨面值百亿的冥钞,在家里躺着数,坐着数,天天数,不用感谢宝爷,哈哈!”

  六爷早已脸色惨白,以他的眼力劲,自然就看出,这切出来的翡翠,是个什么级别的!

  “高冰!飘花!”有人大喊,随着他这么一声喊,现场的毛料商也好,珠宝商也罢,一个个都疯狂了。

  因为冲着这一块体积庞大的毛料,加上如今暴露在外的内部架构,可以很负责的说,掏出上百斤翡翠,绝对没有一丁点问题!

  上百斤的飘花?

  这是什么概念?

  “四千万,我收了!”

  “五千万!”

  “我出五千五百万!”

  “这位老板,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谈,价格谈到你满意为止!”

  …

  一时间,全场震动,许多人的目光,都聚焦在这裂成两瓣的石料上,但更多人的目光,则是望向了赵师傅,以及他手中价值四个亿的支票,还有就是早已面无血色,捂着胸口摇摇欲坠的六爷…